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三章:强大 - 陈家妖孽

第二百九十三章:强大

第二百九十二章 被人打了一巴掌还忍气吞声向来不是陈公子的脾气,赫连家家大业大,相对来说,攻击目标也大得多,江浙两地从来都是奸商儒商的天堂,林子大,什么鸟都有,赫连家也不可避免的要插进来分一杯羹,并且投入了不少心血,房地产,电子业,甚至餐饮,都占有一席之地,陈平挂掉电话后,立刻着手准备反击,他现阶段确实遇不到赫连子敬,也不可能把岳沉鱼拖到床上狠狠报复,但对打击赫连家在江浙乃至上海的产业,还是可以做到的,身在重庆的陈浮生对陈平这次的动作不闻不问,派了个老妖怪过来后就再没动静,即使陈平开始打压赫连家在南方的产业也是持着默认态度,很微妙。 赫连家确实是庞然大物,但正如陈平站在紫金山天文台上对唐傲之说的那句话一样,陈家的爷们,还真没怕过谁。 浮生集团接到大少爷的命令,特意请示了下大老板,见那边没反对,也就心里有底,庞大的资金运转,迅雷不及掩耳,打压赫连家可谓不遗余力,陈家在武力值方面一直强大无比,但商业圈子里的怪才也不计其数,再加上赫连家在总部在北京,这场经济交锋几乎没多大悬念,整整半个月,浮生集团已经将对方压制,江浙圈子里一直坚定站在陈家一方的商界大佬也同时出手,落井下石,赫连家族的江浙分部苦苦支撑,等着总部的金钱支援。 这些天陈平没事就往浮生集团的办公大楼跑,很勤快,陈家总部大楼在新街口,这个地方,能号称华东第一商业圈,足以见其分量,浮生集团大楼很气派,不能说金碧辉煌,但起码大气磅礴,这些日子打压赫连家分部,陈公子已经习惯亲自坐镇,在商业上,他不算有天分,起码跟亲妹妹陈安差得远,但偶尔也能提出点有用的建议,有点画龙点睛的意思,浮生集团的ceo叫陈象爻,白马探花的亲妹子,在陈家,算是名副其实的自己人,身处权利核心,即使陈平见了也得喊一声陈阿姨,不敢造次。 陈象爻见陈平往这跑的勤,不忙的时候,也会特意把陈平叫到自己的办公室,指点一番,都是有关商业的金玉良言,一大推资本运作经验,陈平听的头疼,却硬咬着牙集中精神虚心受教,从云南到现在,他早就不是那个只知道嚣张跋扈的大衙内,起码懂得了学习,懂得了给自己充电。 本来现阶段跟陈平不会出现太多交集的纳兰倾影突然打电话给陈平,问他晚上有没有时间,一起吃顿饭。 正在浮生集团虚心聆听教导的陈平拿着手机,眯着眼,笑着答应下来,等对方说出地点后立刻告辞,赶去赴约,对方说的地点是湖南路一家西餐厅,价格昂贵到离谱,但做出来得东西着实对的起那份价格,陈平开着车,带着这些日子一直跟在自己身边的老妖怪,赶往湖南路,老妖怪王建军坐在副驾驶席上,微微眯着老眼,昏昏欲睡,他似乎并不像别的老人那般健谈,平时没事都是一副昏昏欲睡的样子,陈平去浮生集团办公大楼的时候,他一般都呆在这里等着,也不烦,很耐得住寂寞的一个老人,陈平对这位据说武力值能逆天的老怪物一直都很客气,持晚辈礼,礼数十足。 晚上七点多的时候,正是车流量的高峰期,对方约定八点见面,结果一路堵车一直到八点半陈平才赶到那家西餐厅,第一次跟美女见面迟到的陈公子也不急,下了车,很风骚的整理了下衣领才慢悠悠走进去。 进了门,纳兰倾影稍显瘦弱但很高挑的身影顿时出现在陈平的视线里,这娘们确实出彩,无论在哪,都有做焦点的资本,她此时正坐在靠窗的位置上,低着头,默默看着一份财务报表,聚精会神,不急不躁,吴家跟纳兰家在吉林合作的项目很大,尤其是省体育馆工程,更是需要小心翼翼操作的项目,油水足,干好了绝对是稳赚不赔的买卖,纳兰倾影不是工作狂,但等人的时候也不愿浪费时间,拿着笔在报表上圈出重点,微微皱眉,打算回去以后在好好考虑。 陈平走过去,笑眯眯道抱歉,路上堵车来晚了。 纳兰倾影抬起头,眼波流转,浅笑道陈少你知不知道跟人约会迟到是很不礼貌的表现? 陈平表情不变,笑容阳光灿烂,说出来的话却很无耻:“大家都是一家人嘛,早就听倾城说大姨子好脾气,想必不会计较我的一点失误吧?” 纳兰倾影果然滞了下,拿起桌旁的一盒香烟,拆开抽出一根点燃,顺便把烟盒往陈平方向推了推,笑道陈少还是叫我纳兰吧,你太热情了我可不习惯,总觉得你有不可见人的目的。 陈平耸耸肩,抽出烟放进嘴里,满脸无辜道大姨子你这就不对了,是你叫我来的,怎么又说我有不可见人的目的,天大的冤枉。 纳兰倾影不为所动,轻轻抽着烟,姿势优雅,很高贵,没半点风尘味,她轻轻招了招手,叫过服务生,自作主张给陈平点了点东西后自动转移话题,道岳沉鱼这个人我不熟,但有些了解,表面上温婉贤惠,但暗地里却不是什么软柿子,爱记仇,你这次得罪了她,以后有的麻烦。 陈平靠着椅子,弹了弹烟灰,点点头道那娘们确实够狠啊,临走前还给了我个天大的下马威让我损失惨重,不简单,不简单。 纳兰倾影巧笑嫣然,眼波流转间却没丝毫媚俗,明显道行高深修炼有成,她点点头,看似无意的说道赫连子敬未来的女人,怎么可能简单,京城里关于她的段子多了去,每一件都透着很明显的血腥味,你最好小心点,浮生集团最近的动作我听说了,估计赫连家很快就可能反击,毕竟浙江这块肥肉,没人愿意放弃,而且这次组织反击的人物,很可能还是岳沉鱼。 陈平挑了挑眉,笑道这么详细,大姨子果然不简单,京城那边人脉很深呐,这算是关心我么? 纳兰倾影淡淡回了一句是倾城要我帮你查的,不然的话我才懒得管。 两人在西餐厅里坐了大概一个钟头,陈平随便吃了点东西,半饱,看这娘们没问自己够不够的意思,他也不好厚着脸皮要求,饭后喝了杯咖啡,两人平平淡淡的相互告辞,没暧昧没摩擦,一副妹夫见大姨子的愉快和谐画面。 纳兰倾影告辞前突然站住,回过身,看着陈平,面色古怪道:“对了,倾城要我转告你一句话,嗯,你要不要听?” “啊?” 陈平有些发懵,心里纳闷校花有啥事不能自己说,非要别人转告,愣了下赶紧点头笑眯眯道大姨子你说。 纳兰倾影自动忽略掉大姨子这个称呼,犹豫了下,面色古怪道:“倾城说你是傻逼。” “” 陈平一阵无言,本来想让大姨子转告校花一句她也是傻逼,结果话到嘴边,突然想起卜懿轩,然后顺便记起那句专门对他用的口头禅,当下也没多想,不假思索的脱口而出:“我操她姐。” 纳兰倾影蓦然睁大眼睛,瞪着陈平,表情不善,气势汹汹。 陈平也一阵错愕。 这话强大了。 (求票!!!!!!!!!!!!!!!!!!!!!!!!!有没有额有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