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二章:贤妻良母 - 陈家妖孽

第五百三十二章:贤妻良母

元宵节一过,陈公子所在的钟山高尔夫别墅新家里,明显多了一丝不寻常的气氛,三个女人自从那晚一次香艳到让任何男人都能崩溃的三飞后,默契如常,竟然同时对某牲口保持了矜持态度,经过中药调理加唐傲之每天定时两个小时按摩的他伤势虽然还没完全复原,但整体行动已经无碍,起码如果能再搂着她们大战一场的话,不会像上次那般狼狈,只不过这种时候几个女人竟然高挂免战牌?太戏剧化了,钟山高尔夫的房子很大,客房主卧大厅,甚至阳台上的露天游泳池,都足以支撑陈平‘一家四口人’的奢侈生活,白天还好,三个女人在一起,陈平没精.虫上脑的情况下,还能做到平平静静,只不过到晚上就悲剧了,先跑到校花房里死皮赖脸一番,软磨硬泡,最终得到校花不接受宠爱的答复后转战许公主房间,然后又被这娘们一句不愿被临幸为由给踢回唐傲之房里,正房媳妇就更绝了,嫣然一笑,说了句有孕在身,性.爱不适合太频繁,直接就把陈平给夹在一个相当尴尬的境地了,心中悲愤委屈的陈公子几次扬言说离家出走,去北京,回部队,但三个女人根本不怵,站在一个战线上,无论攻击力还是攻‘鸡’力,都恐怖的令人发指,陈平无奈,只能憋屈忍着。 李晋鹏电话越来越频繁,从开始还算好言好语的态度,到最后气急败坏的咆哮,态度转变相当迅速,一副有紧急任务你不来不行1814不能没有你的夸张架势,某个在家里享受温柔乡的牲口哪知道这都是许老爷子在尽全力为他铺路,争取把大功劳全部按在他身上,老爷子在总参谋长的位置上做了这么多年,第一次将一个任务压下来这么久,再拖下去,似乎真不合适了,无奈之下,老爷子只得松口,给自己的得意门生李晋鹏打电话,说再给小兔崽子三天时间,如果还不回来,那以后再找机会就是。 李少将终于松了口气,重新致电陈平,暴躁的情绪全部收敛起来,心平气和跟陈平聊天,到最后也没得到他是不是近期回去的明确答案,李晋鹏也不意外,挂掉电话前,充满深意的说了句小子你好自为之。 陈公子接到顶头上司电话的时候正趴在媳妇的小腹上寻找着现阶段根本就不可能出现反应的小生命痕迹,电话被放在距离大床有三米多远的桌子上,因为怕辐射,铃声一响,正跟媳妇聊天一起憧憬未来的他立刻跳起来,跑出去老远才接通,本来以为自己又会被李晋鹏一顿臭骂,没想到那位大叔却如此云淡风轻,尤其最后一句话,似乎总是透着点不同寻常的意思,陈平站在卧室外的栏杆上,穿着睡衣,皱眉沉思,他现在确实不想离开南京,正是三妻四妾尽享齐人之福的大好时光,加上媳妇怀孕,是个爷们都不想离开老婆和未出生的孩子,陈牲口以前的岁月中从初中到大学,什么样的大床没滚过?什么样的温香软玉没体会过?粗鲁归粗鲁,但在安全措施方面一直都做得格外出色,第一次把唐傲之给折腾怀孕,他还没畜生无情到要去把孩子打掉,陈家家大业大,多一口人,除了喜庆,不会有任何负担,再者对这个默默为自己付出了许多却一直都刻意平淡的女人,陈平表面上虽然骂骂咧咧,但心里却满是宠溺怜惜情绪,那首唐傲之唱的童年到现在都还是她的手机铃声,为啥?一向脸皮奇厚无比的陈平不愿意承认诸如爱情思念之类的矫情玩意,直接做了出来,更让人感动。 “怎么了?” 身后,唐傲之的声音轻轻响起,随即陈平感觉到一件皮草大衣披在了自己身上,很温暖温馨的感觉,陈平眼神瞬间柔和,眸子中的沉思神色已经消失不见,转过身,笑着说了句没事。 唐傲之表情疑惑。 陈平顺手环住媳妇的纤细腰部,低下头,在她发丝间狠狠嗅了一口,笑道我得走了,这回不是开玩笑。 唐傲之轻轻哦了一声,语气没多大波动,淡然道什么时候? 陈平眯着眼,微微闪烁,犹豫了下,轻声道现在。 唐傲之趴在陈平怀里,娇躯细微不可查的颤抖了下,随即恢复平静,安静沉默。 “这么急?”良久,唐傲之才淡淡开口:“去跟大姐她们道个别吧。” 陈平摸着他头发,轻轻摇头,笑容温醇,戏虐道媳妇叫大姐叫的很勤快的嘛,关系相处的不错? 唐傲之脸色微红。 “不去了,倾城那性子,知道了难免激动,我一去说不准就会给我咬出一身伤来,许舒那更不能去,那娘们太狠了,大勾引术咱扛不住,进去没准就从此君王不早朝了,相比之下,还是媳妇老实啊,嘿嘿,来,亲一个?”陈平嘿嘿笑道,眼神中满是柔色,手指下意识摩擦着唐傲之的细嫩腰部,没由来的有点不舍。 唐傲之小声哼哼,以她平日里总是安安静静的性子来讲,此时她这种娇憨姿态无疑是更让人食指大动的难得表情,正房媳妇表情幽怨,道你是说我普通么? 陈平刮了下她的小鼻子,面色严肃,道胡扯,普通女人可怀不上陈家的种,在七八个月就要做妈了,应该用伟大来形容才是嘛,媳妇这么辛苦,我决定走之前以身相许一次,现在回房? 人不要脸,天下无敌。 唐傲之突然想起这么一句话,扑哧一笑,推开陈平,白了他一眼,道我回去给你收拾东西。 东西? 陈平从云南回来,手里也不过一本杂志而已,能有啥好收拾的,他拉住唐傲之的手,淡笑道不用,一会我拿件大衣,直接就走了,多潇洒?轻轻地来,轻轻地走,留下生命种子无数,就是可惜没能给倾城和许舒也蓝田种玉一次,有点遗憾。 唐傲之又想伸手揪他耳朵了,只不过身体动了下,最终却安静靠在陈平怀里,一双秋水眸子微微眯起,没理会陈平犯浑,柔声道老公,给我们的孩子取个名字吧。 多温柔?多贤惠?多乖巧? 一瞬间,陈公子甚至出现了些许幻觉,这个怀孕的女人,真是自己的媳妇?真是唐傲之? 自己就要当爹了啊。 陈平微微感慨,犹豫了下,笑道就叫陈宏图吧。 尼玛,好俗气的名字。 唐傲之却笑容雀跃,点点头,柔声道我听你的。 在南京呆了将近一个月的陈公子最终还是走了,果然只拿着一件大衣,半夜十二点,静悄悄开门,头也不回离去。 唐傲之站在别墅大门口,穿着许舒送给她的那件紫色貂皮大衣,静静看着某人瞧不出半点风萧萧兮易水寒气势的背影,眼神迷离,安静如望夫石一般,一动不动。 陈宏图。 她喜欢这个名字,更喜欢自己肚子里的孩子。 她其实很想问问,如果自己生了女儿的话怎么办,只不过最终她还是没开口。 怕陈平不喜欢。 女神啊女王啊,不管再怎么高不可攀,最终也会选择走下神坛,安静趴在男人怀里变成贤妻良母的。

上一篇   第五百三十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