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臣服 - 陈家妖孽

第六十一章:臣服

陈平将杨逍的尸体扔到后排,驾驶着他那辆奥迪渐渐消失在街道尽头,对于身后几人的状况,他一点都不担心,虽说唐傲之这娘们平时性子淡薄了点,但真正关头绝对精明的不可思议,用陈公子的话说,唐傲之就是那种关键时刻绝对给力的彪悍娘们。 如何处理善后跟李家兄弟和李梅的关系这种事,陈平相信唐傲之能妥善完成。 李家在云南的几位高层本来就不和睦,死了一个最让他们忌惮的杨逍,从自身来讲,他们心中自然不会难过,不过今晚陈平这一记猛药下的实在够狠也够分量,二话不说就拔刀杀人,嚣张跋扈,这股子狠辣冷厉的劲头确实出乎他们意料,站在街道上愣愣的看着陈平开车消失,良久之后几人才同时松了口气。 李梅也吐完了,惨白着脸色来到几人身边,一副心有余悸的样子。她掌管着云南所有地下赌场和一些娱乐场所十多年,自认为什么大风大浪都见过,赌场里因为出千被剁手脚的事情屡见不鲜,而且久经床第的她,对男人这种生物,也自认为看的透彻,但今天陈平这一系列举动却彻底让她收敛那份轻视,心中还不知道陈平背景的李梅就想了,这种男人即使没背景,单论这份城府这份狠辣劲头,也能快速出人头地。 选择服从总比丢掉性命好百倍。深谙这个道理的李梅心中打定主意绝对不招惹陈平,她在唐傲之身边站定,看着唐傲之眼神中也带着一丝敬畏。 一人得道鸡犬升天了?唐傲之敏锐的察觉到李梅的变化,心中复杂,有自嘲有欢喜。陈平那一下,确实也出乎她的意料。 “两位叔叔,我们继续吃饭吧。”唐傲之虽然心中悸动,但面对这几人却没有丝毫表露,神情淡然的笑着邀请。 李家兄弟两个一阵恶寒,这女人跟陈平果然是绝配,你男人刚杀了人你竟然还有心思吃饭?相对于杨逍跟李梅,李家两兄弟相对干净一些,很纯粹的商人,在遇到麻烦的时候会招呼杨逍一声,但杨逍私下里怎么解决,他们不会知道。今晚陈平的一刀,终于让他两个见识到什么事真正的狠辣。 “不用了。我们突然想起还有点事情没处理,必须赶回去。”李毅强嘴角扯了扯,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明显言不由衷。这确实也不能怪这位大叔,本来很简单最多也就爆发点小冲突的一顿饭竟然能吃出人命来,也算他们兄弟两个倒霉。 唐傲之见状也不勉强,陈平今晚以牺牲杨逍为代价追求的效果已经达到,相信以后在某些事情上,即使再不乐意,他们也得忍气吞声的配合。 狠得怕楞的,楞的怕不要命的。这话是真理。 上车前,李毅强眼中闪过一丝犹豫的光芒,酝酿了下,才微微苦笑道:“唐小姐,麻烦您告诉咬金,以后有什么事情,尽管开口。夸父走的时候交代过,我们会做自己该做的事情。” 一句话似乎用了很大力气,李毅强说完后就轻轻舒了一口气,缓缓低下头,似乎有些沮丧。今晚的陈平确实给了他很大冲击,原本来之前还打算死扛一下的他在看到陈平干净利落的以一种极为不光彩的方式结果掉杨逍后就彻底失去了跟他玩下去的勇气。 不惑之年的岁数,相比年轻时期,确实多了很多顾忌,他们两兄弟终究是个商人,不光彩的手段或许玩过,但在云南这么多年,亲自杀人这种事情,还真没发生。不比陈平,他们都是有家室的人,见识过陈平的狠辣后,他们还真不敢拿家人开玩笑。心里或许不服,但现在,他们确实玩不起,没那胆子。 被一个年轻人压下来,总比被他玩死要好很多。这种选择题,只要他们不傻,都可以做出最正确的选择。 唐傲之微微点头,嘴角终于扬起一个还算真诚的弧度,轻笑道:“好的,两位叔叔的意思,我一定转达。”偷偷看了下脸色稍微僵硬但却没有说话的李毅勤,唐傲之笑的更愉快了。 李家两兄弟彻底服软,情报系统跟商界能量终于在陈平面前低头。 两兄弟走后,唐傲之看向李梅,笑容灿烂,风姿卓越,修长的身材娇美的容貌在黑夜中显得格外女神,只不过问出来的话却让李梅一瞬间陷入犹豫,她轻轻道:“李姐有没有话想我转达给老公的?” 李梅明白,唐傲之这话无疑就是逼着她表态了。 李梅,四十二岁,离过婚,没有子女,三十岁来到云南拓展李家在这里的赌场生意,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个女人确实精明的可以,两三年的时间就在云南站稳脚跟,经过这么多年的发展,李家在云南的赌场生意可谓一家独大。 她很明白,如果这次表态选择臣服陈平的话,自己失去的兴许就是一年八位数甚至九位数的油水,但如果抗拒,刚才的杨逍就是个很好的例子。 钱和命,孰轻孰重? 人为财死。 对于某些人来说,很多时候金钱确实远远大于生命,但对李梅来说不是。一辈子都没子女,自己一死,所有的钱还是得全部落在别人口袋,她才四十来岁的年纪,不想死,太多脸蛋俊俏床上功夫坚挺的小白脸还没玩够,太多的美酒美食还没享受,就这么死了,她不甘心,所以,略微一犹豫,她还是给出了明确态度,虽然很僵硬,但总算表态:“以后咬金有什么需要的地方,尽管开口。” 唐傲之点点头,笑道:“李姐的话等他回来之后我会转达,我想他一定会感谢你们的支持的,这份人情,我们两个记在心里。” 李梅总算得到了一个还算满意的答案,虽然心中还是有些肉痛,但总算能接受些,很礼貌的跟唐傲之告辞,李梅带着她的小白脸开着回家,自嘲笑道:“每年九位数的利润换一个人情,还真是够昂贵的。” 唐傲之目送李梅离开之后坐进车里,自言自语道:“用云南在李家黑道方面的暴动换取情报和财力的支持,陈平,你这样做,值不值?接下来你又将怎样面对失去了杨逍的黑道方面?” 揉了揉额头,唐傲之顿时为陈平也头疼起来。 云南这盘棋虽然各个棋子都利用的很巧妙,但现在自己一方的大龙却有崩溃的危险,是福是祸? 唐傲之在等,李夸父在看,看这种看似一马平川其实危机重重的情况下陈平如何彻底翻盘。 (今天没第三更了——某个贱人的龙套下一章出场先压一下呵呵明天三更大家给力——!友情推荐本书:星道征途)

上一篇   第六十章:一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