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三章:纹身(求票) - 陈家妖孽

第四百零三章:纹身(求票)

第四百零三章 一辆最新款的阿斯顿马丁在接到陈平电话后没出十分钟就赶过来,杨旭东,刘然,还有一个刘大少临时叫过来充当司机的发小,叫小南,车也是他的,这厮就住在附近,算是刘然身边的心腹人物,小弟和死党占各半,关系很铁。陈平就站在酒店门口,看到车过来,立马窜了过去,懒得客气,直接吩咐去上海,走高速,越快越好。 小南看了他一眼,笑眯眯递了根烟,开车直接驶向京沪高速,从市区到高速车流量倒也不大,起码没到堵车的地步,很顺畅,阿斯顿马丁的捉鱼xing能体现的淋漓尽致,上了高速,简直就是风驰电掣了,一般轿跑,没改装过的话,最多也就是三百公里时速左右,充满野xing的阿斯顿马丁却彻底疯狂了,油门踩到底,直接过三百五,路过弯道的时候,甚至还能玩个高难度飘逸,明显是经过精心改装的大玩具,抓地力出类拔萃,速度惊人,xing能上更胜一筹。 陈公子就是再怎么召集这时候也有点心惊胆战,忍不住开口打破车里沉闷的气氛,苦笑道我说兄弟你靠谱不,这速度,我一坐车的心里都没底。 叫小南的爷们嘻嘻哈哈,神态轻松,叼着烟笑道陈哥放心,出不了问题,平时我开车,只要不堵车的话,基本上跟这时候差不了多少,绝对是侠客级别的马路杀手,反应灵敏度无上限的,圈子里就算包括然哥都跑不过我,哈哈。 刘然轻笑道这小子当初拿到驾照的时候成天出事,从前最高记录是一个月报废三辆车,都是动辄七位数银子的高级货,直接就把他家那个才退下来没多久依然能量惊人的老爷子惹火了,本来官商结合的一个大家族继承人应该挺风光,但实际上却一点钱都没,找我们借钱,买夏利,奥拓,甚至qq,都尝试过,后来自己赚了点钱,几万几十万的,坑蒙拐骗小打小闹,无非就是倒卖批文之类见不得光的手段,这几年算是啥车都玩过,一身技术也是从无数次交通事故里锻炼出来的,现在确实很少出事了,公路上,这就是敢开车qq跟奥迪狂飙的傻货,当然拼不过,但勇气可嘉嘛,是个人才。 三言两语,就把小南的底细介绍的差不多。 小南回头怒道然哥你别揭我短,好汉不提当年勇,你在说我急眼了啊。 刘然说了句操,笑骂道狗屁的当年勇,还有脸说?就揭你短咋的,你个小王八蛋还敢打我不成? 小南摸了摸鼻子,彻底没脾气了。 陈公子啧啧称奇,不知道是挖苦还是赞赏,说了句兄弟你可以啊,这都不出大事,生命力赶得上小强了。 小南笑呵呵,很爷们的拍了拍系的紧紧的安全太,神秘兮兮感慨道这他妈是神器啊。 一点恶趣味的小玩笑,只要不过火,往往能起到拉近跟别人关系的妙用。 王府井酒店,陈平居住的4168房间门口,血迹已经被处理安静,陈公子总算还没失去理智,离开之前把失血过多彻底昏迷过去等死的女人拖进房间,顺带着把门口的血迹擦了擦才出去,生意做大了,没几个人底子是干净的,这话放在任何领域都合适,王府井酒店就算有服务员发现这具多半会死透的女人,估摸着也不敢大声声张,传出去对酒店名誉不太好,只要不被警察或者身份敏感的人发现,这种事,甚至都不会惊动老板,总经理甚至总经理特助都会完美漂亮的解决,陈平这么做,也算给了对方一个台阶下,大家都是聪明人,为了各自的利益,即使没事先打招呼,也会有默契的。 退一万步说,就算这事真捅到了局子里,以陈家的实力,稍微运作一下,也能把这事弄成防卫过当,说起来,真没多大事。 果然,在陈平去上海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里,四楼电梯口就走出几个体形魁梧的爷们,直接打开4168房间,抬出来那句尸体,随手扔进带来的麻袋里,两人撤退,两人留下来打扫现场,分工明确,训练有素,带头的是个不好判断年纪的爷们,一个滑稽的大西瓜头,娃娃脸,撑死也就一米六的身高,着身上,后背一个纹着一个衣服少得可怜的大美女纹身,惟妙惟肖,在灯光照耀下,诡异到极点,他站在门口,静静抽烟,等两个手下擦干所有血迹出来后,才挥了挥手叫他们离开,然后他打了个电话,轻声道方姐,人死了,嗯,应该是他房客下的手,叫陈平,需不需要查一下?唔,好的,方姐放心,今晚什么事都没发生,我知道怎么做。 西瓜头放下手机,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一张看上去格外天真的娃娃脸上满是感慨,喃喃自语道现在的年轻人,还真狠呐,胆子也大了,把酒店当成弃尸地点了,操,老子当年杀人的时候,战战兢兢躲了好几年才敢冒头,世道变了不成? 北京,西城区,陈公子才来过不就的庄园内,住别墅大厅里,姓方的女司机挂掉电话,对身边坐着没丝毫睡意的海阳轻声道主子,他确实杀人了,按照您的意思,事情已经完全解决,不会出漏子。 主子? 这种落伍的称呼放到当今社会,着实耐人深思了。 海阳唔了一声,饶有兴趣问道怎么死的? “流血过多而死,被捅了三刀,都在腹部,伤口很深,看样子他似乎是打算活活折磨死对方,很残忍的手法。”方姐平静道,即使在海阳面前,她语言似乎也极度匮乏。 海阳轻轻眯起眼睛,异彩一闪而逝,淡淡应了一声,她还是陈平离开时那会的装扮,宽大的浴袍,一双修长白嫩的大腿大半暴露在外面,光泽莹润,只不过面对自己的心腹,跟面对陈平,确实截然不同的两种态度。 姓方的女人犹豫了下,轻声道主子,让他无意间欠下我们一个人情,是不是要放出消息去? 海阳轻轻摇头道不用,方姨,你不懂的,而且这次也算不上人情,一个死人而已,处理完了,就没利用价值了,陈家最近在北京大动作不断,堂堂陈家继承人,这点小事伤害不到他的,我倒是期待他跟赫连子敬的终极对决,北京多么好的地方呀,最近就是死气沉沉了点,该热闹下了。 方姨沉默不语。 海阳却像是猛然间想到什么有趣事物一般,咯咯娇笑,前仰后合。 宽大的睡袍无意间掀开一角,海阳姐睡衣下面的美腿风情顿时暴露出来,圆润诱惑,虽然一条白色的蕾丝花边内裤遮挡住了最唯美的风情,但诱惑力却不减反增,在她大腿根部,一小排猩红的血珠纹身轻轻颤动,灯光反射下,效果惊心动魄,凄厉而明艳。 方姨无意间看了一眼,面色变了变,赶忙低下头去。 海阳笑声猛然止住,眯着眼,看着方姨,语气大变,冷淡道你出去吧。 方姨如蒙大赦,推出门外。 (求票大家给力最近瓶颈加上工作任务繁重,感觉那叫一个舒坦累的睁不开眼呐如果有什么错别字之类的,希望好汉们担待下,如果能说出来发到书评区里,一律加精。小舞拜谢各位了嗯,求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