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十八章:作为 - 陈家妖孽

第六百八十八章:作为

第六百八十八章 陈友邦对陈平来说绝对算是个大大的外援,在中国,就算在传说中省部级干部多如牛毛的北京,一个副部级的大佬也有着超乎寻常的能量,更何况像公安部这样实打实的实权部门?陈友邦的级别或许不如一些在清水衙门里做学问的部级干部,但放个屁的分量,都远比他们要重得多,这是个很好又很坏的时代,人情敌不过利益,法律玩不过交情,首都这座大熔炉内,荣耀与辉煌永远都跟私底下的肮脏与血腥成正比,在这里,发生任何匪夷所思的事情都不用奇怪,这是天大的实话。【虾米文学k 公安部,掌握全民资料,某种程度上来说,它比凤眼更有调查力度,只不过现在摆在陈平面前的是两个问题,一,陈友邦还不是公安部的一把手,二,就算他是一把手,也不可能完全去为陈平工作调查,不过话说话来,无论怎么说,他的存在,也能给陈平带来不少好处,这么一大块有力资源,陈公子打从开始就没打算浪费,一定要好好运用才行。 他挂掉电话,穿好衣服迅速下楼,衣服是唐傲之从南京给他带过来的,休闲西装,两套,一黑一白,他一直穿着,脏了就换另一套,然后把换下来的丢给媳妇,心情好了自己扔洗衣机里面,在外头强势回家贤淑的唐傲之对这类活从来不拒绝,每次都洗的干干净净,这可是个几乎折服了陈家所有人默认她是正房的女人,用陈浮生偶尔的一句笑言,就是四个字:无可挑剔。 下楼的时候陈公子跟大姨子装了个正着,对方面无表情,瞥了陈平一眼,讪讪让开道路,很符合这几天几个女人对待他的态度,陈公子对这个好像总是分不清楚自己立场的娘们有太多的办法对付,他有这个自信,如果没有海阳海蕊和唐傲之在一旁盯着,他不需要一星期就能半推半就将纳兰倾影给弄上床,十天之内让她乖乖在床上配合自己玩各种姿势,倒不是说大姨子好上手,而是陈平对她的性格分析太过深刻了点,这么一个回到家就懒得掩饰自己的娘们,太容易对付了。【虾米文学 两人擦肩而过,陈平不动声色伸出手,在她丰满的臀部上捏了一把,自言自语了一句手感不错,慢悠悠下楼,这他娘的,当真是想怎么调戏就怎么调戏,一点压力都没有的。 纳兰倾影咬牙切齿,却懒得回头,纯当被一头猪碰了一下,满脸羞愤的冲回房间,把门狠狠摔上。 陈平开车赶到青藤会所的时候,正好跟陈友邦的那辆君威撞了个正着,陈友邦明显也发现了这辆如今在京城内代表着强势和跋扈的劳斯莱斯,微笑站在门口等着,陈平深呼吸一口,开门下车,对一个没有任何背景自己二十年就能爬到副部级的男人,陈平不会去傻到小瞧,更何况论起细节来,两人的关系完全是建立在赵定国的基础上,谈不上熟和陌生,类似合作对敌的状态,这种情况下,陈平想把他彻底拉拢过来,自然要打起十二万分的谨慎应对,陈友邦这样的人物,你一句话说的不到位,很可能就会在对方那里的印象分大打折扣,大意不得。 “巧了,我刚才先回家放下点资料,然后才开车过来,既然一起到了,那就进去,我看看你要引荐什么朋友给我认识。’” 陈友邦微笑道,站在门口,随意做了个请的姿势。 陈公子也没客气,笑了笑,带着陈友邦走进青藤,安静典雅的会所内,绕过假山,早就有人等在那接引陈平,是上次见过的柳如是,青藤的当家花旦之一,这么一个才情气质远比她脸蛋屁股诱人许多的女人在青藤内地位复杂,貌似一直都在悄悄扮演者蒋儒生二奶的角色,两人平日里都表现寻常,标准的上下级关系,只有偶尔的眼神交汇,才会透露出这么点意思,说不清道不明,玄机大大的有。 柳如是笑容迷人,看见陈平和陈友邦一起过来,微微一愣,上前笑道陈先生,陈部长,老板已经在里面等着,请跟我来。 陈先生。 陈部长? 如果说前一句还能让陈平夸这娘们一句记性好的话,那后面一句陈部长,就让陈公子彻底懵了。 陈友邦站在陈平身边,笑的那叫一个从容淡定,云淡风轻的很呐,他对柳如是点了点头,轻声笑道去把小宛找来,带去我的房间,我一会过去。 柳如是温婉的点点头,眨了眨眸子,笑声笑道好呢,陈部长,小宛前几天还跟我抱怨说您把她忘了呢。 陈友邦漫不经心笑了笑,没在意,他这种年纪的大叔,人事沉浮,荣耀荣辱,经历的多了,自然不会被这里的女子给勾引的神魂颠倒,偶尔来一次,足矣。 柳如是也没多言,很识趣的告退。 “啧啧,看不出来啊,这位兄台恐怕就是董小宛的入幕之宾了吧,真人不露相啊,陈师兄,艳福不浅。” 柳如是走后,傻逼了好一会的陈公子终于反应过来,当场取笑。 陈友邦说了句哪里,一脸淡定,整理了下衣领,轻声笑道怎么,你还想用这个威胁我不成?小师弟,没用,这事很多人都知道,我也跟组织上汇报过,我一个单身汉,还不允许我解决下自己的问题不成?这事你对我来说影响不大,你那位做东的朋友,是儒生吧?我认识,走,进去,他珍藏的两瓶好酒,我可垂涎已久了,今天让他大出血。 衣冠禽兽啊。 陈公子咬牙切齿,心里对陈友邦的印象直线下降,瞬间降到被他偷偷鄙视的行列,尤其这厮刚才整理衣领的动作,尼玛的,多向刚糟蹋了姑娘起身时候的样子?陈平拍了拍额头。 世道变了? 陈友邦拍了拍陈平的肩膀,进门的时候,若有深意的说了句是不是觉得我败坏官员的风气了?小师弟,这个世道,不需要两袖清风的清高官员,也不需要贪官,这个社会,最需要的事肯为老百姓做事的人,这才是好官,人非圣贤,谁没点小瑕疵?这都是在正常不过的事情,关键是你心里得有谱,能问心无愧就好,我陈友邦三年前坐在了这个位置上,自问对得起老百姓,对得起恩师父母和朋友,我能心安,至于这里,这里的女人和美酒,都是些无关痛痒的小事,作为二字,说起来广泛了,能做,就有作为。 他跟陈平要了根烟叼在嘴里,推开豪华包厢的门,哼着小曲,慢悠悠走了进去。 浑身气质骤变。 严肃? 那玩意放在这里,可是会大煞风景的。 求订阅求票第三章到下一章本来打算十点的,现在看来不现实-推迟会,十一点最多下周一开始,更新时间会稳定起来,大家担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