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六十三章:梅开二度 - 陈家妖孽

第八百六十三章:梅开二度

第八百三十六章 男人的通病就是如此,往往会在取舍之间放弃或者暂时放弃不容易得到的,然后抓紧机会将唾手可得的东西握在手里,然后在事后在对那些还没有拿到手的东西费闹心,很简单很直观的一个选择题,无关贪婪贪心等情绪,对于陈公子来说,主动献身的海阳与自身感情并不坚定的叶知心相比较,相信任何一个男人都明白怎么选择,陈公子就是这么现实的牲口,他是伟大的女神控,但对女王同样没什么免疫力,他当初死皮赖脸主动要求搬进海阳庄园,无非就是打着女王姐姐的注意,现在有机会,自然不能放弃,否则也太伤对方的心了不是? 陈公子多年的感情经验告诉了他自己一个在明确不过的事实,男人嘛,可以贪心不足,可以在吃着碗里的时候偷偷瞄着锅里的,毕竟对雄性生物来说,最美好的,还是雌性并且很漂亮的雌性生物最美好,作为一出生胯下就自带一杆骄傲神器的爷们,有足够的权利去追求理想中的美好,但如果在贪心的时候还瞻前顾后不够果断,最后肯定是一个鸡飞蛋打的后果,倒还不如坦荡一点。 索性陈公子一直很坦荡,潇洒扔掉手机,他看了看身下有意识微微扭动身体但眼神疑惑的海阳,异常诚实,道是叶知心,我今天从别人那里抢来一件肚兜,觉得不错,随手送给她了,结果这妞要我过去帮她穿,很有诱惑力,对不对?货真价实的女神啊,我竟然有这种荣幸,真该烧高香了,女王姐姐,你说我去还是不去。 海阳愣了一下,转瞬间媚眼如丝,今晚一场莫名其妙的谈话演变到现在这种滑稽情况,看似偶然,但除了她自己,就连陈平都不好说是不是女王姐姐在精心安排这一场旖旎接触,陈公子的众多女人中,到现在为止,恐怕也就海阳是裸的勾引他床做一些成人爱做的事情,要知道现在陈公子的后宫群体中,即使开放如许公主,想当初在两人第一次面对性的时候,也还是一副怯弱态度的,根本就不像海阳这般直接脱光衣服,丢下一句类似来嘛少年不要客气的豪言壮语。 所以这种情况,这种心态,面对陈平跟自己亲热的时候却被别的女人勾引的事实,以海洋姐姐的强大神经,心里不舒服肯定是有的,但要说吃醋,似乎还不会,效果相反,这样反而会激起她的斗志,女人的内心世界,一旦关于男人和感情这两样事物,再简单的空白往往也会瞬间衍生出让人眼花缭乱的五彩缤纷,她伸出手,搂住陈平的脖子,往日里的强势面具悉数退下,脸色妩媚,眼神仿佛要滴出水来,羞涩,但却丝毫不做作,轻声道她也愿意和你开着灯做吗?任你为所欲为?亲爱的,你去了,只是替一个很漂亮的女人穿衣服,但留下,却是为一个同样不丑的女人脱衣服哦。 简单大胆露骨至极的一句话,瞬间将陈公子本来就脆弱的神经直接引爆,无数的事实都在反反复复的证明一个颠簸不破的真理,再怎么风度翩翩的男人,在床,只要女人丢一个媚眼,都是会瞬间化身为禽兽的,更何况从来都不觉得自己是君子,无论床还是床下都一直扮演者进攻者角色的陈平? 海阳默默感受着陈平越来越粗暴的动作,轻轻闭眼睛,小声喘息,任何一个成年男人,对性都不会是一无所知的陌生态度,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说的就是这种情况,海阳当然也了解,所以她配合的虽然生涩,但起码很积极,没有哪个男人喜欢在床像是木头一样的女人的,她的想法很简单,用身体留住陈平,就够了。所谓的爱情到底是什么,她不知道,也不想去研究,没那个资格,这次的鱼水之欢,在她看来,更像是赌未来的一次交易,她不爱陈平,但也不反感,关键是现在的陈家足够强大,而且还并没有步入巅峰,海家有足够的时间和空间跟着这个巨无霸一起向前疯狂奔跑,顺利成长,这种交易,海阳认为自己赚到了,而且,一个在床粗暴的男人,无论再怎么没情调,也要比自己的手指来的体贴,不是吗? 多么一个懂得充分将资源最大化利用的女人啊。 一拍即合。 一个是对女人早就研究通透熟悉,后宫成群,唯一可取之处就是会对被自己占有的女人负责的大牲口。一个是退下女王面具后存心勾引怕陈公子不满意有意迎合的大美女,多美妙的交换呐,光是女王姐姐胸前一对让任何男人都心甘情愿堕落成色.情狂的凶器就足够陈公子沉迷了,所以选择女人格外讲究的陈公子可以容忍这种交易性质的床,日后再说嘛,感情,是可以慢慢培养的。 海阳不挣扎不反抗,平日里并不是很强烈的身体在陈公子的牵引下逐渐升起一丝让她有种自己很淫.荡错觉的敏感,轻轻颤抖着,希望身的男人可以有进一步动作。 终于,在海阳羞涩的期待中,在陈公子用手指就把她推向天堂的那一刻,陈平猛然扔掉一直被他拿在手里细细把玩的那条墨绿色内裤,俯下身去,直接进入她身体。 快感淹没疼痛?还是疼痛代替了快感? 海阳漂亮的眉毛下意识的皱了一下,脸色却愈加妩媚了。 陈平有规律的起伏身体,享受着身下女王姐姐的温润,终于放开了她胸前的蓓蕾,轻轻咬着她的耳朵,笑容中满是亵渎了纯洁之后的邪恶意味,轻声道恭喜你,女王姐姐,现在,你是个真正的女人了。 海阳紧紧搂住陈平的脖子,无力呻吟了一声,语调甜腻,道感谢你的帮助。 多善解人意的女王啊。 宽大豪华的卧室内,刻意压抑但却异常诱人的喘息持续了将近两个钟头才彻底落下帷幕,整个过程中爆发出超出水准的战斗力让第一次经历男欢女爱就近乎癫狂的陈公子微微喘息,没有半点客气,拿走女王姐姐初夜的同时,又拿走了她的初吻。 海阳姐姐生涩迎合,异常热情。 顺序似乎颠倒了,只不过这对看似偶然走在一起的狗男女明显并不介意。 海阳紧紧搂着陈平的身体,侧脸贴着陈平的脖颈,轻轻摩擦,一脸的满足安详,他任由陈平压在她身,不让他离开自己身体,这个时候,女人一般都是需要本身就不靠谱的甜言蜜语和所谓承诺的,只不过她不需要,她要的只是一份安全感,一个依靠,这些东西,陈平能给就好了,至于甜言蜜语,那么奢侈的玩意,她要不起的,不敢要,怕瘾。 陈平轻轻舔着海阳红润的嘴唇,眯起的眸子中满是再明显不过的戏谑神色,他看着时不时伸出丁香小舌和自己轻微接触享受那种微妙触感的娘们,微微感慨,这就是自己的女人了啊,他笑了笑,轻声道:“舒服么?” 海阳睁开眸子,身体动了动,用自己的脸颊摩擦着陈平的脸庞,甜甜一笑,小声嘟囔道我还想要,但是我不说。 嗯?! 陈平当场呆滞,这话是海阳说出来的吗?萌翻了啊。 这还是那个强势的女王吗? 肯定不是了,因为她原本就是一个不稀罕做女王让所有男人都敬畏的女人。 陈平叹了口气,二话不说,再一次蛮横冲进海阳的身体,动作比刚才更为粗暴,语气比刚才更为温柔,轻声道给你就是了。 梅开二度。 求收藏,大家给力,本最大的愿望,很久以前不满一百万字的时候就说了,十万红票,三万收藏,红票大家已经给力了,收藏还差几百个,我们两万多的收藏,还差这几百个吗?给力,给力,给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