第九百三十九章:围堵 - 陈家妖孽

第九百三十九章:围堵

第九百三十九章 大雾弥漫,中山美庐别墅区,陈平别墅外围,一群人静静站立,却杀气腾腾,深夜,大雾,确实是杀人放火的好机会,有句话说绝对的力量下任何阴谋诡计投机取巧都是浮云,很有道理,大半夜杀进陈家地盘的一群人显然认为自己有了压倒性的实力,悄然在门口集合,然后迅雷不及掩耳干掉中山美庐内的所有守卫,不得不说,陈家最后的一道防线确实堪称精锐,这群人一进来就遭受到猛烈反扑,从一点到三点,两个多小时,终于彻底解决所有障碍,数百号人,几乎同时逼近主别墅正门口的方向,只需要一个命令,就会全部冲进去解决掉对手。 河北李家,湖南王家,山西洛家,还有彭格列瑞恩手下几乎所有的精锐,全部到齐,声势浩荡,浓浓的大雾中,单纯的脚步声就足够骇人,守护着陈家最重要人员的五名皇后八楼成员全部出动,没有丝毫犹豫,一起站在数倍于自己的敌人面前,沉着应对,没有半点惧意。 “大半夜来到陈家做客,真是好大的威风,到底是哪个朋,不如出来谈谈怎么样?” 五名皇后八楼的老人中,站在最前面的老人一身月白色长袍,身躯挺得笔直,看着前方似乎并不急于行动的数百人,沉声道。 数百人中,大半都是金发碧眼的西方人,特征很明显,而且眼神也并不善,老人迅速皱了下眉头,隐隐不安,脸却没有丝毫表露出来,陈家最近这段时期的动态,他们不可能不清楚,事实彭格列瑞恩占据重庆之后,几乎整个南方黑道都知道有小教父这么一号人物存在,但可笑的是都保持着明哲保身的态度,陈家没什么怨念,本来就是私人恩怨,自然也不会去乞求别人出手,现在这情况,似乎还真是对方预谋已久之后开始展开专门针对陈家的一场大行动了。 “谈谈?可以啊,呵,你想谈什么?皇后俱乐部威震南方,八楼顶层人员的实力在普通人眼中更是神神秘秘,一直想见识下,但今天似乎有些不妥,老家伙,别不识趣,实话告诉你,今天来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没打算让陈平活着离开这里,你们在强大又能怎么样?挡得住数百号黑手党最精锐的战斗力?没事快给我滚,今天也不为难你,陈平一死,这些人会立刻退出中国的黑道纷争回归自己的大本营,我来之前就调查过,这栋别墅,除了陈平也就只有几个女人而已,就算陈平和他的几个女人死了,陈家照样是家大业大的家族,你们陈家一直都是识时务的典范,不利于自己的情况下,信奉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的道理,据说陈浮生发迹前还给别人下过跪?做过狗?哈哈,果然是好家族,既然这样,你们还不撤退,找死么?” 一道在茫茫大雾中显得异常尖刻的声音响起,格外森冷,人群自动分开,一个年轻人走到最前面,一脸冷笑,眼神看着几十米外根本就看不清楚的别墅,神色狂热而期待。 “你是谁?”一身月白色长袍的老人皱了皱眉头,却没动怒,看着几米远脸庞异常模糊的年轻人,淡淡道。 “王坤宇,湖南王家的继承人,不过我更新换另外一个身份,今晚行动的指挥之一,呵,陈家真是好大的威风,在北京把我们三家逼的无路可退,现在爽了?从前你们从我们嘴边吃下去多少,今晚就吐出来多少,啧啧,我真期待今天早的报纸,浮生集团总裁死亡,哈哈,多美妙的事情,想必到时候陈浮生的脸色肯定会很精彩。”王坤宇狰狞笑道,陈家搜集到的资料中,他一直都是个很低调内敛的对手,但现在掌握了绝对的优势之后,整个人也开始狂妄起来,何况他心中却是恨极了陈平,只要对方一死,陈家一蹶不振的情况下,很有可能被自己联合洛家和李家一举吞并,这么巨大的利益,眼看就要到手,理智?早就丢臭水沟了。 王坤宇微微转身,看了看自己身后的数百号人,笑容愈发肆无忌惮,这是彭格列瑞恩最后的王牌,黑手党真正精锐的战士,而且统一的黑色着装中,还隐藏着不少高手,从重庆到南京,他们最大的阻碍就是进入中山美庐别墅,现在一旦站在这里,对陈平来说,基本就是一个必死的局势,谁也阻挡不了,也没人敢阻挡,这次近乎孤注一掷的疯狂举动,原本还要拖延一段时间,但从陈平回到南京之后,彭格列瑞恩就开始躁动不安起来,犹豫良久,终于拿定注意,黑手党方面说的很清楚,这次补给的近千号人,是黑手党对彭格列瑞恩在中国区的最后支持,只许成功,不许失败,所以就算按照彭格列瑞恩的狂妄性格,也不得不召集洛敏格王坤宇几人详细商量一番,最终小教父在重庆亲自点兵,三百多号人分拨潜入南京,王坤宇,洛敏格,李景生,甚至彭格列瑞恩,全部来到了这座江苏省的省会城市,倾尽全力,只求一击必杀,永绝后患。 必死局。 绝对的力量优势面前,面对对手,谁能不狂妄? 五名皇后俱乐部八楼的老人紧紧皱着眉头,一言不发,眼前局势确实严峻到一定程度,就算自己一方的人数翻倍,几乎也没有丝毫胜算,最正确的办法只能是趁着对方没动手之前拖延一下时间,毕竟没开始动手,一切还有很大的余地。 王坤宇一样不着急,慢吞吞点了根烟,跟五个老人静静对峙,这次是由他带队突袭,堵住陈家的大门口,但最终指挥权,还在彭格列瑞恩身,对这个近期愈发暴躁的主子,王坤宇还不想逾越他的权限,而且到现在陈平还没有出现,逃跑的几率几乎是零,那剩下的,别墅内很可能有什么猫腻,这一点也让王坤宇不敢轻举妄动,他看了看站在对面如同五尊雕像的老头,嘿嘿一笑,森然道:“你们现在还有点时间考虑,滚,还是不滚?真要找死,那尽管站着,我们的最终总指挥还在路,大概五分钟之后到达这里,他对陈家不是一般的仇恨,恐怕他只要往这里一站,你们想走都走不了了。” 一身月白色长袍的老人神色剧烈变换,最终冷哼一声,一言不发,现在这种局面,主动出击几乎等于找死,擒贼先擒王,就更不现实了,死,谁不怕?不管多大年纪的老人,在怎么沧桑,在这个字面前,也少有坦然面对的勇气,他们现在能站在这里,没有一人退缩,就已经证明了自己的忠诚。 五分钟后,一辆商务奔驰猛然冲进中山美庐别墅,最终停在大批人马的附近,车门打开,脸色阴冷的彭格列瑞恩直接下车,在其身后,洛敏格,李景生不紧不慢的跟随,逐渐来到人群外人。 数百号人,一瞬间杀机四溢,蠢蠢欲动,大有一触即发的意味。 彭格列瑞恩眯起眼睛,推开人群,走到王坤宇身边,眼神玩味看了看站在自己面前的五个老头,笑眯眯开口道国师呢?如今不敢出来,龟缩了吗? 五名老人身后,凛冽的寒光骤然亮起,凌厉无双,径直射向彭格列瑞恩,这位刚刚到场还没来得及耍威风的小教父眼神微微一变,下意识的向左侧横移了两步,躲过那把飞刀,银光一闪而逝,彭格列瑞恩身后,一个身材魁梧的西方人浑身猛然一震,不甘倒地,眉心处鲜血淋漓,正把飞刀几乎不露一丝刀柄的全部刺入对方眉心,死相异常凄惨。 彭格列瑞恩扬了扬眉毛。 漫天的大雾中,一道身影缓缓走进,逐渐清晰,来到五名老人身前,看了看眼前的数百号人,眼神冰冷,没有丝毫波动,淡淡道你还真看得起我啊。 彭格列瑞恩笑容灿烂,淡淡道国师,杀了你,就天下太平了。 五个实力绝对算得高手的老人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微微躬身,叫了声家主。 陈平微微点头,脚步不经意的往旁边移开一点,来到月白色长袍老人的身边,以为不可闻的声音说了一句:“进别墅,带人离开。” 显然,这一句话也证明陈平心里没底了。 老人脸色剧烈变化,犹豫了大概半分钟左右,果断点头,带着四个同伴缓缓后退。 陈平独自一人,单枪匹马,面对站在自己面前的数百号精锐,冷笑一声,直接亮出了复仇。 刀光森冷而锋锐,陈平微微闭眼睛,强迫自己平静下来,深呼吸一口,微微抬起手臂,锋锐的刀锋直指彭格列瑞恩,淡笑道想群殴,还是车轮战? 即使有着小教父之称的彭格列瑞恩也在一瞬间愣住,不过又很快反应过来,也不再废话,直接挥挥手,用一口流利的意大利语阴冷道杀死国师! 人群瞬间暴.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