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四十一章:被主动 - 陈家妖孽

第八百四十一章:被主动

第八百四十一章 海阳能在曾经辉煌不可一世的海家大劫中被家族死士拼死护送逃出赫连家精心布置的重重阴谋陷阱,然后在赫连家的眼皮底子下落脚,站稳脚跟,迅速发展出一股让各大财阀都不敢小觑的势力,从而赢得女王的称号,能做出这番成绩,除了某位大佬巨大的庇护权外,她靠的自然不是只有在陈平面前才会表露出来的天真无邪,这样一个偏偏长得很漂亮却背负着家族仇恨的女人,情商和智商肯定是令人发指的强大,这个从陈平第一眼见到就决定要收入后宫的女人,在陈公子的计划中,甚至还排在叶轻灵和纳兰倾影之后,昨晚一番两人似乎都有意为之的巧合下阴差阳错了一次,不说陈平,起码海阳女王还是心情舒畅的,只不过她虽然开心,但毕竟没有骄纵到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的地步。唐傲之在陈平心里的位置,在陈家的位置,每个有所了解的人都清清楚楚,这让海阳不可避免的想起了一个很俗套但很现实的问题,有过一个一直以来都让很多男人纠结的话题:女朋和母亲一起掉进水里,在她们不会游泳的情况下,作为男人,应该先救哪一个? 思维一向敏锐的海阳直接将这个问题替换成陈平的女人们,如果有一天,包括自己在内,陈平所有女人都落水的话,没人会游泳的情况下,陈平或许会犹豫会挣扎,但最终的结果似乎很明显,她拉着唐傲之的手,看着面前这个女人,眼中满是在简单不过的纯粹羡慕,却不夹杂嫉妒情绪,答案虽然让女王姐姐心里稍微有点黯然,但女王姐姐还是会游泳的,所以她自动给了三方一个台阶下,主动向在陈平心中位置不可撼动的唐傲之道歉,她要的是安全感,是一份归宿,陈平能给,就够了,海阳并没有什么别的心思再去争夺什么。 唐傲之神色平静,任由海阳拉着自己的手,神色也不再阴冷,一个肯为了自己男人向另外一个女人低头道歉的姐妹,唐傲之可以接受,特别是这个女人还对陈家有巨大帮助的时候,今天这个结果,虽然对她来说比较意外,但总体还是在她预想之中的,李家大宅那么大,完全由空间将自己和陈平还有纳兰倾城等人塞下,但陈平最后却执意要搬来这里,对自己老公格外了解的唐傲之不用猜就能明白是怎么回事,对此,她连抗议的都没有,陈平已经在她身边栽下了几朵异常出彩的牡丹,在容纳一支寒梅,自然完全没有问题,如果不是海阳的大挑衅术太具备针对性,她今天或许会吃醋,或许会不开心,或许会和陈平冷战,但起码表面,她还不至于有这般激动的反应。 唐傲之看了看双眼瞄着天花板心不在焉的陈平,悄悄咬牙,这个混蛋,昨夜一晚没有回房间,本来以为他又会夜不归宿,害自己还为他担心到深夜,但今天早在车库无意间发现那辆心爱的那辆劳斯莱斯虽然布满划痕,但却安稳停在车库,唐傲之下意识的觉得有点不对劲,在纳兰倾城房间转了一圈,甚至连薛虞妃与孙媚舞的房间都没放过,没发现某个混蛋的‘芳踪’后,心里明白怎么回事的唐傲之就径直来到海阳房间门口,却没进去,而是静静等待,然后她就听到了所谓老公哥哥和老婆姐姐令人面红耳赤的露骨悄悄话,还有某牲口引诱女王姐姐咬他的整个过程,真无耻啊,唐傲之眼神微微一冷,心里打定主意晚要给这混蛋一个教训,就算再次被他弄晕也必须行动。 “吃饭。” 唐傲之轻声开口,犹豫了下,最终没有抽出被海阳拉着的手,两个女人手拉手走进餐厅,陈平默默跟在后面,别墅中除了刻意来捉奸的唐傲之,其他人都已经早早出门,陈平跟在后面,微微忐忑,坐在餐厅吃饭的时候,更是不自在,整个餐厅都弥漫着一股子微妙气氛,被接纳的海阳与主动接纳女王的唐傲之互相沉默,两个最起码的笑脸都没有,相信任何一个女人对新加入进来和自己分享老公的‘情敌’都有种不可言说的复杂心态,不可能在极短的时间里面就手拉手互诉衷肠,就算yy小说和电影中,能写出这种狗血桥段的,肯定也是九流作者和九流编剧。 海阳心境就更为复杂,毕竟她不是当初跟唐傲之正大光明抢男人最后谁也奈何不了谁才无奈共享的那种情况,喊出唐姐的一刹那,女王姐姐就已经给自己定位成了要听正房话的才进门小媳妇级别,这种心态,估计要改过来,还要一段时间慢慢适应才行。 阶级矛盾严重啊。 陈公子微微感慨,却不敢说话,沉默在很多时候都是最好的表态,他不动声色瞥了两个女人一眼,洋洋自得,吃过这顿饭,就又有一个身材长相气质都出类拔萃关键还不缺情调肯摆出各种柔弱姿势帮自己分担白天压力的女王姐姐了。 一顿稍显尴尬的午饭结束,唐傲之和海阳很默契的站起身,一起收拾碗筷,然后正房夫人一脸平静的走到陈平身边,轻声道跟我来一下。 要有报应了吗? 陈公子一阵无力,却不敢反驳,刚刚起身,海阳就看似无意的微笑问了一句:“唐姐,今天不出去吗?” 唐傲之不动声色,淡淡道行程取消。 海阳哦了一声,悄悄给陈平抛了个媚眼,一脸爱莫能助。 一男一女在海阳玩味的眼神下消失在楼梯转角,女王姐姐叹息了一声,忍住下身异样的感觉,蜷缩在沙发,打开电视,眯着眼睛,一脸享受陶醉,可以偷懒的感觉真好。 唐傲之和陈平来到房间,这次某牲口没有充好汉,一脸无辜,没半点爷们气概,喊冤道媳妇,你要不要先听我解释一下? 唐傲之背对着他,深呼吸了好几次,最终没有忍住,直接借用了陈平经常说的一个词,冷笑道哦?亲爱的,你是想告诉我,不是你的错,是你的jb惹的祸吗? 陈平目瞪口呆,文雅到即使在床叫,床都很含蓄压抑的唐傲之能用出这个词汇,足以说明她心里的冲天怨念了。 陈公子很明智的没有继续走强势路线,走过去,坐在床,将唐傲之搂在怀里,拥抱着她的臀部,深深吸了一口她不用香水就很明显的体香,弱弱道:“我是被主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