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二章:敢不敢娶我(求票) - 陈家妖孽

第一百九十二章:敢不敢娶我(求票)

八月十五云遮月,正月十五雪打灯。 今年的正月十五,云南很罕见的下了一场大雪,白色的雪花飘在色彩缤纷的花灯周围,很有喜感,生在南方的孩子对雪多半抱着跟北方人截然不同的心态,好奇,欣喜,总觉得雪这玩意是个祥瑞,今天突然来了这么一场,所有人心中都有那么点小兴奋。 晚八点,西山国际森林公园,陈平搂着媳妇走在里面,悠闲自得,看花灯不是唐傲之的注意,但赶上这么个节日,总得凑凑热闹不是?云南一番角逐已经到了尾声,留下端木家这么个不算对手的对手,陈平心里也没啥紧张情绪,老高两兄弟虽然见风使舵是好手,但根据陈平对他们的了解,真要办起事来也不含糊,这几天应该就会给端木家一点颜色瞧瞧,陈平躲在幕后,乐得冷眼旁观,以他现在在云南的地位来说,确实不需要亲自出手对付某些人,一大批急着向他示好的人都会抢先出手,这时候的陈平,不好惹。 “媳妇,今天咱爷们可是推掉了n个香艳暧昧的邀请来陪你逛灯会,你老是这么个表情,我可后悔了。”陈平在唐傲之耳边轻声笑道,心中暗叹这妞确实不是这么容易降服的妖孽啊,一时的感动过去之后立马又恢复了平日里的淡然宁静,陈公子神通广大,这几天用了百般方法,也只能让她在床上稍微主动那么一点,平日里,几乎没有半点波澜。 “你想怎样?”唐傲之淡淡道,眸子中笑意一闪而逝,跟身边的混蛋相处习惯了,在她的角度来看,一夜之间想让自己变成贤妻良母百依百顺的好女人不现实了些,这么个一直坚决维护女权甚至在床上都要跟自己男人较劲的娘们,要是突然变了一副柔柔弱弱的模样,实在是唐突突兀了点。 陈平捏起唐傲之的下巴,眯着眼睛邪笑道:“起码得给爷笑一个不是,大雪天陪你出来,连笑脸都不打赏个,那我也太亏了点。” 唐傲之微微动了动嘴角,算是笑了下,嘴角边一颗不算明显的小酒窝格外亮眼,陈平顺势吻了下去,搂着她的腰细细感受那份属于自己的柔软温润,微微睁着的眸子中满是促狭的笑容。 唐傲之睁着眼,倔强的跟他对视,毫不避讳的迎合着。 最终受不了某人纠缠不休的唐傲之挣扎了下,看到陈平没松开的意思,恶作剧般狠狠咬了一下陈平嘴唇,吃痛之下的陈平微微放开怀里的娘们,满不在乎的抹了把嘴角,满脸陶醉:“真香。” 唐傲之没有害羞,无视身边行人们各色视线,扑哧一笑,脸蛋娇艳,很迷人。 她从来不在乎别人的看法,害羞啊矜持啊之类的,在陈平面前都是可有可无的东西,两人玩观音坐莲蚂蚁上树的时候谁也没谁会刻意注重自己的形象,现在不过亲个嘴而已,再小女儿作态,就显得矫情做作了。 “真乖。”陈平摸着她脸蛋夸奖道,唐傲之漂亮能打有气质,但他最喜欢的却是这娘们的自然直率,该怎样就怎样,没一点扭捏。 唐傲之哼了一声,继续向前走。 二十岁之前,她的世界单调的近乎空白,二十岁之后,她的世界里突然闯进来一个男人,之后这个男人又闯进她的身体,唐傲之不觉得有什么好后悔的,现在这样真的很不错,吃醋了拌嘴了吵架了,嬉笑怒骂,比起自己以前的生活,好了太多。 自己是属于他的,他也是属于自己的。 两人沿着林荫小路慢慢走着,兴许是这一男一女气场太过强大,从这头走到那头,都没人敢站出来调戏唐傲之这位大美人,现实中的流氓残渣多半要比小说中写的怂的多,敢明目张胆当街调戏良家的,不能说没有,但终归是少数,发生的概率太小。 走走转转,两人几乎逛遍了少半个西山公园,雪越下越大,人们的热情却空前高涨,唐傲之在路上随便买了两盏花灯,形状普通,但色泽很鲜艳,把花灯提在手里的大美人迎着雪花坐在公园的长椅上,靠着陈平,很满足的样子,她一直是个很简单的女人,拥有的多,要求却不高,不朴素不奢侈,很正常的生活,很正常的作息,除了偶尔爆发一下之外,平时整个人都没有半点出格的地方,外人看来,她就是很标准的乖乖女,就是性子淡了点而已。 “我们回去?”陈平看了看表,十点多,正是人流高峰期,马上就会热闹起来的时间段。 唐傲之固执摇头,轻轻摆弄着手里的花灯,花灯形状没有丝毫出彩的地方,很普通的圆形,内部不断变换着色彩,红色黄色蓝色,陈平看了一会,只觉得有点眼晕,转过头不再去看,伸手摸了下唐傲之的头发。 两人休息了一会,站起身继续闲逛,陈平主动脱下外套盖在唐傲之身上,帮她提着花灯,走走停停。 唐傲之笑容终于多了起来,算不上活泼,但相比才来时候的淡然已经多了一丝温婉意味,陈平走过去把她搂在怀里,轻轻弹掉她鬓角的发丝,笑着说了句傻丫头,唐傲之挣扎了下用沉默抗议,似乎对这个称呼有点不满,陈平笑着问了句叫你傻丫头你有意见?唐傲之轻轻摇头,似乎突然间变得有些感性,带点小女人娇憨,轻哼道哪敢啊,反正我在某人心里就是个傻乎乎的女人,根本不用花言巧语哄的,认识这么久了,别说花言巧语了,就是连朵花都没送过,什么人啊。 陈平微微错愕,似乎一时间适应不过来唐傲之的突然转变,心中感慨着女人确实善变的他愣了片刻,突然发现自己一向拿手的甜言蜜语似乎都变得苍白起来,沉默半晌,陈公子在无比惭愧的在唐傲之耳边憋出五个字来:“媳妇,我爱你。” 唐傲之脸色绯红,第一次听到这种肉麻老套但却不失经典的甜言蜜语,心中说不上来是什么滋味,沉默了下,她猛然哈哈大笑,笑的眼泪都要流出来。 陈平似乎也觉得自己刚才那番表现太不爷们,摸了摸鼻子,有些恼羞成怒道:“操,老子好不容易感性一次,你笑个屁,在笑,在笑晚上回家好好收拾你,搞死搞怀孕!” 唐傲之笑声蓦然止住,脸色妩媚的看着陈平,娇滴滴道:“搞怀孕?” 陈平点点头,表情恶狠狠的,却难掩其中的心虚。 “好啊,欢迎来搞哦。”唐傲之笑嘻嘻道,裸的勾引着某头牲口。 陈平沉默着抽了根烟,满脸深邃,装模作样。 唐傲之嫣然一笑,然后做了一件跟她性格极为不符的傻事彻彻底底的感性疯狂了一把。 她跑到两人附近的一个高台上,站在巨大的莲花灯旁边,无视下面的人群,微微红着脸,冲着陈平大声喊了一句话:“混蛋,你敢不敢娶我?!” 陈平震惊了,所有人都震惊了。 天空中,雪花飘洒,白色的莲花灯熠熠生辉,唐傲之站在高台上,披着陈平的外套,微风带起她的发丝轻轻飘扬,这一刻,这娘们竟然仿若仙子般圣洁骄傲。 风情万种。 那是一幅足以让人铭记一生的画面。 陈平狠狠揉了揉脸,大笑道:“娘们,不给爷生个孩子就想领证,没门。” (求红票求收藏求给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