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三章:惊艳 - 陈家妖孽

第三百八十三章:惊艳

第三百八十三章 陈平离开那个小团体,一路逃窜,动作飘忽不定,这都是在训练基地锻炼出来的成果,s型反狙击路线这厮玩的相当纯熟,现在被几十号天上地下的追兵追杀,陈公子就是能耐通天也只能使出压箱底的绝活,藏毛的拙,什么卑鄙无耻下流之类的做法都尝试过了,烟雾弹,催泪瓦斯,一个劲的往外扔,他身上满满当当的东西也在迅速减少,后面一大群追兵似乎也被这几个混蛋打出火起来,眼见他们分开落单,穷追不舍,陈平连说话都顾不上,仗着地形左冲右突,啥方向都来不及辨认,最终躲进一处浓密的灌木丛里潜伏起来。 训练基地一个半月的潜伏训练,让陈公子在这方面有很强的自信,只要对方不进行地毯式搜索,就算没有迷彩涂在身上,他也自信能躲过这一劫。 几十号追兵,气势如虹,被陈平甩开后没五分钟就追了上来,没人废话,直接开始分头搜索。 然后让陈平想当无语的场面出现了。 站在一种大兵前面的一个士官挥了挥手,慢条斯理的从口袋拿出一个小型仪器,连接,巴掌大的小玩意顿时滴滴作响,士官猛然抬头,伸出手,指了指陈平的藏身处,淡然道:“开枪。” 几十支微冲,毫不犹豫遵循命令,对着陈平开始点射。 “哒哒哒….” 陈公子也顾不得什么风度,直接用了一招很不雅观的懒驴打滚,险而又险的避过这场攻击,然后爬起来,弯着腰继续跑路。 场面要是在这么维持下去,自己早晚得提前被送出场,对方的红外线定位仪简直就是他妈坑爹的绝顶利器啊,自己再怎么神通广大也不可能在没任何材料的情况下把自身热量源给屏蔽掉,陈公子抱头鼠窜,脑海中不断想着应对的办法,起码先逃过这一劫再说。 后方,几十把枪配合上空中的滑翔器,全面爆发。 终于挂彩。 一颗假弹狠狠打在陈平胳膊上,巨大的冲力差点让陈公子手中的微冲脱手而出,陈平表情缓缓阴冷,一股暴躁的情绪毫无征兆的窜出来,愈加激烈。 考核到了这份上,想没一点血腥味都不行了。 陈公子猛然提速,全力奔跑,短暂的甩开后面的追兵后并没有继续潜伏起来,而是抓紧时间,将所有的烟雾弹堆积在一起,然后自己爬到了一棵树上,静静等待。 几十号追兵果然如期而至。 只不过还没等他们搜索陈平的位置,正北方向,就突然传来一声枪响。 一颗子弹,精准无误的打在了堆积在一起的四五颗烟雾弹上。 没有过大声响。 却白烟滚滚,一瞬间弥漫而出! 一众大兵措手不及,顿时被淹没在白烟里面。 一道身影从北方的一棵树上轻灵跃下来,却没跑。 而是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提着枪,冲向那一片白烟。 这一刻,所有坐在屏幕前观看这场考核的人都惊疑不定。 北京,总参谋部,许上将微微眯起眼睛,他身边,中将大叔一双手情不自禁的握紧。 画面上,陈平抱着枪,毫不停留,直接冲进了那一大片白烟里面,片刻后,惨叫声接连响起,屏幕中一片白茫茫,没人看得清里面的景象。 许总参谋长看了身边的中年男人一眼,脸上出奇的没了笑容,严肃道:“小曹,子弹是假的,但强上的刺刀是真的。” 被称呼为小曹的中年人紧紧抿着嘴唇,双手紧握,面无表情—— 枪上的刺刀确实是真家伙,陈平端着枪,进了那一片白烟之后就全速冲击,根本不分方向,手里的微冲边跑边打,状若疯狂,眼前全部都是白茫茫一片,没有目标,陈平脸色阴冷,脚步不停,打完枪里的子弹后并没有重新换弹夹,而是亮出刺刀,直接冲了进去。 疯了! 这才是陈家犊子该有的疯狂基因。 五分钟,接近几十号在白烟里乱窜的大兵群体。 陈平也懒得废话,挥着手里的枪,一通乱砍。 刀刀见血,皮开肉绽。 谁也看不清谁的空间里,一片大乱,然后人们也全都疯狂了,下意识的对自己附近的同伴开枪,一瞬间,激烈的枪声响声一片,被淘汰出局者不计其数。 陈平第一时间躺在地上,避免被波及。 两分钟后,陈平再次从地上爬起来,白烟稍淡,但依旧严重影响视觉,陈平不管不顾,铁了心要玩一票大的,再次冲进人群。 一阵肆虐。 “陈平?!你” 终于有人近距离发现了在此兴风作浪的元凶,勃然大怒,二话不说就冲了过来,陈平转头看了看,竟然是那个带头的士官。 来的正是时候。 陈平冷笑了下,眼神森寒,直接拽住那名士官的领子,毫不留手。 暴袭! 一腿出,雷霆万钧。 陈平一脚狠狠揣在那名士官的小腹上,身高一米八多体型壮硕的爷们脸色当场惨白,一口鲜血猛然喷出,只不过因为被陈平牢牢抓住衣领,却没倒飞出去。 陈平有意立威,也不松开他,握住枪的手没丝毫迟疑,一下子捅进了士官的腹部。 摧枯拉朽! 狠辣果决! 即将昏迷的士官凄厉惨叫,满是惶恐。 陈平微微一笑,从他手上拿过那个巴掌大小的红外线仪器,仍在地上,狠狠一脚踩废,轻声道放心,自己好好捂住伤口,死不了人的。 白烟微微暗淡下来,玩了一次勇闯虎穴的陈平松开那名士官,拍拍手,迅速窜出,扬长而去。 潇潇洒洒。 白烟散尽。 现场中一片狼藉,血迹斑斑,将近八十号人,现在站在地上的不到半数! 领头士官更是浑身鲜血的躺在地上,昏迷不醒。 一众大兵面面相觑,浑身冰冷—— 北京,许总参谋长狠狠一拍桌子,站起来,死死盯住拟定整个考核方案的中年中将,淡淡道这次的事情,你怎么评价? 中年人丝毫不惧,转过头来跟老头对视,眼神倔强而凌厉,浑身野性,他也没废话,只是淡淡说了两个字:惊艳! 许总参谋长严肃的面孔尽去,摇头叹息。 (求红票!!!!!!!!!!!!!!!!!!求打赏!!!!!!!!!!!!!!!!!!!!!!!!!百万啊百万……大家给力的有木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