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权谋(第四更) - 陈家妖孽

第五十四章:权谋(第四更)

www. “啊!!!” 端木宇的惨叫堪称撕心裂肺,在大厅里显得格外突兀。 疯子!神经病!变态! 这是所有人的心声。 陈平扔掉破碎的红酒瓶,打算废掉端木宇第二条腿的时候,韩经略终于赶到,伸手抓住陈平的手,他怒道:“你干什么?!” 陈平清逸的脸上阴谋的玩味再也不加掩饰,渐渐扩大:“韩大哥,今天你能赏脸让小弟参加这个聚会,我打心眼里觉得舒坦,但不知道怎么回事就突然跳出只狗打算咬我,你也知道的,我不是啥君子,狗咬我,我自然也要咬回去,所以,他想打算我三条腿,我也只能先下手为强了。” 韩经略气急,不过在这个时候对陈平态度也确实不能太过恶劣,思索半晌,他终于露出一个货真价实的苦涩笑容,然后挥手示意今天的聚会结束。 陈平拉着唐傲之很礼貌的跟韩经略告别,路过韩微微身边的时候,陈平突然邪笑着说了句:“我不讨厌小姐,无非卖肉而已,但你这种做援交的,下次找人也得找个像样点的嘛。” 韩微微脸色苍白,透着一丝病态的晕红,目光怨毒。 重新坐在那辆气场十足的迈巴赫里,陈平悠闲的抽着烟,一时半会似乎不打算回去。 唐傲之坐在后面,亲自陪着他嚣张了一次的大美女皱眉问道:“你就不担心今晚的事情会让端木家族报复?” “有什么好担心的,今晚的事情,自然有韩家帮忙擦屁股。韩家跟周家已经到了关键时期,这是大家都心知肚明的事情,这个时候,无论是韩叶林还是韩经略,都没胆子得罪我们,当然,更不会得罪端木家族,今晚我看似做的过火,但其实有十足把握让韩家帮忙调解,弄好了暂时相安无事,弄不好自然就是里外不是人。无论怎么样,对我们都没坏处不是?”陈平笑的很奸诈,吐了个烟圈,玩味的说了一句:“今晚韩经略带我们来这里本来就是个错误,美色害死人啊。” 后面的唐傲之冷哼一声,显然对陈平最后一句话不太认同。 等了半天也没听到陈平继续说话,唐傲之轻轻问了句:“那下一步呢?你刚才说的虽然有道理,但理由显然不够充分。” “下一步?”陈平大笑,凭空生出几分意气风发的豪气:“下一步就是趁着韩家调解这场矛盾的时候我们尽快拉拢端木俊杰,然后由周家接触端木家族,我相信端木家的人在看到端木俊杰出现在我身边的时候,一定不会对我怎么样。到时候韩家白白调解半天,憋着一口气的端木家族也极有可能跟周家合作将矛头对准韩叶林,啧啧,这对于韩叶林来说,应该不是个什么好消息。” 唐傲之心中感叹,这个混蛋阴起人来确实够狠,每一步都算的死死的,虽然中间有些许变数,但唐傲之心里相信他能处理好,不过虽然心里认同,但不代表唐傲之嘴上就服气,似乎跟陈平斗嘴斗惯了,她忍不住反驳道:“你就这么有信心拉拢端木俊杰?然后将端木家族绑在周家身上?陈咬金,你当所有人都是白痴还是什么?” “这是男人的事情。”此时陈平笑的很欠揍,既然能把这个计划说出来,就证明他心中已经有了应对方案,不过他此时没打算跟唐傲之说,成大事者不谋于众,唐傲之虽然聪明,但不见得什么事情都能给出有用的建议。 权谋。 陈平心中感慨,这玩意玩起来当真是越来越顺手,些许手段就能让云南这盘棋变得更加简单,端木俊杰这枚棋子,对陈平,对云南,都非常重要。 唐傲之坐在后面,心中叹息,这个嚣张无耻下流的混蛋虽然让人讨厌,但却不盲目,不目中无人,充分利用一切能或者可能利用起来的资源,即使嚣张跋扈,无耻下流,恐怕也带着大部分的表演成分。她突然发现,自己有点不懂这个男人。 妖孽。什么样的人才能算妖孽?唐傲之一直感觉这个词太复杂,跟陈平接触后,顿时觉得这个词汇更加深奥。 陈平没有白等,两根烟的功夫,韩经略的身影已经出现在停车场内,看得出他很郁闷,大口吸烟,缓缓走到陈平车钱,没上车的意思,而是直接苦笑道:“老弟,你还真给我给我们韩家出了个大难题啊。” 本来以为韩经略会面红耳赤气急败坏的怒吼一顿的陈平稍微有些意外,对韩经略不得不重视一分,这个时候还能用这种语气跟他说话而不是惊惶失措,足以证明这位韩大哥的表面功夫足够到位。 陈平沉默良久,似乎也随着韩经略的一番话而郁闷起来,点燃一根烟,狠狠吸了一口,陈平满脸诚意歉意的说道:“韩大哥,今晚的事情是我有点冲动了,还希望韩大哥跟韩老爷子能多担待下。对于你们来说,我还嫩,有些事情确实处理不当,这件事情,还请大哥能帮我保密,不然干爹知道非要抽死我不可。” 保密?保密就意味着这件事情的后果将由韩家承担大部分。韩经略心中狂吼,但也无奈,陈平所谓的保密,貌似也是现在韩家唯一的选择,不过他还是有些迟疑道:“这个” 陈平很善解人意的笑道:“老哥放心,韩家跟周家的事情,今晚韩老多少也透露了点,为了报答这次大哥的担待,如果以后有什么用得着李家的地方,尽管开口。干爹回来之前,这里小弟能做主。” 韩经略顿时满意起来,虽然今晚的举动处理不当或许会失去端木家族的力量,但能得到李家的支持,也算因祸得福。虽然陈平只是口头承诺,但韩经略坚信只要有利益,口头的,随时可以变成实际的。 不过他怎么也想不到的是,陈平想要的绝非什么利益,而是整个云南。这个,是韩家给不起的。 韩经略在陈平离开之前,对陈平说了一句很奇怪的话:“其实,端木虽然整人够狠,但只要接触久了,你就会发现他还蛮可爱的。”不过随即他摇了摇头,似乎不觉得端木宇能跟陈平以后还有啥接触,直接跟陈平挥手。 陈平浑身轻松的开车走了,韩经略呆在原地,仔细回味着今晚的事情,越想越觉得自从踏进酒吧之后事情就变得有些失控起来,难听点说,今晚自己简直就是被陈平牵着鼻子走,不过事已至此,韩经略只能自认倒霉,苦笑一声,带着陈平的口头承诺回韩家别墅复命。 迈巴赫里面,唐傲之慵懒的靠在椅子上,恨恨道:“小人,卑鄙!” “在这个以成败论英雄的时代,小人,卑鄙,无耻,都是浮云。只要你老公最后能拿下云南,谁敢说什么?”陈平淡淡道,对唐傲之的话语毫不在意。 唐傲之冷冷哼了一声。 陈平怪笑道:“哼?你哼什么哼,我卑鄙也好无耻也好,小之之,你可不要忘了,今晚你可是答应我帮我暖床的。” 唐傲之:“” (难得爆发,继续求第五更会在九点左右本书书友群:41399529欢迎好汉们美女们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