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一章:醉酒 - 陈家妖孽

第三百九十一章:醉酒

第三百九十一章 因为有了之前大姨子那个不太引人注意的细节,陈公子送她们出了酒吧门口,进入停车场后并没有继续厚颜无耻的要求送她们回去,倒不是说他怂了,只不过一件事情自己没有完全掌控之前,陈平都不愿意去付出大精力琢磨,谨慎谨慎,陈浮生说了一辈子的词汇,以前他不太理解,到了训练基地,经过那场考核,终于有点感悟,不深刻,但却足够他自省自警了。 海阳开着一辆即使在北京也算稀罕货的兰博基尼,最新款,牌照一般,只不过明眼人都能看出这辆经过特殊改装的名贵轿跑有多不凡,相比之下,大姨子那辆x3无疑要寒碜许多,两辆车先后离开停车场,陈平眯着眼睛,心里揣摩那个叫海阳的妞的背景,姓海?偌大的京城,甚至北方,貌似没有啥姓海的生猛门阀。 他走回酒吧,打算再喝两杯,结果正好跟酒吧里突然窜出来的人影撞了个满怀,来人身上有点汗臭味,看来跟美女没啥大瓜葛,陈平轻轻后退了一步,然后立刻看到一双朝着自己脖子掐过来的大手,继而看到刘大少满脸狰狞的‘尊容’:操,你小子下手真黑,那他妈都是我兄弟,让你三拳两脚全送回家躺着了,怎么说?别废话,在干一架。 陈平懒得跟他扯淡,直接挥拳砸了他满脸浮肿的‘英俊’脸庞一拳,转身就跑。 刘然玩了命追,身后,杨旭东紧紧跟上。 再然后,就是大一堆酒吧方面的保安,手持电棍,气势汹汹冲了出来,带头的一个中年爷们,脸色阴冷,看了看三人消失的方向,狠狠骂了一句狗日的,对手下的小喽啰吼了一嗓子,把电棍一摔,头也不回的走回酒吧。 三个混蛋,喝酒没给钱。 陈平三人跑出去酒吧老远,那速度,赶得上在原始森林里面逃命的架势了,刘然脸上又挨了一拳,生疼,更是纠缠不休,陈公子领队,刘大少居中,杨旭东殿后,很欢乐的队形,最终三人打了一辆出租车,在距离王府井酒店还有一段距离的时候下车,一下来,杨旭东跟刘然就顿在地上狂吐不止,俩二货今晚喝了不知道多少杂七杂八调配而成的鸡尾酒,刚才又追杀了陈平一大段距离,撑到现在,胃部终于开始造反,陈公子站在一边,离得远远地,幸灾乐祸道活该,你们也太傻.比了,喝不了逞强,吐,接着吐。 刘然抬起头,擦了擦嘴,喝了酒被风一吹,酒劲开始上来,晕乎乎的,他骂了一句我吐你一脸,叫嚣道不服咱回去接着喝,喝不吐你我就不姓刘。 陈公子心中一动,不动声色问了一句不姓刘姓啥? 刘然晕晕乎乎,随口说了句姓曹也成。 陈平哈哈大笑,说曹然这名字也不错,怎么听怎么傻逼,喝就喝,怕你们俩不成,有本事过来。 “操,别跑。” “陈哥,今晚小心嫩菊。” 三个人跑了一段路,刘然跟杨旭东彻底扛不住了,又吐了两次,坐在地上开始耍酒疯,这酒品,不咋地啊,陈公子身心轻松,陪着他们胡闹,这个时段加地段,人少,倒也不怕出什么乱子,三个一身破烂军装的爷们,其中俩酒鬼,这组合,劫匪都懒得多看一眼的,陈平三个人,随意在大马路上一躺,稀里糊涂说着胡话,没半点心机。 一个多小时,刘然才从地上爬起来,因为醉酒,他跟杨旭东关系迅速升温,直接朝着难兄难弟方向发展,相互搂着肩膀,嘿嘿傻笑,唯一清醒的陈公子踹了他们一脚,没好气道疯够了就滚回酒店睡觉。 刘然嘿嘿笑道没够,走,咱唱歌去。 陈平直接拒绝,说回去睡觉,刘大少也不觉得扫兴,自顾自扯开嗓子,吼了一曲许巍的故乡,惨不忍睹,音调跟歌词全错,陈平忍受着折磨,闷头赶路,杨旭东似乎也被调动起情绪来,说要唱军歌,结果两个放在军队里都算尖刀兵的爷们就真很傻.比的扯开嗓子喊了,啥《当兵的人》《打靶归来》一系列老掉牙的歌词都吼了一遍,陈平最先受不了,递给他们一人一根烟打算堵住他们的嘴,结果俩人接过烟,点燃了之后更带劲,唱起了童谣,啥门前大桥下之类的有爱歌曲,都是五音不全的渣,唱起这种满是童真的歌曲,效果有多惊天动地根本就不用说了,陈公子咬咬牙,干脆拿出手机开始录音,刘大少跟杨旭东有这情况可太罕见了,得留下来做个纪念。 他们下车的地方距离王府井饭店大概三四里路,不远,伴随着刘然跟杨旭东的美妙嗓音,几人晃晃悠悠来到门口,杨旭东似乎不尽兴,晕晕乎乎要求在回去重新走一遍,结果被陈平拎着领子给拽进大厅,刘然哈哈大笑,站在大厅门口,又高歌一曲《外婆的澎湖湾》,惊天动地,几个值班的水灵前台妹纸直接被镇住,神情呆滞,唯一正常的陈公子顶着熊猫眼,抱上总参的名号领了房卡,带两人上楼,电梯里楼道里都充斥着刘少爷的歌声,这注定是能让所有未眠客人做‘美梦’的美妙歌喉,上电梯前,几个前台小姐打算上来劝劝两位醉酒的爷们,却起到了反效果,两人声音更大,直接吓得前台落荒而逃,捂住耳朵不去骚扰几人。 刘然在4168号房间,陈平跟杨旭东都被安排在六楼,出电梯的时候,两个一直勾肩搭背的爷们终于肯分开,刘然走出电梯,杨旭东跟陈平呆在电梯里面,继续干嚎。 电梯门即将闭上的一瞬间,陈平看了刘然一眼,结果看到后者眼神清明,悄悄指了指杨旭东,耸耸肩,转身离去。 心照不宣了。 陈平笑了下,看来这位一直在军队里呆着的大纨绔,也并不是一味追求军衔享受的简单爷们,起码懂的怎么跟人修复关系。 这是大学问。 电梯到了六楼,陈平拿着房卡替杨旭东开了门,把杨旭东推进去,就不打算在管他,出乎意料的是,杨旭东进门的一瞬间,同样拍了拍陈平的肩膀,沉重有力,然后他直接进了房间,关上门,歌声戛然而止。 陈平摸了摸鼻子,转身回自己房间了。 这出戏,可比刚才在酒吧里上演的那出英雄救美要精彩多了。 (求票!!!!!!!!!!!!!!!!!新一周大家给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