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七章:匆匆 - 陈家妖孽

第五百六十七章:匆匆

云南昆明官渡区,一辆深红色的宝马缓缓停在彦英大厦门口,车门打开,一只穿着纯白色马靴的纤细小腿率先着地,让人浮想联翩,然后一个优雅的身影钻出车外,看着面前的彦英大厦,眼神恍惚,女人气场算不上强大,性感却不妖娆,很成熟,如同一颗熟透的水蜜.桃一般,诱惑力简直无与伦比,四季如春的昆明,春节算不上冷,女人一件白色的毛领夹克,毛衣,紧身裤,白色马靴,站在这里,干净而利落。 昆明圈子里出了名的凶悍的彦英大厦保安对此见怪不怪,看到女人下车,不但没有像往常一般神色不善,反而笑容恭敬,其中一个当值的头头跑过来,笑容谦卑道新年快乐,周小姐,王哥他们都在上面,要不要通报一下? 女人迅速回神,嫣然一笑,很和善,跟妩媚多姿诱惑风情之类的都不搭边,他看了看有些拘谨的保安,轻声道我自己上去就是,今天春节,你们有没有什么安排? 保安挠挠头,似乎很不适应本来应该高高在上的女人突然间表现的柔和态度,嘿嘿一笑,很憨厚,道有的,今晚聚餐,王哥说了,每人两瓶好酒,饭菜管够,可劲吃喝,他一个人全部报销。 女人笑意盈盈,漂亮女人就是有优势,即使知道她现在的表现并不是完全出于真心,保安还是忍不住一阵痴迷,有些发呆,但终于不敢有丝毫越轨的举止,对这个在彦英大厦甚至在云南都地位特殊的女人,但凡认识她的,三教九流,估摸着谁都有想和她一起一次的想,但也只是自己想想而已,据说这可是彦英大厦现在真正幕后主子的女人,比管事的王群还要高两个级别,彦英大厦经过云南两年前的一次大洗牌到现在,地位已经彻底稳固,俨然一副号令出诸雄匍匐的霸气姿态,而作为彦英大厦幕后的主人,意味着什么?那绝对是整个云南省的霸主!眼前这个女人,现在说成是云南省的主母都不为过,别说寻常人物,就是在圈子里厮混了十几年几十年的大佬,又有谁有那个胆子去招惹?实际上云南不少身份到了一定位面的人物都在暗中腹诽这个女人是竹叶青黑寡妇,红杏出墙不说,还联合外人弄死了自己的老公,骂她是贱货,简直就是现代版西门庆潘金莲加武大郎的翻版,只不过结局不一样,现代版的‘武大郎’终究没啥牛叉轰轰的弟弟,虽然攻击性强了一些,但却下场凄凉,而现代版‘潘金莲’却成了一省黑道的主母,坐拥云南黑道半壁江山,顺带着家族都更加强盛起来。 这难道就是传说中幸福与性福双收了? “晚上我在世纪金源顶了几桌酒席,现在就去跟你们王哥说一下,大家一起过去热闹一些,在这里聚餐像什么话。”女人浅笑道,姿态娴雅。 保镖一脸欣喜,这女人只要开口,事情多半能成,世纪金源,作为昆明最早也是唯一一家超五星级的酒店,可不是他这个位面的人物随时都可以去的,保镖笑了下,一时激动,一句看似鲁莽的称呼脱口而出:“谢谢嫂子。” 女人微微一笑,转身走进大门,眼神愉悦,嫂子这个称呼,看来她也是极为喜欢的,云南圈子里有些人暗地里骂她什么,她不说,不代表不清楚,只是懒得追究而已,跟了那个消失了一年了无音讯的混蛋,其实没什么好后悔的,出身世家从小就精通礼仪的她并不奢望那个混蛋可以给她什么名分,她一个背叛了婚姻背叛了丈夫自以为自己死了之后要下十八层地狱的女人,红杏出墙过,但不代表不能对另外一个男人忠贞不渝,所谓感情,说出来太容易了,但做起来却困难,云南周家出来的大小姐不怎么相信虚无缥缈的爱情,但却一直在追求感觉,觉得对了,她宁愿做一个被人指指点点的贱货。 那又如何? 周舞阳在彦英大厦呆了半个小时左右就告辞离开,王群等一群高层亲自相送,一路上恭恭敬敬喊着嫂子,规规矩矩,陈平打下来的江山,现在他的女人,在力所能及的地方,在他消失的日子里,似乎已经开始下意识的帮他经营了。 周舞阳开着那辆深红色的宝马,冲着王群等人挥挥手,缓缓离开。 车子行驶在云南的马路上,她伸手找了跟女士香烟,缓缓点燃,吞云吐雾,手虽然青涩,却已经没半点凝滞感觉。 没老公的日子。 真好。 北京东郊。 背景神秘的海阳姐姐庄园内,纳兰倾影默默收拾东西,在北京的日子里,她一直都住在海阳家里,一直到春节选择做班机回家过年,足以证明这个被陈平调侃了多次的大姨子其实并不轻松,她现在跟赫连子敬那个圈子里的人物已经差不多完全切断联系,有损失,但利大于弊,纳兰老王爷对孙女的果决表现很欣赏,明说了要等她回家过年一起谈谈,纳兰倾影从昨晚一直熬到现在,终于能抽出时间来准备回家。 北京圈子里一直都孤身一人的海阳轻轻推开门,笑道这么急?要不要私人飞机送你,现在走的话,天黑之前,你还可以赶上你们家的年夜饭,多好的一家人啊,爷爷权倾东北三省,大孙女在北京发展,小孙女据说也坐到了浮生集团副总经理的位置,两家联姻,前途一片光明哦。 纳兰倾影摇摇头,有些头疼,无奈道你别笑话我,我那傻妹妹似乎魔障了,也是昨天才回的家,并且初五就要重新返回南京,太不像话了,这次回去非要跟她好好说教说教不可。 海阳眸子闪烁了下,轻声道陈平还没有消息? 纳兰倾影似乎一听到这个名字就不舒服,深呼吸一口,冷笑道他死了才好。 海阳眯着眸子,笑容含蓄,小狐狸一般,难得出现了一丝顽皮色彩,笑道死丫头,你再给我装,我敢打赌,你最后一定会爱上这个你嘴里的死混蛋,到时候就是两姐妹抢男人的精彩戏码喽,或者是姐妹同床的荒诞事件?无论怎么看,都是一出充满了悲剧色彩的喜剧嘛。 纳兰倾影尖叫一声,猛然丢掉手中的东西,直接朝着海阳扑了过去,脸色通红。 下午三点钟左右,大姨子带着给一家人准备好的新年礼物,乘飞机赶回东北。 海阳姐姐站在机场外,看着缓缓起飞的飞机,哼哼两声,笑眯眯自言自语道傻丫头啊傻丫头,你不服输不行,等着瞧,本小姐预言一定会成真的。 时光匆匆。 距离陈平在南非销声匿迹去了意大利之后,已经将近一年时间。 归期何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