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五十三章:亵渎 - 陈家妖孽

第八百五十三章:亵渎

第八百五十三章 叶知心属于那种从小时候开始就头角峥嵘出类拔萃的稀罕娘们,尤其在相貌,从小学时期就大有一骑绝尘的架势,长大后,非但没有像局外人恶意揣测的那般女大十八变从一个水灵丫头退变成现代版的恐龙,反而以一种摧枯拉朽的蛮横魅力征服了所有跟叶家有关联的年轻一代大少,这样的女人,注定从小时候就不会太寂寞的,情,首饰,甜言蜜语,技巧高超或者生涩的恭维,叶知心从小到大不知道听了多说,但在她二十七年的岁月中,却还是第一次有个男人坐在他面前,一脸淡然的让她脱掉衣服,偏偏这混蛋还一脸淡然严肃的像是在讨论学术报告一般,看不出丝毫猥亵心态,叶知心轻轻咬了下嘴唇,或许今天一连串的事情触碰到了她的某根单独属于女人的不可理喻神经,她的第一反应竟然不是翻脸,而是轻轻咬了下嘴唇,竟然有点羞涩意味。 破天荒啊。 陈平微微感慨,有人说女人最漂亮的时候是做新娘的那一刻,但男人眼中,女人最动人的时候,无疑是她们害羞的瞬间,那种矜持,简直就是能让任何男人都心甘情愿跳进火坑的毒药,他轻轻眯着眸子,第一次如此肆无忌惮的盯着眼前这个女人,因为她几乎一年四季的复古白袍,陈公子暂时还不能推测这妞的臀部与美腿形状,但胸前一对饱满却异常挺翘,真是一对健康的大白兔啊,让原本超现实主义的陈公子都忍不住开始意淫它们跳出束缚之后到底有多么的活蹦乱跳,这种近乎完美的娘们,如果连男人在思想亵渎一下都不允许的话,那也太无趣了点,他舔了舔嘴唇,一脸笑眯眯,语言却更加过火,轻声笑道叶小姐,你可以撩起你的衣服下摆,让我看一下我从来都没见过的修长美腿吗? 这种话,如果传出去,特别是传到叶知心的爱慕者耳朵中,肯定不乏有认为他亵渎自己心中女神而丧失理智找他拼命的爷们,女神的魅力,如果在加一个虚无缥缈的爱情,还是有很大几率转变成信仰的。 叶知心咬了咬牙,眼神猛然一变,伸出双手,一下子解开腰间的白色丝带,原本束腰的长袍一下子宽松下来,陈平身体僵硬,眼神呆滞,这个动作,对他来说,就等于叶知心跳下神坛跑到他面前,迫不及待的想扒下他裤子一般滑稽可笑,但却实实在在的发生了,多奇妙的世界啊,他强忍住扑去的,看着脸色第一次布满红晕的女人,微笑道:“要继续吗?” 叶知心缓缓走了两步,在距离陈平大概一米的距离停下,然后闭眼睛,一张动人的俏脸,在羞涩的掩盖下,浮现出一抹近乎冲动的决绝,她喃喃自语道我人就站在这里,你想在我这里拿走什么,看你的本事。 这句话,无疑等于她在说,老娘就在这,想怎么样,随你高兴就是了。 陈平眼神瞬间火热,在前不久的一天内晚,他才做了一次傻逼,错失了一次亲近女神的良好机会,现在自然不想再次错过,不得不说,陈公子一旦下定决心,无论动作还是魄力,都称得豪迈二字,所以他直接就出手了,猛然伸手将叶知心拉到怀里,让她坐在自己腿,这个情侣间的亲昵姿势显然让叶知心极为不适应,下意识的扭动身体,结果娇嫩挺翘的臀部隔着几层薄薄的衣服,虽然极大的影响了触觉,那那种感受,还是让陈公子激动不能自已,像个第一次接触女人的处男,兴奋,激动,鸡动。 和纳兰倾城的第一次,发生的太过戏剧化,和许舒,又太突然,和薛虞妃,当初完全就是一股子暴力报复信念作祟,陈平细细回想起来,似乎只有当初和唐傲之发生第一次关系的时候自己才有现在这种感觉。 他颤抖伸出手,缓缓拉开叶知心的衣服,一句白的晃眼的身体顿时出现在陈平眼前,最让人心跳加速血脉喷张的是,这娘们不禁在外在穿着扮演着古典美女的样子,就连内在,也选择的是极具古风的肚兜,纯黑色,无数颗细碎的钻石镶嵌在面,闪闪发光,闪烁着让男人疯狂的梦幻般魅力,陈平低下头,深深嗅了一下,穿过一副搂住叶知心的纤细腰肢,笑眯眯开口道真香。 第一次在男人面前被宽衣解带的叶知心浑身剧烈颤抖,整具雪白的身体浮现出大片的绯红色,在那件黑色肚兜的映衬下,更为梦幻,这个有深度洁癖甚至私下里决定一辈子不让男人脱下自己衣服的娘们彻底失去了往日的风范,满脑子只有一个念头:“自己疯了。” 陈平不急不缓,像是在品味最美味的餐点一般,细细感受着叶知心的肌肤,叶女神由最开始的颤抖到最后紧紧咬着嘴唇的微微喘息,整个人似乎已经迷失在陈平的温柔陷阱中,任由其亵渎。 陈公子成功脱下那件当晚失去亲自为叶知心穿的肚兜,一件犹如完美艺术品的赤.裸娇躯彻底展现在陈平面前,真是一具没有任何水分的身体啊,每一个部位都严格按照人体黄金比例分割,这样的女人,在寻常男人眼中,恐怕一根小手指,都是瑰宝? 第一次经历这种事情的叶知心脸色通红,一张让陈公子第一次见到就决定要好好珍惜呵护的脸蛋满是羞涩,风情摇曳。 清冷?骄傲?矜持?女神的面具?这些此时统统都是应该丢进臭水沟里的东西了,他眼神迷离,看着面前即使依他的苛刻审美观来看也能算是英俊的脸孔,张了张嘴,欲言又止。然后瞬间被陈平按住头部吻了下去。 女神的初吻,怎么也是很值钱的玩意,浑身疲惫唯独身体某个地方彻底复苏的陈平陶醉享受在叶知心的生涩动作中,一点都不觉得今天自己的舍身相救是亏本买卖了。 最终,陈平横抱起叶知心的身体,轻轻将她平放在沙发,叶家所有年青一代眼中的女神,紧紧蜷缩着那双让陈公子异常惊艳的长腿,睫毛微微眨动,轻声道:“够了没?” 够? 说够了的是傻逼。 陈平笑眯眯说了句不够,直接扑了去,将叶女神彻底压在身下。 叶知心声音颤抖,带着根本掩饰不住的期待,颤声道你喜欢我,愿意对我负责,对不对? 陈平愣了一下,眼神瞬间清明了不少,他俯身,轻轻亲吻着叶知心的脖颈,语调清晰而邪恶,微笑道纠正一下,是你喜欢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