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六章:为什么(求给力) - 陈家妖孽

第一百九十六章:为什么(求给力)

泰戈将军自从来过彦英一次之后就在没来过,貌似两人的合作已经彻底落实,在不需要任何细节的详谈,陈平也没找他,只是暗地里依然让樊帆盯着他的动静,这老狐狸不好对付,能在金三角这种地方创出一片名声的,不管是好名还是坏名,都死吃人不吐骨头的渣,他不派人过来详谈,多半是不甘心白白被陈公子抢走近两成利润,还想找别的合作者试试看,陈平对此没有什么过激反映,由着他去,陈平也想看看这时候到底还有谁打算跟自己过不去个泰戈合作,自己在云南刚站稳脚跟,继续杀鸡儆猴,这种时候,陈平就等着有不长眼不知死活的家伙主动凑上来。 彦英的生活还是一如既往,很平静,某头刚在云南掌握话语权的牲口没急着大刀阔斧的改革地下势力,没事的时候跟唐傲之玩玩暧昧,再就是敲打敲打樊帆王群这群小弟,其余时间上上网,自得其乐,端木俊杰跟泰戈都没有太多明面上的举动,自己这个时候主动出击的话,未免有些仓促,对症才能下药,敌不动我不动,当初那个在上海飞扬跋扈的大纨绔子弟,似乎不知不觉的慢慢变得越来越沉稳。 房门声突然响起。 正在上网看新闻的陈平皱了皱眉,淡淡说了声进来。 樊帆走进房间,表情有些古怪,玩味笑道:“陈哥,有贵客来了,杨书记,省委的大佬啊,要不要见见?” 陈平怔了下,慢吞吞掏出根烟点燃,笑道:“大人物啊,见,当然得见,在哪?带我过去。” 对于那个在华隆饭店有过一面之缘的杨书记,陈平心里没多大企图,充其量互相利用下,怎么说人家也是省委大佬,标准的老狐狸,陈平在自大也不认为自己能在他面前耍幺蛾子,对方需要的是云南方面的稳定,自己要的是在云南最大化的利益,有合作的余地,好好谈就成。 樊帆把杨书记安排在下面的会议室里,他也不傻,对这种经常能在电视新闻上见面的大人物,他自然不会安排到ktv包厢之类的地方,请到会议室,起码正经些严肃些。 政府喜欢这调调,起码表面上是这样。 杨书记老神在在的坐在会议室里,手指轻轻敲打着桌面,闭目养神,表情悠闲,不管内心如何想法,起码表面上没有丝毫异常,对他来说,陈平这个年轻人虽然不简单,但终归是年轻了点,嫩了点,再有城府心机也不至于让他如临大敌。 “杨书记,好久不见。” 陈平推开会议室的门,走进去笑道,很俗套的开场白,但适用于任何场合。 杨书记睁开眼睛,笑呵呵点了点头,脸色和缓,他跟陈平相处时间不长,但大致能了解陈公子脾性,是不是吃软不好说,但绝对不吃硬,对付这种有趣后辈,实在没必要摆出官架子来作威作福。 陈平笑着走到主位上坐下来,看了一眼摆在桌上的普洱,给樊帆使了个颜色后笑道:“一直想跟杨书记喝茶,但想到您老人家贵人事忙,所以就一直没打扰,杨书记有事直接招呼下就成,小子一定登门拜访,何必亲自来一趟。” “彦英最近很热闹嘛,大多数名流都整天往这里钻,开会一样,我这个老头子好奇之下也来看看,怎么,小陈不欢迎?”杨书记面色不变,轻笑道,摆了摆手,拒绝了陈平递过来的烟,一声小陈叫的自然而然。 陈平笑着说哪敢,欢迎还来不及,杨书记要是喜欢,欢迎天天来,知道您老人家两袖清风,经济不宽裕,呆会送您个贵宾卡,以后来这八折,平民消费水准,希望您以后玩的开心点。 他没说免费,杨书记却哈哈大笑,似乎这话颇对他胃口。 陈平陪着笑,姿态放的很低,但也不过分绉媚,姿态拿捏良好,见什么人说什么话是他从小在陈浮生身边耳濡目染的习惯,来到云南,经过一系列事情的锻炼,这门功夫终于有所小成。 杨书记也没什么架子,像个普通老头一样跟陈平拉家常,一口一个小陈叫的很亲热,陈平也就顺杆往上爬,直接喊杨老,杨书记也不反对,凉热随便闲扯,小陈杨老的,忘年交一样,让亲自端着一壶极品铁观音进来的樊帆一阵无言,同时也暗自佩服,能跟省委大佬坐在一起谈笑风生并且迅速拉近关系,绝对不是自己这种道行能办到的事情。 杨书记人老成精,无论心性耐力还是涵养都堪称大师级别猛人,跟陈平聊了两个多小时,铁观音换了两次水,依然没扯到正题,陈平这次没消极对待,主动许诺浮生集团会在云南大规模投资,并且保证云南会尽快恢复常态,这次杨书记没有拒绝,也没有含糊其辞,直接答应,随便说了两句很官方性质的感谢,低头喝了一口市面上千金难求的极品铁观音。 “杨老,听说贵公子最近在办留学手续?真是人才呀,如果您老人家不想让他走您的路子,我觉得等他回来可以来浮生集团锻炼一段时间,不能保证他以后飞黄腾达之类的,但起码小康没问题。” 正事谈完,陈平又扯出一个新话题,跟杨书记这种人,能打好关系必须把双方感情给弄牢固了,他顺水推舟给对方一个人情,以后对方在还回来,人情这东西,只能越用越熟。 杨书记笑眯眯的喝了口茶,没有接话,陈平也不过问逼问,点燃一根烟,烟雾缭绕中,一张脸显得别有深意。 一老一少的电话突然同时响起,陈平笑了笑,站起身走到一旁接听,然后脸色一瞬间变化起来。 电话内容很短,几十秒的通话时间,杨书记那边也是如此,陈平重新坐回位置,杨书记也挂掉电话,盯着陈平看了半天,才淡笑道:”好手段。“ 陈平摊了摊手,表情很无辜。 端木家族倒台了,在军界所有职位都被一个牵强的理由给撤除。 陈平用屁股想都知道是谁做的,李家大菩萨,手段当真霸道犀利。 李家对自己还没有提出任何要求,却已经开始帮助自己扫除障碍了。 为什么? (求票求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