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七章:正经事 - 陈家妖孽

第四百五十七章:正经事

第四百五十七章 陈平从周舞阳的小窝里面回来后生活有重新归于平静,舞姐姐彻底疯狂了一次也消停了,接下来的时间没继续sao扰某个貌似纯洁的牲口,郭晨曦整天还在整合自己的资源,竭力拉拢,杨旭东也敬业,整日跟踪谢无双,甚至有几次冒险潜进他的住所,得到不少有用的消息,其中有一条让很有意思,杨旭东说谢无双约见过一个很神秘的男人,在松竹茶馆,大概一个星期以前的事情,陈平起初没把这事放在心上,后来偶然想起,越来越觉得不对劲,却始终不明白到底有什么猫腻,只能把疑问放在心里,静观其变。 总参那边,李晋鹏打电话过来询问了几句任务进度,表示对几人现在的成果还算满意,无非都是一些鼓励的话,什么再接再厉之类的,电话是陈平接的,陈公子拿着电话,嗯嗯啊啊纯应付,最后说了句保证完成任务,林金鹏笑骂了句,嘱咐道小心安全,陈平说知道,挂掉电话。 刘然爽了。 将近一个月的时间,这厮几乎每天都处在一种闲的蛋疼的状态中,自娱自乐,杨旭东曾经激烈反抗过,抗议陈公子的不公平待遇,刘然每次都嘻嘻哈哈,说东东乖,等你刑满释放了,哥带你尝遍云南各处的水灵妹纸,想怎么吃都行,现在别看哥闲着,其实是探路,彼此都辛苦啊。 东东。 这操蛋称呼一喊出来,直接让杨旭东大骂一句滚蛋,吼道辛苦你妹。 刘然悠哉悠哉,淡淡道无妹的爷们飘过,毫无压力。 陈平闲暇之余就喜欢看两个活宝在电话里斗嘴,逐渐习惯,两人电话里唇枪舌剑,那叫一个基情四射啊,陈平每次都要感慨一句:两个前卫的小青年,人类的道德观念已经阻止不了你们追求自由欢爱的步伐了。 对此,刘然无动于衷,杨旭东却很幽怨的说一句陈哥,其实我的最终目标是你。 十一月份,昆明的天气依然温暖如春,数次视频过程中,陈平都看到媳妇唐傲之身上的衣服在逐渐增加,渐渐遮盖住了一丝绝世风情,南京那鸟天气,陈公子深有体会,这时候,应该是yin冷yin冷的,穿的稍微少点就有可能感冒,唐傲之从小在北京长大,理所当然有些不适应,陈平在网上问了句还习不习惯,唐傲之回道还好。 一个月平平静静,谢无双,飞虎将军,已经通过秘密渠道将两吨白粉运到云南,现在正囤积在一家秘密仓库里面,那地方太偏僻,行人稀少,谢无双去查货的时候,杨旭东没敢跟的太近,只知道个大概方向,满心惭愧跟陈平汇报的时候,刘然免不了一番落井下石,笑道你也太傻.比了,这事要是哥出马,绝对手到擒来啊。杨旭东懒得理他,接下来的时间更拼命敬业,陈公子也忙了,把自己关在屋子里整理消息,顺带着连唐傲之校花她们都冷落了不少。 后宫一片安静。 最后几天,前线终于步入正规。 杨旭东各种手段轮番使唤,无所不用其极,终于得到了对方的交易时间和地点,十号晚,阿里镇,得到这些绝密消息的杨旭东也懒得打电话了,直接冲回彦英,看那架势,春风得意嘛,不止陈平,刘然也精神一振,很受鼓舞,拍着杨旭东肩膀说东东辛苦,行动那天我会多出力的,走,带你去吃妹纸去。 陈平没拦着,这么个给力小弟,神经紧绷了这么多天,理应放松一下,他回到房间,打开电脑,搜索了下阿里镇的位置,然后又搜了下相关资料,表情稍微古怪,阿里镇在昆明郊区,很偏远的一个地方,政府从三年前开始起草筹建计划,却一直受到层层阻挠,原因是那地方着实不适合普通人生活,地理位置偏僻不说,那也是个经常发生惨案的集中点,在市委的公安局的机密资料里,阿里镇近十年来,平均半个月就有一场大规模的枪战,动辄就是数十人参与,死伤无数,开始公安部门还打算介入,甚至上报公安厅,但得到的指示却很值得玩味,只有四个字的命令:不予理睬。 这样一来,阿里镇就更成了远近闻名的大凶之地,周围不过几家猎户而已,荒凉的不像话,谢无双他们倒也会选地方,在那交易,就是用大卡车拉着毒品招摇过市估计都不会有人注意。 陈平眯着眼,手指轻轻敲打着桌面,细细思索,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阿里镇那种地方,想事先赶到埋伏起来,难上加难,平坦的地势,只适合光明正大的火拼,什么作战计划战术之类的都是浮云,危险系数无形中被无限扩大,陈平站起身,点了根烟,皱眉苦苦思索。 郭晨曦从外面回来,还没休息,就被陈平拉近房间,两人通过1814,拿到手一份关于阿里镇的详细地形图,围在一起研究,一个个的埋伏点被肯定,又被否定,折腾n久,都头疼不已,郭晨曦犹豫了下,说要不在军区拉出一个独立团来过去灭了他们算了,操,一群杂种,选这么个坑爹地方,成心折腾人玩。 陈平轻轻摇头,直接拒绝,一个独立团全部冲上去,就算完成任务,第二天也得爆出大新闻来,影响太大,两吨的毒品,绝对是建国以来曝光的最大贩毒案,一旦公布于众,那可不是政绩问题,闹不好云南整个省政高层都得面临大洗牌,那样大大的不划算。 六号。 七号。 八号。 交易时间逐渐临近。 九号晚上,八点多钟,陈平意外的接到了王胜杰的一个电话,电话里,这位人前相当和善的王哥笑容依旧爽朗,道:“咬金,明晚有没有时间,我有几个朋友要在郊区举办一次烧烤晚宴,有兴趣的话一起去。” 陈平本想拒绝,话到嘴边,却心中一动,不动声色笑道:“哦?在哪。” 王胜杰笑容豪爽,仿佛没半点心机一般,说了一个地点:“阿里镇。” 豁然开朗。 瞬间想通一个谜团的陈平紧紧眯起眼睛,眼神冷冽。 最终,陈平没给王胜杰准确答案,只是说了句明天再看,就挂掉电话。 郭晨曦披了件外套走进来,笑道走,去军区挑几个不怕死的爷们,明晚会会那群毒枭去。 陈平点点头,两人在楼下叫上刘然杨旭东,四个人第一次一起出门。 路上,陈平又收到一条短信。 偃息旗鼓一个月左右的舞姐终于再次卷土重来,气势汹汹,:jian夫,寂寞求日。 “” 陈平一阵无语,半晌,回了句滚蛋,爷们再做正经事。 (中午估计回不来了提前更新,大家给力求票) 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