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八章:金刚不败(求票) - 陈家妖孽

第二百一十八章:金刚不败(求票)

第二百一十八章 卜懿轩突然打电话过来,说要找个地方跟陈平喝两杯,指明了不准带着嫂子,说他自己孤家寡人的,受不了他们这对小夫妻卿卿我我,陈平在电话里笑骂道叉你妹,说个地方,一会我带媳妇过去,就刺激你这头牲口,卜懿轩在电话里嘿嘿笑道咱没妹,倒是有个姐,可惜还是每次见着你都对你使脸色,陈平你也别吹牛,真当自己是天下无敌了咋的,想让哥崇拜你,怎么着也的把我姐摆平在说,一个大老爷们的,每次都被个女人使脸色,真是大悲剧啊。 陈平拿着电话,满脸无奈了骂了声滚蛋,脸色有些小郁闷,卜懿轩有个亲姐姐叫薛虞妃,跟母性,美女,大美女,很彪悍的一个娘们,光脚一米七五的身材足够让大多数男人产生自卑感,关键这妞还走了一条格外与众不同的路子,毕业后在军队历练,年纪轻轻就是校级军官,虽然才是少校,但也足以让大多数癞蛤蟆望而却步,再加上整天冰冷着一张俏脸,对谁都是爱理不理的模样,更是让人敬而远之,二十五岁的芳龄,正是女人最黄金的时光,却愣是没哪个男人敢站出来主动追求这个名字文雅内里却锋芒毕露的娘们。 陈平跟薛虞妃这个军队女强人其实也没啥不共戴天的仇怨,只不过初中时候跟卜懿轩打赌,一时冲动很年少轻狂的摸了下这妞屁股,顺便强吻了一下她的脸蛋,一时不防备被陈平偷袭得手的薛虞妃当时就狠狠反击,狠狠追杀某人在军区大院追了三圈,从这头到那头,来回反复好几次,最终得手,狠狠逮住某个一脸讪笑的小牲口狠狠凑了一顿,这还不算完,以后每次见面这大美人都懒得给陈平好脸色瞧,心情好不言不语,心情差了冷嘲热讽两句算是好的,在不行就直接动手了,一向自认为自己是爷们的陈平只能咬牙忍着不还手,心里每次都默念好男不跟女斗,顺便狠狠yy以后有机会一定得把这娘们骑在身下狠狠.干一次才解气。 从初中到高中,到大学,五六年的光景,叫薛虞妃的大美女对陈平还是冷冷淡淡甚至仇视鄙夷,陈公子心里那份时不时都要拿出来安慰自己一次的yy情节却没有出现,反而有了那么点渐行渐远的意思。 卜懿轩那边声音很嘈杂,他拿着电话,嘿嘿奸笑,似乎能想象出电话那头陈平的郁闷脸色,不等对方发飙,他抢先笑道:“百步穿杨射击馆知道吧,我就在这,来了给我打电话,我出去接你,先挂了。” 陈平骂了声操,哭笑不得的收回手机,看到唐傲之正在看着他,立刻笑眯眯问了句,媳妇会玩弓不? 唐傲之愣了下,点点头说娲婆婆小时候交过我,不能说精通,但起码还算入门。 知道这娘们说话向来习惯留有很大余地的陈平一挥手,笑道走我带你去个好地方,卜懿轩那孙子打算给我装逼,你去给我镇镇场子。 唐傲之跟在陈平后面,嘴角微微浮现出一丝笑意,不管她心里怎么想,能尽管融入陈平的各种圈子里,总是好的。 百步穿杨射击馆在南京很有名气,场子大,能玩的类型也很多,弓箭射击甚至枪械射击都堪称南京一带顶尖,据说老板很有背景,年轻时候也是响当当一号人物,后来漂白之后全部心思放在这家射击馆上,精心打理,日进斗金,小日子过的也算逍遥自在,陈平懒得去查这间射击馆老板身后的背景,只是对立面的水灵服务员有点兴趣,清一色的小美眉,马尾辫,脸蛋清纯或妩媚,都是很青春无敌的孩子,符合中年大叔们的口味,在南京,百步穿杨射击馆的美眉是出了名的高素质高专业,所以人流一直络绎不绝,抱着各种心态来的中年大叔多了去,卜懿轩今天突然来这里,十有也是瞅上了某颗水灵白菜才到这消磨时间而已。 陈平快到门口的时候给卜懿轩打了个电话,电话里卜懿轩笑的那叫一个,格外开心,开玩笑说马上出去恭候陈少爷打架,陈平笑骂一声,说少跟老子整这套,老子现在是有媳妇的人了,一会想跟哪个美女要电话号码自己去,我不替你扯淡。 他这么说当然有原因,两人从小时候知道美女不禁能看还能上床的时候开始就培养出一种很让陈平郁闷的默契,每次卜懿轩看上哪个小美女了,都会怂恿陈平上去要电话号码家庭住址之类的东西,陈公子也义无反顾,每次都很风骚的凑上去,腆着脸,笑嘻嘻拦住美女胡闹纠缠,以他们在南京的身份,自然不需要担心什么美女身边的护花使者。 不是没有美女对他们自始至终都冷言冷语,但却也有不少美眉还是相当有爱的报出电话,心情好甚至还会陪陈平卜懿轩两人聊两句,这不能说现在的女孩子开放了,只能说陈平手段高超,于是卜懿轩就悲剧了,陈平要来电话号码的美女最后大多都上了陈公子的大床,他自己捞到的根本没几个,索性一直悲剧习惯的卜懿轩也不以为意,下次看到顺眼美女的时候,照样会叫陈平去要电话号码,对他这个没事就会自己瞎yy的牲口来说,把水灵白菜交给陈平供了,叫肥水不流外人田。 卜懿轩在电话里笑眯眯道放心,这次哥是真有兴趣了,喜欢算不上,但一定要拖上床在说,陈平你一会老实点配合下,衬托的哥英明神武一些,我亲自出手,这次再让你上的话没准又得跟你这头大种马跑了,那也忒不甘心了点,叫你来就是放松下,一会我怎么表现,你看着就是。 陈平笑着说行,开着那辆即使放在南京也算吸引眼球的捷豹,找了个位置停下车,果然看到一身骚包装扮的卜懿轩正站在百步穿杨射击馆大门口,满脸猥琐微笑。 在长辈面前的卜懿轩可一点都憨厚,他妈就一头彻彻底底的色狼啊。 陈平带着唐傲之跟他汇合,笑道:“走,咱进去看看到底是哪家闺女让你这么魂不守舍的。” 卜懿轩赶紧笑道你别冤枉我,什么魂不守舍的,只是有点兴趣而已,咱少男的一颗纯洁红心可是一直都放在陈安身上,纯洁干净的不像话,少跟我泼脏水。 陈平笑骂道纯洁你一脸,你要能跟小蛮走在一起的话我以后给你做小弟,咱妹子可是白天鹅,你这癞蛤蟆可配不上。 卜懿轩嘻嘻哈哈,也不介意陈平的说法,两人从小就互相挖苦惯了,这些都是小儿科而已,三人进了射击馆,直奔弓箭区,卜懿轩哥哥步伐风骚走位飘忽,加上一身西装,非但不傻逼,还真有那么点吸引人眼球的意思,他看上的那个美眉貌似还没过来,卜懿轩也不着急,先跟陈平租了弓箭玩着,叼着烟说说笑笑,气氛很融洽。 卜懿轩射箭准头很惊人,虽然跟这家射击馆的名头百步穿杨还有些许差距,但在同龄人眼里也霸道生猛的一塌糊涂,陈平来之前嘴里说着让唐傲之镇场子,真到了这时候也没怂,拿出箭跟陪着死党瞎玩,看似漫不经心却都能每次命中红心,唐傲之丝毫不意外,以这混蛋飞刀的吓人精准度来看,他射箭自然不会差到哪去。 陈平正在兴头上的时候,对群男女也来到大厅,带头的是个女人,很年轻,二十五六的年纪,身材高挑面色冰冷,一身藏绿色军装,皮靴,显得她格外与众不同,气场强大,她身后男男女女也都是一身军装,说说笑笑的跟向陈平的方向走过来。 卜懿轩无意间回头看了一眼,手一抖,射出去的一箭彻底射偏,陈平哈哈大笑,调侃道你小子见鬼了还是怎么回事,发挥失常到你姥姥家去了。 声音不小,足以让刚进来的一群男女听到,为首的女人微微一愣,看了一眼陈平的方向,面色顿时古怪起来。 卜懿轩一脸的欲哭无泪,说我操,比他妈见鬼还倒霉,你自己回头看看。 陈平疑惑回头,正好看到那一伙气质出彩的男女,尤其看到带头女人的表情后,更是一怔。 薛虞妃。 刚才卜懿轩还在电话里提到并且怂恿陈平去搞定的少校姐姐。 这太他妈巧合了。 卜懿轩弱弱喊了声姐,外人眼中,他再怎么跋扈也不管对这个姐姐有丝毫不敬,不是害怕,是纯粹的头疼这女人那种你惹了老娘老娘就得跟你不死不休的性格,就是他这个亲弟弟也不例外,陈平就是个最好不过的例子,如果当初没有军区大佬从中调和的话,估计现在薛虞妃跟陈平也不会像现在这般和睦。 薛虞妃点点头,面无表情扫了弟弟一眼,再看了看格外出彩的唐傲之,一挑眉,擦肩而过,竟然正眼都不看陈平一眼。 真是个骄傲的娘们啊。 虽然知道这娘们对自己有怨念,但被彻底无视的陈平还是有点郁闷,摸了摸鼻子,小声嘀咕了一声他妈的。 薛虞妃猛然回头,俏脸冰冷,盯着陈平平静道:“你说什么。” 陈平扬了扬手里的弓,懒散道关你什么事? 他就是这种性格,对自己不待见的娘们他也懒得热脸贴冷屁股,爱咋咋地,你骄傲老子比你更狂。 薛虞妃呼吸一滞,只觉得这个小混蛋这些年越来越不把自己放在眼里了,嚣张个屁啊,不就是会玩两手弓箭嘛,她深呼吸一个,撇嘴鄙夷道:“就你这样的人也配玩弓?恐怕连靶心都找不到吧。” 陈平笑着说俺就是来消遣的,跟你大少校比不了,看你说的这么有自信的样子,看来是能视天下英雄如无物的此道高手了,怎么样大高手,来射一箭让俺们这些小人物瞻仰一下你的风采如何? 薛虞妃本来想拒绝,但看到陈平那副可恶笑脸又忍不下这口气,军人啥都缺,就是不缺血性,她虽然是个女人,但也不例外,冷哼一声朝卜懿轩伸出手,示意他把弓箭拿过来。 卜懿轩屁都不敢放,干笑着将手里的弓交到姐姐手里,一脸溜须拍马的虚伪表情。 薛虞妃拿过弓,也不犹豫,拉弓,搭箭,动作优美而专业,无懈可击,松手,弓箭像是长了眼睛一般,嗖一声飞出去,钉在靶心中间,强大的力道让它旁边的弓箭都跟着剧烈颤抖一下。 “好箭,好贱。”陈平笑眯眯,语气玩味,带着点谁也听不出来的戏谑。 薛虞妃脸色淡然,冷笑着说了句弓箭拿在你手里还真是埋没了这把弓了。 陈平摸了摸鼻子,被跄的不轻。 一直不动声色的唐傲之上前一步,不动声色的拿过了陈平手里的弓,脸色平静的后退了十多米距离,让一干人莫名其妙,薛虞妃挑了挑眉,看了看还在后退的唐傲之,不屑冷笑,在她心里,能跟陈平这种死流氓呆在一起的女人,多半也就是胸大无脑的花瓶而已。 唐傲之一直后退了大概二十多米的距离,然后伸手,拉弓,搭箭,动作一气呵成,姿势不算专业,却充满野性美。 弯弓如满月。 唐傲之脸色平静,松开手,嘭一声,箭离弦,猛然窜了出去,势大力沉! 同样正中靶心,箭靶一阵剧烈摇晃,唰唰作响。 做完了这一切的唐傲之重新回到陈平身边,把弓交给他,回到自己原先的位置静静喝着饮料,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周围一片死寂,所有人目瞪口呆,就连陈平都有些匪夷所思的感觉,薛虞妃面色错愕,看了看唐傲之又看了看还在摇晃不止的箭靶,欲语无言。 卜懿轩脸色僵硬,看了看陈平,又看了看不动声色的唐傲之,好半天才干笑着憋出一句:“嫂子可真是女人豪杰。” 能把薛虞妃逼到无话可说的强大女人,在他心里,等同于金刚不败了。 (求票求给力求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