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七章:力挽狂澜 - 陈家妖孽

第六百九十七章:力挽狂澜

第六百九十七章 医院走廊内一片死寂,唐傲之跟叶知心对峙,后者挨了一耳光,说了对不起,气场依然没有下降,毕竟是主场,有优势,也有足够的心情去理解唐傲之的一系列做法。 唐傲之神色越来越冰冷,似乎也意识到自己失态,没继续动手,深呼吸一口,平静了下心情,淡淡道为什么会这样,凶手是谁? 叶知心微微摇头,表示不知道,这点她倒是没骗人,从开始到最终,半晚上的时间,一切都已经尘埃落定,死的死伤的伤,到现在她都不知道陈平要对付的那个年轻人到底是何方神圣,但总归不会太过简单就是,不然的话,现在怎么会炸伤了陈家家主外界却依旧没一点流言蜚语? “一个叫韩少波的年轻人,民和集团总经理。” 陈浮生平静道,眼神略微玩味,知道儿子没有大碍目前只需要修养后,他也放心了许多,但心中愤怒不减,只不过这时候,他却不愿意表达出来,陈安自发组建的同学会,唐傲之目前执掌着浮生集团,都给陈家带来了相当可观的利益,这次陈平要暂时退出前线,这种时候,无论陈安还是唐傲之,都有彻底走向前台的机会,陈浮生不愿意多说,顺其自然,在事态还在控制之中的时候,他都不会轻易插手,他跟陈富贵对视了一眼,很默契的走了出去,没看昏迷中的陈平,选择将时间和空间都留给年轻人。 唐傲之身体一震,顷刻间明白了所有的前因后果,她红着眼睛,隔着窗户看着病房内昏迷的某牲口,不欢笑,不言语,安静的不不像话,她轻声呢喃了一句:“这个傻子。” 叶知心欲言又止。 陈安灵动的大眼睛中没有半点神采,呆呆发愣。 唐傲之猛然转身,神色坚定,走向电梯。 陈家的公主陈安弱弱喊了声嫂子,唐傲之在楼道内停下,声音平静道:“帮我照顾好女儿,我替你哥报仇。 她找到在医院楼下抽烟的陈浮生和陈富贵,径直走到他们身边,整个人已经彻底平静下来,轻声道爸,我现在要动用咱们家所有的实力,你会不会反对? 陈浮生一脸的云淡风轻,吐了个烟圈,笑道我一个早就退居幕后的家伙,有什么反对的,陈家现在是陈平的,而陈家的户口本上,有你唐傲之的名字,陈平现在不能起来,家族事务自然都交给你全权打理。 唐傲之眼神波动剧烈,看着陈浮生,怔怔出神。 这确实是个极为难得的公公,同时,无论魄力,决心,还是手腕,都当得起枭雄的评价,就这般毫无保留的信任,已经足以让唐傲之在接下来的行动中方便许多。 “有什么事情,你放开手去做就是,我能把这份家业交给你们小两口,就不怕你们折腾。” 陈浮生轻声笑道,将烟头扔进垃圾桶,站起身,笑道你去忙吧,我跟富贵走走,见见他的战友兄弟,有事给我打电话就行。 唐傲之点点头,没有多说。 她并没有很矫情的守在陈平的病床边哭哭闹闹,把陈安叫下来,带着她回到了海阳的庄园内,人头很齐,毕竟有幸住在庄园内的唯一一个年轻男人彻夜不归,加上唐傲之昨晚找到海阳时候提出的那个条件,任何人都察觉出了事情的不寻常,只不过唐傲之没解释,只是把陈安给几人简单介绍了下,然后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出乎她意料,在这里海阳跟她处处针锋相对,但陈安的到来却异常受人欢迎,连带着算是爱屋及乌,对唐傲之态度也改善了许多,晚饭时候海阳亲自上楼叫她吃饭,唐傲之愣了一会,说了声谢谢,道马上就到,将手头工作做完后,才安静下楼,坐在餐桌上,细嚼慢咽。 没半点不一样的情绪。 海阳,海蕊,纳兰倾影,三个女人面面相觑,眼神古怪。 民和集团顶层,总经理办公室内。 韩少波终于联系上了自己的小弟,绰号孙子的年轻男人。 “韩少,我这可是冒着生命危险跑出来的,我姐给我下了禁足令,说我敢离开家门一步,回去就打断我的腿,想要女人了,她负责往家里带,要多少有多少,总之就是不许我出门,太特么狠了,今天如果不是她出门,电话我都不敢接的。” 叫孙强的年轻男人坐在沙发上,嘿嘿笑道,给自己倒了杯水,一口气喝干。 韩少波笑而不语,轻声道那是你姐为你好,最近京城不太平。 孙强撇了撇嘴,颇为不以为然。 韩少波也不再多说,本来就是做个样子而已,如果真苦口婆心劝孙强回去乖乖听话,那他就是傻逼了,韩少波大概能猜到孙媚舞禁止弟弟出门的目的,无非是不想让他跟自己走的太近,凤眼现在一副摆明了要向陈家靠拢的姿态,如果出了这么一个叛徒,那绝对是很有讽刺意义的美妙事件。 “有没有陈平的消息?” 韩少波不动声色问道。 孙强很明显的犹豫了下,表情一滞,孙媚舞从昨晚半夜一直忙到天亮整理出来的消息就是关于那位陈家家主的最新新闻,这点他自然知道,只不过他终归还是没傻到底,知道被姐姐标上了绝密资料标签的东西,都是能卖出天价的玩意,不好透露,现在韩少波问起,他理所当然的有些踌躇。 将这一细节全部看在眼里的韩少波面不改色,轻声笑道这条消息还没出售吧?呵,理解,小孙你也不用为难,不方便的话,就当我没开过这个口,是我不懂规矩了。 孙强挠挠头,说了句韩少,对不住。 韩少波没说话,独自喝着咖啡,不急不缓。 气氛压抑。 孙强忍了十分钟,终于再也忍受不住,站起身,笑道韩少,我先回去,我怕我姐回来给我堵在外面,那就不好交代了,她的为人你知道,说打断我的腿,真不带犹豫的。 韩少波嗯了声,笑着挥了挥手,始终没露出什么不快的神色。 只不过孙强却愈发不自在,他走到门口,咬了咬牙,猛然回头,轻声道陈平在东皇医院,重伤未死。 韩少波眼神诡异,低着头,淡淡道小孙,你去财务领五百万,算是我这做哥哥的一点意思,省着点花。 孙强眉开眼笑,连忙点头,五百万?这比起自己姐姐每个月给自己的二十万,差距太大了。 孙强走后,韩少波眼神立刻阴冷下来,他沉默了下,给自己的新助手打了个电话,等对方进来后,才冷冷道放出消息,陈平重伤垂危,如今身在东皇医院,生死不明,另外,抓紧机会搅乱陈家的股市,尽量给人们造成一种陈家危急的错觉,派人,杀陈平 取代曾经野猪地位的助手是个中年女人,神色古井不波,点点头,立刻执行。 民和集团效率惊人。 仅在当天,一条有关陈家家主重伤垂死的消息立刻释放了出来。 京津圈震动 以民和集团的秘密资金为首,数家打算浑水摸鱼的大势力终于按耐不住,一起出手,海量的资金涌进陈家股市,兴风作浪 本来喘不过起来的赫连家终于得到喘息机会,联合自己的几个盟友,一起发动攻势。 一环扣一环的连锁反应。 在陈平重伤后终于全部体现出来。 局面危急。 稳如泰山表示不再家族存亡时刻不会出手的陈浮生始终静观其变,在外人都无比焦虑的情况下,八风不动。 谁来力挽狂澜? 答案很快揭晓,惊掉一地下巴。 休整了一夜的陈家终于开始还击。 始终打理着集团事务超然物外的唐傲之,彻底走向前台。 携陈家与李家,正面迎接所有对手,在京城的大舞台上,代替了自己的丈夫。 角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