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一十八章:降临 - 陈家妖孽

第七百一十八章:降临

第七百一十八章 李永江和奥德兰相互搀扶着走出小区,坐进那辆本事s600内,并没有什么完成任务的喜悦感,的确,弱小到被一个女人秒杀的地步,最后还是靠炸弹的威胁才将任务完成,换谁心里都不会太好受,但要说彻彻底底的挫败感,他们也不会有,跟着国师在欧洲纵横的三年里,他们什么样的对手没见过,很多时候,甚至全部成员中只有国师再能勉强应付的高手,在欧洲尤其是意大利的战国神话,并不是没有过一次失败,甚至国师重伤而归的时候也有几次,这支充分了解到什么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的犀利王牌,单从意志力上来讲,除了国师和现在的唐傲之,绝对不会去向任何人臣服。 这是他们的骄傲与高贵。 奥德兰轻轻捂住胸口,大口喘息,透过车窗望着今天段时间内带给他太多耻辱的小区,眼神冰冷,他转过头,看了看面色平静的李永江,微微一笑,轻声道李,我们是可以毫无保留信任的伙伴,对不对? 李永江愣了下,淡淡嗯了一声,没有多说,很多时候,这个戴着眼镜身高不出众容貌不出众伸直有点小猥琐的男人都是一副沉默的思考姿态,对任何感情很重视,却绝对不会过分去表达,他跟整天嘻嘻哈哈的杨旭东这类人说话一直都不算多,可一旦有事,他绝对是能冲在最前面,某种角度上,如果一定要给战国确立一个地位高低的话,除了首脑国师外,武力值最高的郭晨曦和李永江绝对能站在大部分人之上。 奥德兰嗯了一声,眼神骤然间凌厉起来,他透过后视镜,紧紧盯着缓缓发动汽车的李永江,语气不急不缓,却分外凝重:“那你告诉我,我们从意大利回国的时候,国师和彭格列瑞恩到底做过什么约定,那一场我们任何人都不看好的谈判,最后看结果,确实出乎意料的皆大欢喜,但这段和平时间应该不会太长久了吧?跟他的战争,什么时候会再次开始? 李永江面无表情,平平淡淡说了句快了,握着方向盘的手却微微紧了紧,那场让战国顶着失败者帽子的谈判,实际上是彭格列瑞恩的妥协,而国师手中凌厉无双的名刀复仇,就是其中的战利品之一,他们离开意大利后,那一场对意大利对黑手党对任何党派都有着不可忽视影响的谈判终究没有任何风声传出,但无形中却符合了国师的意思,按照时间来算的话,现在距离所谓的蜜月期尾声,已经越来越近了。 而主战场,不用多说,自然是在华夏。 奥德兰哦了一声,虽然没有得到明确的回答,但李永江的两个字,已经说明问题,他沉默了会,才低声道我想回意大利。 李永江大部分时间都冷静平常的脸色僵了下,第一次出现震惊神色,直接停车,他猛然转身,死死盯着奥德兰真诚的眼睛,不确定道回去?回那个地方? 奥德兰笑容洒脱,耸了耸肩,轻声道亲爱的朋友,你没有听错,我就是要回去,在加强自己,难道你没有发现吗,开始跟我们起点差不多的国师已经距离我们越来越远了,在以后的纷争中,他,我,你们,我们每个人,都会遇到各种各样的高手,意大利黑手党的底蕴,真的全面爆发的话,不是现在我们可以阻挡的,而那个训练基地,是能最快让人成长起来的摇篮,相信我,再次回来,你肯定会见到一个不一样的奥德兰,我们都在坚持,我们都在坚守,有些东西,是必须要执着的,战国,最终会成为国师手中最锋利的长剑,难道你不期待那一天吗? 李永江没说话,脸色阴晴不定,奥德兰一脸无所谓,轻声道放心吧,国师醒来之前,我不会离开的。 李永江说了句先送你去医院,再次发动汽车,直接驶向东皇医院,一个重伤的战国成员,在医院内疗养或许起不到多有效的防御,但总归能让人安心。 他将奥德兰放在东皇,不需要多说,楼上某个始终懒得出来的清冷女人已经开始安排,对这点,李永江没什么不放心的,他开车离开医院,直接驶向李家大宅,去禀报这次任务。 娲的出现,一个人或许微不足道,但关键是她有足够的身份去代表着陈龙象的旧部,结合起来看,绝对是一个没任何人能忽视的变数。 他将车停在李家大宅门前,报上名字,直接走进去,来到在院子里跟义父下棋的唐傲之面前,稳定了下呼吸,恭声叫了一句嫂子。 专注盯着棋盘的唐傲之微微转头,仔细打量了一眼并不算太狼狈的李永江,缓缓微笑道顺利完成? 李永江摇摇头,声音低沉,道奥德兰重伤,我已经将他送去了东皇医院,陈龙象身边的娲出手了,不过赫连子树死了,两刀,一刀在胸口,一刀在后脑。 李夸父和唐傲之眼神同时一凝,豁然抬头。 娲? 娲跟现阶段的赫连家走在了一起,是不是陈龙象的意思? 唐傲之嘴角动了动,面色平静,点点头,说了句我知道了之后,让李永江出去。 棋盘杂乱,杀法凌厉,只不过树下对弈的两人却纷纷陷入沉默。 唐傲之笑容苦涩,捏着一枚棋子,微微犹豫,娲,那个从小就训练自己的女人,在她心里,始终都有着不可动摇的地位,如今,真的要兵戎相见了么? 李夸父眯起眸子,眼神深邃,半晌,才轻声笑道不忍心下手了?小之,这种世界,这种局势,有时候没有多措的,只不过立场不同,所以才有了对立,胜败荣辱,很纯粹的东西,想多了,反而委屈了自己。 唐傲之愣了下,微微低头,默默将一枚马跳过河,眼神逐渐清晰,喃喃自语道我已经有老公了,我是陈家的人。 李夸父没说话。 唐傲之突然灿烂一笑,柔声道娲婆婆的那份情,小之不敢忘记。 李夸父眼神复杂,往这摆放在前面的茶水,喃喃自语道快刀斩乱麻,这场乱局持续太久了,迟则生变,还是要速战速决才好。 唐傲之嗯了声。 她自然知道这个道理,在寒假出手后,她也不会太过犹豫,就在当天下午,一直将真实目的完美隐藏的陈家终于出手。 始终都笼罩在朦胧面纱下得陈家武则天,果断凌厉,两百亿欧元的资金,全部涌向赫连家族 资金庞大,滔滔不绝。 原本就捉襟见肘的赫连凌光,转瞬间岌岌可危 多方惊悚,短暂的震撼过后,京城所有将目光关注到这里的势力全部惊醒,纷纷做出决策,跳入这场深不见底的金融漩涡 乱局越来越乱。 风雨飘摇中的赫连家,覆灭在即。 最后的战场,在所有人的紧张和忐忑不安中。 降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