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一章:输赢赔赚 - 陈家妖孽

第六百九十一章:输赢赔赚

第六百九十一章 当晚的陈平在唐傲之面前并没有表露什么异常情绪,安安静静陪媳妇吃了一顿不浪漫却温馨平淡的晚餐,唐傲之对从青藤打包来的饭菜明显很对胃口,比以往多吃了不少,话也多了起来,其中不免含沙射影暗带玄机的问陈公子在青藤有没有别的收获,陈平不傻,坚决摇头,用事实说话,说一个美女都没认识,唐傲之也懒得追究,吃完饭,拉着陈平看了会电视,陈平看了下表,九点钟,也就不急,撑着眼皮瞅那些看着就让人蛋疼纠结的肥皂剧,在唐傲之准备准时睡觉的时候,他才起身,跟媳妇说要出去一下。 唐傲之眯着眸子没说话,嘴角笑容似笑非笑。 陈平一阵心虚,无语道别这么看我,你男人不是那种每时每刻都会被下半身指挥的牲口,这次有正事,你乖乖睡觉,明早起来,就什么事情都没有了。 唐傲之小声哼哼了两声,挥了挥手,说了句早点回来,根本就懒得多问,脱掉衣服钻进被窝,欣赏完美人宽衣的陈公子嗯了声,直接出门,楼下,海阳姐妹以及纳兰倾影正在小声聊天,多和谐的气氛啊,陈平住在这里,当真是抬头不见低头见的,陈公子没搭理她们,继续冷战,径直出门,海阳女王跟大姨子不一样,陈公子如果没正当理由,敢拍一下她那让任何男人都心生惦念的臀部的话,后果不堪设想,这绝对是块难啃的骨头,征服难度系数不比叶知心差,对这些最难对付的娘们,陈公子表示不急,等闲下来,有的是机会和手段让她们慢慢品尝,保管回味无穷。 十点多钟,现在跟方菲住在一起的叶知心提早坐进那辆劳斯莱斯,陈平也算心有灵犀,没有多跑冤枉路,上车后看着这个跟自己并肩作战了好几次有着复杂关系的娘们,也不多说,淡淡道去金域食府,离这里不远,开快点。 第一次受到陈平催促的叶知心并没有怠慢,开车离开别墅,直接窜上马路,金域食府在浮生集团分公司附近,也是所谓的民和集团总经理约见唐傲之的地方,陈公子现在基本已经确定这位总经理先生就是韩少波,至于助手,大概就是录音笔中被人称呼为胖哥的狠辣爷们了,凤眼的资料上有提到这个人,五年前出现在韩少波身边,始终都是独自一人,不显山不漏水,有点深藏不露的意思,很多人开始都对让他来保护韩少波抱有不屑的心态,偏激者甚至派人去挑衅过,但无一例外,到第二天,韩少波还是平安无事,而去挑衅者却全部人间蒸发,深思起来,的确是很诡异的一件事情,而其中绝大部分功劳,都在胖子身上,凤眼送来的那份因为没有某人肉偿而残缺不全的资料上并没有明确说明胖子的武力值,只是用很笼统的极高两个字来表达,高到什么程度?陈平懒得去猜测,他是国师的三年内,什么样的对手没遇到过,现在在面对所谓的强人,从来都是抱着不轻视也不会过分重视的心态,该如何就如何。 车停在金域食府门口,陈平让叶知心随意放了首音乐,静静等待,他并没有去找蒋儒生要韩少波的照片,以来他们未必会给,而来也没那个必要,一个公子哥大少再怎么低调阴森,身上的气焰也远不同于常人,在加上个身手非凡同样又很好认的胖子,就更不难辨认了。 “杀谁?” 叶知心淡淡问道,手握着方向盘,眼神专注盯着饭店的门口,声音很轻,很透彻,她跟在这个侩子手身边,早就已经认定了他的每一件事都有目的,而最终的目的就是玩死对手,仁慈对现在的陈平来说太可笑了,在叶知心看来,做陈平的对手,永远不可能有一个善始善终的下场,都很极端,要么被陈平玩的倾家荡产家破人亡,要么就把陈平玩的不得好死,现在看来,他即将要面对的一系列对手里面,好像根本没人能达到后面的境界。 “韩少波。小杂种一个,看着不爽,顺手解决的东西。” 陈平微笑道,手指有节奏的敲打着窗户,怔怔出神,韩少波在圈子里确实有一个鼎鼎大名的杂种外号,来源于他那个据说有着四国血统现在依然风姿卓越的母亲,只不过敢当面喊他这外号的,现在还没出现而已。 叶知心皱了皱眉,懒得开口,韩少波的名字她是没听过,但能让这个混蛋亲自动手的,会是小人物?无论如何她都不会相信的。 陈平也没解释,静静等着,同时心里也在计算着如何跟韩少波好好玩玩,这个从来没有露过面的情敌,只是一个开端而已,按照蒋儒生的说法,以后的路上,指不定就会遇到多少个韩少波,蒋儒生和陈友邦虽然对这位阴柔到一定境界的人物评价不高,但言语中的忌惮之意,还是显而易见,的确,有这么一个从来不会出面整你却在背地里慢慢策划的敌人,任何人都要头疼,陈平也无奈,只不过却不怵,第一个情敌出现的太是时候了,如果能玩一次漂亮的敲山震虎,那绝对能让暗处的对手们消停不少,这时候的陈平不怕事,但绝对不愿意多惹事,四面树敌十面埋伏一个人跟所有人为敌的场面多悲壮啊,其实也挺傻逼的,如果不是迫于无奈,谁想那样? 所以现在的陈公子,一点都不介意让他已知或者未知的对手们老实一点,越安静越好。 两人在车里一直等到十一点钟,陈平想象中的对手终于露面。 很平凡很年轻的一张脸,不张狂也不神经质,更没有刻意低调的隐忍,平凡的近乎普通,唯有一双眸子引人注意,那是一双仿佛时刻都带着玩味审视的眼睛,带着点笑意,更多的还是冰冷,十足的优越感过盛的上位者姿态,他不急不缓,跟在一个看上去已经不能用魁梧来形容的胖子身后,神色平静。 胖子嘻嘻哈哈,似乎喝了不少,有点主仆不分,没大没小,平凡年轻人也不介意,站在门口,出乎陈平意料,他只是拍了拍胖子的肩膀,然后径直又走进了金域食府。 陈平眯起了眸子,笑意森冷,看着架势,难道是要胖子自己行动却堵唐傲之不成? 还真是迫不及待啊。 陈平能注意到自己的对手,身边的叶知心也不傻,自然能注意到陈平的变化,她透过车窗,看了看外面的年轻人和即将上车的胖子,犹豫了下,淡淡道分头行动,你去杀胖子,我在这等。 陈平一脸惊讶,竟然让叶知心主动说出这种话,太阳打西边出来了不成?要知道这以往可是个一直都只管执行任务从来不会主动做事的凤凰尖兵,大牌得很,让她主动出力一次,甚至不去计较对方的身份,这太难得了。 叶知心不动声色,清冷的眸子闪烁了下,淡淡道算是还你今晚那顿饭的情了。 陈平愣了下,笑容自嘲,说了句那看来今晚我是赚了。 叶知心没理会,背对着陈平,眼神复杂。 谁输谁赢,谁陪谁赚,现在真的还能分的那么清楚? 求订阅求票嗯,码这章的时候,突然想到了一个,在完善我尽力写好。大家给力第一章今天还三章,下一章应该会在上午给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