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六十九章:信仰与天堂 - 陈家妖孽

第八百六十九章:信仰与天堂

第八百六十九章 陈浮生离开之前将大半个凤凰组织都安置在这里,目的就是周到保护好儿媳妇与儿子的安全,陈家在南方崛起的二十年时间内,除了情理之中意料之中的向外疯狂扩张,在懂得内幕的人看来,陈家也就只是做了几件大动作,先是陈浮生将大部分目光都从南京集中到了重庆,却有意无意的冷落了海,单单一个四川,就耗去了陈家大概五年的时间才打开僵局,然后陈家的张三千横空出世,将局面稳固,所谓稳固,其实远算不统治,重庆那一块所有人都眼馋的肥肉,陈家至今都不敢说完全是自己的地盘,充其量不过是有很大的话语权而已,自从陈浮生发迹之后就跟陈家走的越来越近的海竹叶青现在几乎常年坐镇重庆,打理一切事务,竹叶青,陈浮生,一直都是南方圈子中最为津津乐道的话题之一,两人的关系,也如所有人都试图揭开真相的悬疑案一般,没有人知道陈浮生与竹叶青究竟有怎么样的协议,让这个原本不出意外二十年之内就能在大海掌握绝对话语权的女人心甘情愿为陈家做事,甚至就连陈平都不甚了解。 至于第二个大动作,无疑就是陈家的凤凰组织了,这个组织似乎成立于最早的皇后俱乐部之后,但雏形计划却在以前,至今为止,陈平只知道凤凰的形成是自家老头子与南方诸多财阀长达十多年的漫长博弈才决定的结果,但至于那场充斥着阴谋阳谋大风大浪的权钱游戏到底有什么规则,陈平完全是一无所知。凤凰的实力向来都很神秘,除了三年前在陈平突然失踪甚至传来死亡消息时,陈家不惜一切代价的第一次派出了这支由张三千接管始终隐藏在陈家最深处的王牌部队之外,其他时间,这个组织似乎一直都扮演着保镖的职责,尽心尽力,凤凰,龙组,仿佛宿命一般,如果没有超乎寻常的彪悍实力,谁敢不加斟酌的取这么个名字,陈平从前半开玩笑半认真的对张三千说要让战国和凤凰切磋一下,张三千只是笑了笑,痛快答应,但这个约定,却是至今都没有实现的遗憾。 十七名凤凰成员,五名随时准备出行保护需要保护的重要人物,十二名全部留在陈家私人医疗中心,再加六名听说国师负伤后就主动赶来的战国成员,如此豪华的阵容,全天二十四小时戒备,如果不是叶知心出现吩咐他们全部出去吃饭的话,彭格列瑞恩就算有天大能耐也不可能仅仅以重伤的代价的逃离医院。 陈平怔怔出神,思维发散,思考着一系列他以往最不屑思考的假设性后果,这种心境,对他这样的现实主义者来说,极为难得,但陈公子去发现这样半是幻想半是思考的计划方式并不是一点用处都没有,偶尔还会带来一丝灵光乍现的灵感,他盯着不断在墙摇晃的复仇,喃喃自语道:“如果我是彭格列瑞恩,下一步,应该怎么做?” 很可惜,此时站在他身边的并不是唐傲之,而是短时间内爆发出骇人战斗力后又瞬间清冷下来的叶知心,她对任何自己不感兴趣的事情都抱着一副冷眼旁观的姿态,不愿意付出半点精力,很冷漠的一种态度,所以听到陈平的自语,她在正常不过的坐在一边沉默,望着窗外,静静发呆,刚吃过晚饭的时间,医疗中心任何一间病房内,应该都会发生着属于病人自己的精彩节目,或许是某位大人物用沉甸甸的人民币砸下某个护士甚至医生的内衣内裤,也可能是几个兴趣相投的人物凑在一起聊天,最为枯燥的,起码也会打开电视机,或者笔记本,浏览自己感兴趣的东西,唯有陈平这间病房最为安静,没有亮光,一片漆黑的环境中,唐傲之坐在沙发,一袭白衣,与深深插在墙壁的复仇雪亮刀刃相映成趣。 思考良久的陈平终于回神,意识到屋内的诡异情况,微微哑然,继而无奈,他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喜欢安静与黑暗的女人,清高却不骄傲的气质,冷淡近乎冷漠的脸庞,惜字如金,对寻常男人,甚至连做个稍微诱惑点姿势的都欠奉,陈平看着坐在沙发仿佛一尊安静雕像的女人,脑海中却不由自主的想起她的可爱言语,这样的女人,会脱掉肚兜穿性感衣服围着自己挑钢管舞吗?会异常乖巧的在床配合自己各种要求吗?陈平自嘲笑了笑,这种扯淡话题,恐怕连她自己都不会相信。 “你笑什么?” 叶知心突然开口,很反常也很正常,似乎对陈平,她越来越乐意表现出自己对他的不寻常,这或许就是每个女人的潜意识行为,喜欢一个男人甚至要从另外一个高级别对手中争取一个男人,她们往往会下意识的悄悄绽放出一抹不同寻常的味道。 “没什么。”陈平眯着眼睛,笑眯眯道,这是个好现象,陈平现在不奢望所谓的钢管舞与性感挑逗,叶知心这样的女人,相信只要随便躺在床,闭眼,都能让任何一个男人心甘情愿的用最普通姿势玩出最疯狂的花样,他笑眯眯的表情背后,一直都在仔细认真的思索,这个在别人面前大胆承认是自己女人的娘们,这个选择信仰自己男人的女人,自己,现在和她到底是什么关系? 男人和女人最简单的归属关系,自己是她的,她也是自己的? 陈平没有来冒出一个念头,随即暗骂了一声草,大床都没一起滚过呢,姐姐,别说的这么熟好不好? 他看了看黑暗中脸色平静仿佛没有半点好奇神色的叶知心,轻声笑道跟你说了你也不会明白,这种只有爷们才会思考的事情,说出来,简直就是打击你的智商了。 叶知心继续沉默,半晌,才轻声开口道明天一早我自己离开,后天再来看你。 后天? 陈平脑袋中一时之间没反应过来,五分钟后才猛然响起,按照唐傲之她们的约定,后天,似乎是许舒在这里陪她的时间。 陈平头皮没由来一阵发麻,尼玛,这娘们是要继续过来挑衅么,今天已经跟正房夫人挑明了她要抢男人,这位姐姐难道也不休息一下,打算后天直接来继续用大挑衅术触怒身怀大勾引大诱惑术的许舒? 大狐狸精k清冷女神,多么火爆并且让人值得期待的画面啊。 陈平一阵蛋疼,神情古怪,趁着叶知心抬头的瞬间,迅速改变情绪,一脸微笑,轻声道叶小姐,我可以理解为,你这是在追求我吗? 这个死不要脸的。 叶知心心底狠狠骂了一句,回答却异常清晰,一个字:“是。” 陈平微笑不变,静静道你喜欢我? 叶知心回答更加直接,还是一个字:“是。” 陈平哦了一声,招了招手,道你过来。 心里告诉自己不要听这个混蛋话身体却不由自主站起来的叶知心来到陈平面前,睁着明亮清澈的眸子,跟陈平对视。 陈平声音魅惑而邪恶,黑暗中,似乎有了一种蛊惑人心的味道,他轻轻道:“现在,叶小姐,我给你两种选择,一,是蹲在我脚下,二,是跪在我脚下,你可以将这看成是要求,也可以当做命令,叶小姐,你觉得,我过分吗? 蹲下?跪下? 这句话带给叶知心的冲击,不亚于当初某个混蛋坐在东皇医院的休息室内,微笑着对自己说,现在,请你脱掉衣服。 叶知心脸色平淡,眼神却愈发犀利,倔强跟陈平对视。 陈平不动声色,身体动了动,坐在床边,微微仰起头,笑容清淡:“我很难相信,站在我面前的女人是刚才承诺过做我的女人之后会配合我一起要求的娘们,现在看来,空口说出来的话,果然都是最没有诚意只为达到目的的敷衍,我不喜欢这种东西。” 叶知心面色微微一变,紧紧咬着嘴唇,心里莫名其妙升起一丝委屈,她咬着嘴唇,轻声道你想在这里欺负我么? 陈平不动声色,继续重复着刚才的话语,淡淡道:“蹲下,或者跪下。” 叶知心继续在原地站了五分钟左右,就在陈平都以为她即将爆发拂袖而去的时候,某个高高在的娘们却猛然一咬牙,轻轻弯腰,却不是蹲下,而是选择了一个最让男人有成就感的姿态,双手搭了陈平的膝盖,以一种少儿不宜的姿势,蜷缩在了地摊。 多像是即将进行某种邪恶事情的前兆啊。 女神。臣服了?! 叶知心双手轻轻抓着陈平的膝盖,出奇的没有感觉到任何屈辱,她抬起头,第一次仰视一个男人,轻轻开口,道:“然后呢?” 陈平强忍住将病号服脱下来要求女神为自己做某件事情的,他眯起眼睛,声音平静,伸出手,轻轻抚摸着叶知心的头发,说了一句很神棍却很庄重的承诺:“把你的信仰交给我,我带你天堂,见证幸福。” 叶知心依然仰着头,看着黑夜中眼神闪闪发亮的男人。 不同的时间,不同的地点,不同的心情,偏偏这娘们脸却满是让陈平几乎发狂的神圣感,她主动伸出手,轻轻抚摸着陈公子已经完全昂首挺胸的男人象征,表情与语气都异常圣洁坚定。 她轻轻摇头,默默道:“我的天堂,可能是任何地方,但绝对不会在男人的胯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