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九十五章:情报 - 陈家妖孽

第八百九十五章:情报

第八百九十五章 陈平没有被打击到中日不出门只藏在宿舍中以泪洗面整夜酩酊大醉的地步,抽了大概半包烟,然后站起来,脸色平静,将叶知心留下的那几套衣服全部放进衣柜,小心翼翼,女神姐姐似乎走的很匆忙,从身脱下来的那一套,至今还保留着她身的幽香味道,陈平眼神平静,将衣柜锁起来,走出宿舍,自己一个人趴在前面的栏杆面,怔怔出神。 胖子老板瞧瞧来,站在陈平身后,一脸忐忑,像是做错了事的小孩子一般,他不知道原本住在这里漂亮的跟仙女下凡一样的女人为什么会突然离开,但直觉告诉他,跟自己昨晚带进来去陈平宿舍的那个女人有莫大关系,吃醋?吵架?分手?都有可能,胖子老板的心里,陈平值得自己追随,但远没有达到全知全能的地步,怎么说也是个男人,有自己的女人,继而就会衍生出一些情场男女永远都牵扯不清的分分合合,在正常不过了。 “陈少,叶小姐大概在你回来的半个小时前离开,要不要我派人去搜?”胖子小心翼翼道,有点后悔当时为什么不把那女人留下来,看这样子,她在陈少心里完全占据了一个举足轻重的地位了,胖子看了看陈平的背影,猛然咬牙,下了军令状:“三天时间,只要陈少发话,只要三天,就算翻遍整个重庆,我也会把叶小姐带到陈少面前。” 陈平终于转身,平静笑道不用,让她静一下也好,你没什么好自责的,本来就不管你的事,我也不会迁怒你什么,去忙。 胖子如获大赦,嗯了一声,迅速跑下楼,松了口气。 陈平掏出一根烟,继续点燃,趴在栏杆面,眯着眼睛,仔细思索,叶知心虽然离开,但看情况,这位叶家的女神似乎走的并不决然,起码陈平可以肯定叶家现在并不知道莫青如在陈家的身份,显然叶知心也在犹豫,既然不那么坚定,那接下来可以周旋的地方就多了,放长线钓大鱼,以陈家现在的情况,如果不计暴露这个小饭馆的代价却搜索叶知心,完全有能力在三天内找到她的踪迹,但找到了又如何?说不定还会增加叶知心的反感,一切慢慢来,只不过这么一折腾,自己似乎跟叶知心的关系又回归到原点了。 陈平自嘲笑了笑,突然接到一个电话,掏出手机看了下,是莫青如,这个平日里生活很规律的女人昨晚为了激情彻底放纵了一把,被陈平折腾了一夜,说了一大堆让人想起来就面红耳赤的露骨词汇,直到天亮,陈公子这个所谓的主人才饶了她,现在是午十点钟,不到五个小时的时间,这娘们起来了? 陈平拿起电话,接听,喂了一声,语调平静,一夜的激情并没有让他对莫青如表现出多亲昵,很正常,莫青如也不以为意,起码现在看来,她自己初期预计的效果已经达到,用这个极吸引叶知心仇恨值的方式出场,出其不意,在陈平要了自己之后,只要对方没有表现出厌恶,对莫青如来说就已经算是成功,她拿着电话,靠在床头,稍微露出一截雪白的香肩,拿着电话,语气中满是小女人的温顺与臣服,柔声道要不要来吃早餐? 陈平静静说了句不用。 莫青如嗯了一声,也没有撒娇,跟陈平说了说叶家的事情,叶家,放在国内任何一个大牌势力眼中,都是一个模仿不起的家族,他们的运营模式,在最开始,除了一半是智慧外,运气也占了很大一部分,莫青如虽然是叶家的高层,但却依然没有办法在短时间内将这个庞大体系阐述清楚,只能捡重要的说,大部分都言之有物,没敢跟陈平玩欲擒故纵的把戏,把叶家大体的罗列出来,叶莫李何丁,叶家最为复杂的几个派系,除了叶家的主人叶破城,莫,李,何,丁,四方都存在着不小的矛盾与间隙,已经被杀的李博兴与现在还在医院躺着的前龙魂队长李博图代表的是李系,而莫青如代表的是莫系,各种势力纠缠在一起,犹如一张大网,维持着叶家的强大彪悍和神秘。 莫青如表达能力不差,但简单说了下,依旧用了大半个小时左右,陈平也不烦躁,很有耐心的听完,沉思了下,没有说话,这娘们显然是聪明人,床玩第二天就开始发挥自己掌握的情报特长,等于一纸像陈家表示忠心,像陈平表达臣服的投名状了,分量极重。 电话最后,莫青如鼓足勇气小声问道晚我去你那还是你来我这里? 电话那头,莫青如缩在床,紧张的要死,小脸憋得通红,忍不住轻轻触碰了下还疼痛的下.体,咬紧嘴唇,等着陈平的回答。 陈公子异常干脆利落,没半秒钟的犹豫,直接道房间别退了,晚等我。 莫青如顿了下,甜甜的嗯了一声,冲着手机眨了眨眸子,摆出一个胜利姿势。 陈平挂掉电话,伸了个懒腰,脑海中消化着莫青如刚才说的叶家大致格局,强自压下叶知心离开给他带来的负面情绪,回到宿舍,躺在似乎还保留着叶知心体香的床,静静沉思,莫青如说了半个小时的内容,没一句废话,足够陈平好好琢磨一下了,根据这娘们带来的情报,京城跟自己抢功劳的正主已经来到重庆,国安,公安部,北京军区特种大队,啧啧,都是精锐中的精锐啊,北京军区陈公子在许老爷子的影响下可以忽略,国安已经是明确的对手,公安部则有点头疼,陈邦跟自己的几位副职一直隐藏在台面下的博弈彻底浮出水面,这次公安部派来的精英,陈邦都不能肯定他们会不会按照自己的意思,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帮助陈家,总体来说,这是个在敌之间徘徊不定的群体,很头疼。 眼前的,加似乎已经加快走向自己对立面的叶家,陈平躺在床,深呼吸一口,翻了个身,闭眼睛,渐渐睡去。 一觉睡到晚七点钟,陈平在从床爬起来,下意识伸手往旁边一搂,却突然意识到叶知心已经离开,这让刚刚恢复疲劳的陈公子又开始蛋疼了,下楼吃了顿晚饭,老板的手艺没话说,很地道,饭桌跟陈浮生聊了会天,晚九点钟左右,陈平离开小饭馆,直奔莫青如所在的酒店。 莫青如显然是个很会调节气氛的娘们,这种女人,一旦想刻意讨好某个男人的话,那简直就是无敌的,兴致勃勃搞了个烛光晚餐,然后静静等着陈平来临幸,当陈平敲开门,看到穿着一身空姐制服的娘们拉开门,背后是一片烛光场景的时候,饶是陈公子经历过大风大浪,也不由一阵失神。 莫青如大部分时间里都平淡如水的脸庞笑吟吟看着陈平,在门外就搂住陈平脖子亲了一下,笑道主人,饿吗? 陈平迅速回过神,笑了笑,搂着莫青如来到房间,坐在小餐桌前面,看着价值不菲的红酒和牛排,啧啧,看来这位轻熟女姐姐还是花了不少心思的,陈平也没打击她,小口品尝,津津有味,虽然晚饭吃过了,但现在,就当做战前补充了。 “主人,京城那伙人底细已经有资料了,带头的叫李金陵,二十九岁,京城多如牛毛的富二代官二代中,算是真正意义的太子党,红二代,自己也算争气,短短几年时间爬到了国安三处处长的位置,仕途一直一帆风顺,如果没有意外的话,四十岁前,成为国安的第二号人物,几乎已经是板钉钉的事情,而这次的事情,国安三处的精英几乎倾巢出动,北京军区东方神剑特种大队来了十个尖刀兵,公安部大概三十人左右,总体来说,人数虽然不多,但实力很强悍,李金陵于今天下午两点钟到达重庆,估计很快就会对彭格列瑞恩出手。” 吃完饭,莫青如并不急着跟陈公子做最原始的肉搏,而是一本正经的汇报着,嗓音却很甜腻,一身空姐制服,暧昧的烛光,太尼玛折腾人了,陈平点点头,嗯了一声,没有发表任何看法。 莫青如站起身,来到陈平身后,轻轻为他揉捏肩膀,继续柔声道还有一条并不能真正确定是否可靠的消息,彭格列瑞恩的最新一波援助应该已经到达重庆,人数不详,但应该不在少数。 陈平依然哦了一声,不动声色,淡淡道还有吗? 莫青如咬了咬嘴唇,果然继续说出了第三件事。 “叶家李系的元老级人物李明德现身重庆,近期很有可能门寻仇,这位曾经培养出两批龙魂队员的老家伙论战斗力,即使年老,在叶家也排在极为靠前的位置,而李博兴正是他最为器重的孙子,如今死了,这老家伙肯定胡发疯的。” 陈平放下刀叉,擦了擦嘴角,淡笑道难道就没一件好事要告诉我? 莫青如微笑道主人,你郁闷了? 陈平点点头,没啥好隐瞒的,第一是有人跟自己抢功劳,第二就是自己的对手似乎实力大增,第三更尼玛扯淡,寻仇都出来了,任何人遇到这些事,如果还能继续欢乐的话,那就是傻逼了。 “还有一件事似乎可以让主人高兴起来哦?”莫青如笑道,眼神中狡黠光芒闪烁,看似无意间调陈平的胃口,其实还是一次对陈平反应的试探。 女人嘛,感情先天立于不败之地的。 “哦?” 陈平来了兴致,掏出一根烟点,轻笑道说说,这些事加在一起,我实在想不出还有什么能让我兴奋一下了。 莫青如移动身体,从陈平身后直接坐在他怀里,媚眼如丝,轻声道好消息就是主人今晚可以随意享用我,来发泄你的郁闷。 陈平眯起眼睛,轻声道真的? 莫青如点点头,乖巧的像是换了个人一般,可怜兮兮,幽怨道虽然人家那里还有点疼。 陈公子乃真牲口是也,厚着脸皮,无耻笑道多用用就不疼了。 莫青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