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妙棋 - 陈家妖孽

第五十章:妙棋

饭还是要继续吃,酒也要继续喝,几人换了一张桌子,重新上菜,不管各自心中的心思,起码表面上很快又一片和谐,除了那个保镖下场有点凄凉外,一切照旧。 纵横了云南几十年的老狐狸当然也要面子,自己的人被别人当着自己的面打成那样,他脸上当然也有点挂不住,强行压下心中那股子邪火,陪着陈平吃吃喝喝,今晚的正题还没开始,现在就走人,太小家子气了些。 杀了他两个?这是韩叶林从来没想过的问题。 “咬金,听说夸父刚来昆明的时候,曾经约见过周舞阳跟王胜杰?”韩叶林夹了一筷子菜放进嘴里,看似不经意的问道。他其实不喜欢这里的风味,不过既然李夸父跟周家的人来过,他也约在这里,自然有深意。到底是什么意思,他相信对面两个年轻人能明白。 “嗯,那次我也在场。”陈平脸色平静,很直接的点点头,没有隐瞒这种根本就不必要藏着掖着的事情。 他不傻,韩叶林也是老狐狸,这种小事虽然敏感,但现在否认无疑落了下乘更加让韩家怀疑,既然这样,倒还不如光棍一些,直接承认,看看韩叶林接下来有什么好说的。 韩叶林跟陈平碰了碰杯,依然是那种毫不在意的姿态:“哦,周家的丫头跟他那个老好人丈夫这几年在云南确实有点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意思,你们都聊什么了?” 没有指望陈平能说出来的韩叶林很显然得到了意外之喜。 “嗯,干爹说想跟他们一起做云南方面的毒品生意,但被拒绝了。”陈平淡淡道,满脸不容忽视的悲愤:“王胜杰确实是个老好人,客客气气,笑面虎一样,一看就他妈不是东西。那个叫啥,哦,对,叫周舞阳的女人更是个贱货,韩老你不知道那晚她有多嚣张,拒绝的那叫一个干脆。草,拽的跟二五八万一样。” "哦?” 韩叶林似乎来了兴趣,应了一声,一副继续听下文的姿态。 “韩老,你也别笑话我,我年轻,什么事容易冲动。回去就跟干爹说要找人干死周舞阳那贱货,结果干爹说他感觉周姐背后似乎有什么靠山,不然不可能这么嚣张,让我隐忍一下。隐忍,隐忍。忍的老子憋屈。”陈平狠狠灌了一口酒,满嘴胡说八道,虽然没什么真凭实据,但他一个当事人在这种敏感阶段说出这种话,却不得不让韩叶林深思。 “周家背后有人?”韩叶林喃喃自语,看来自己的猜测果然没错,李夸父也看出来了。 开始还怀疑周家背后是李家支持的韩叶林因为今晚一连串的消息彻底打消了对李家的怀疑,李夸父在现在这种时候离开昆明算是对这次风波的表态,紧接着就是陈平刚才的误导,不得不说,这次让老狐狸打消对李家的怀疑,还真有点天时地利人和的意思。 李夸父离开昆明,是一步妙棋。 直到最后尘埃落定的时候,陈平才真正明白。 随后几人又聊了点别的,家长里短,一般都是陈平在搭话,唐傲之生性如此,只管低头吃菜,刚才瞬间搞定一名保镖的彪悍气场已经弱下来。现在的她,依然是个安静淡漠的娘们,吃香优雅,从容。 韩经略一顿饭的时间似乎也被唐傲之迷的魂不守舍,本来按照计划在这次饭局中应该大放异彩的他竟然大部分时间都选择了沉默,时不时的看看唐傲之,眼中的那份火热侵略性让陈平心中冷笑不已。 等最后酒足饭饱已经有五分醉意的韩叶林满意的笑着站起来的时候,已经十一点多,这个时段,在昆明,应该还是很热闹的时候。 韩经略情理之中意料之外的要求留下来,让韩叶林先走,说是跟陈平一见如故还想换个地方喝两杯,微微诧异的老人看见陈平身边挽着他胳膊的唐傲之,似乎明白了什么,眼中露出一丝意味深长的笑容,缓缓说了句注意安全就走出金傣园。 “草,明目张胆的允许儿子挖我墙角?看我以后怎么整死你。”陈平搂着唐傲之纤细柔嫩的腰肢,脸上笑容和煦,心中狠狠咒骂着。 韩叶林带着保镖离去,虽然有个保镖受伤让他很是不爽,但今晚得到的结果足以弥补他心中的愤火,现在正在关键的时期,周家顽强抵抗殊死一搏,背后还隐藏着一股来历不明的庞大势力,这个时候,对李家,对李夸父甚至是陈平,他都应该想办法拉拢,而不是得罪。 至于韩经略对唐傲之那些事,他相信儿子心中会有分寸。 韩叶林走后,韩经略看似毫无心机的笑道:“咬金,走,咱们换个地方拼酒,今晚不醉不归。” 不得不说,韩经略这种人确实是能让人瞬间放下戒备的强大人物,他站在陈平和唐傲之面前,英俊的能让女人瞬间花痴尖叫的脸庞笑的格外灿烂,毫无心机城府,似乎一个邻家大男孩一样。 陈平自然不会被他这种笑容所欺骗,演技这玩意,自己从很小就开始摸索,一直到现在唐傲之口中的宗师影帝级别,韩经略在这方面跟他一比,终究还差点道行。 陈平开车,唐傲之坐在副驾驶位置上,韩经略坐在后排,泾渭分明。 韩经略对此不介意,第一天见面,仅仅吃了顿饭喝了顿酒就称兄道弟的话,太假。一向认为自己很有耐心的他安静靠在背椅上,悠闲肆意。 陈平有一搭没一搭的跟韩经略胡侃,韩叶林这个时候不愿意得罪任何人,他自然也不会太嚣张的如触怒韩叶林或者韩家人,只要不太过分,陈公子也乐意跟他们继续伪装着,直到撕破脸皮那一天,这样的感觉,很有趣。 唐傲之脸色平淡,看着窗外不断后退的景色,有些出神。对于韩经略口中所谓的好地方,无非就是带点服务的酒吧之类的地方。她对这地方不抵触,李家在这方面也有不少产业。但也不会有太多好感。都是女人,即使她再淡薄,再不食人间烟火,看到别人卖笑来博取钞票的时候,她也会伤感,会悲哀。尽管她不会帮助那些人什么。 人生的三岔路口,向左还是向右,都是自己选择的,她替那些小姐悲哀,但不会同情。每个人都有选择的权利,就像当初还幼小的她被李夸父牵着手带回李家的时候一样,她已经选择了一条跟大部分人不一样的道路。 金钱,权利,奢侈。没有女人不喜欢这些,不喜欢的,只是因为已经习惯了这些而已。 唐傲之突然感觉自己跟那些小姐也没啥不同的,不过自己更彻底一点,做的是一锤子买卖,前二十年将自己卖给生活:挣扎努力,后半生,自己将卖给身边开车的这个混蛋,没什么后悔的,只希望他能稍微懂得一点珍惜,就足够。 唐傲之看了看开着车的陈平,眼中闪过一丝复杂的温柔。 (票票,,,收藏明天爆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