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大将军推心置腹 - 陈家妖孽

第十八章:大将军推心置腹

当晚陈平跟校花虽然填饱了肚子,但并没有发生什么去酒店滚大床之类的浪漫事情,虽然有点小遗憾,但陈公子也没后悔到痛不欲生的地步,亲自将纳兰倾城送到宿舍楼下,很平和的告别,看着校花的妙曼身影消失在宿舍楼里,陈平在细细思考现在还在上海的纳兰无敌会在什么时候出现在纳兰倾城身边,什么时候将自己的身份告诉校花。 陈平边走边想回到宿舍,很不意外的看到其余三个人坐在小凳子上排成一排正在认真学习某岛国的动作片,李江海一边看一边风骚喃喃自语:“怎么新下载的日本电影才五分钟男女主角的衣服就显示不出来了?难道显卡坏了?” 所有人无视李江海,别看这仁兄长的人高马大,但心思相对来说还很单纯,放到当下社会,走出去就是让人笑话的尴尬处男,来到大学之后终于明白自己以前的生活是多么纯洁的李江海开始孜孜不倦的钻研动作片,指数直线飙升,现在差的只是实践了。 “相比之下还是喜欢麻仓优之流啊,长相清纯甜美,床上床下简直天差地别,那样看起来就跟看小说一样,充满戏剧冲突,要是在来个带剧情的,简直就是极品。”王勤悠闲的喝了口茶,无限感慨,一边的田成杰双眼放光,使劲点头。不知道是因为屏幕前的男女,还是因为王勤嘴里的麻仓优。 “靠,看你们的饥渴的样子,让个地一起。” 陈平搬了个下马甲也走过来,踹了田成杰一脚笑骂道,小田同志嘻嘻哈哈的往李江海身边靠了靠,四个人坐在一起,欣赏着少儿不宜的电影,脸色肃穆的像是参加开国典礼。 这就是陈平的强大之处,虽然现在都知道这个校园恶霸背景不简单,但是对于身边的人,无论富贵还是普通,陈平都能迅速跟他们打成一片没有丝毫芥蒂。 “陈平,这几天你神神秘秘的,昨晚更是过分,竟然彻夜不归,今天又回来这么晚,老实说,是不是把校花给办了?”李江海忍着笑,表情严肃。 陈平没好气的笑骂道:“滚犊子,哥习惯被逆推,你这种纯洁的小屁孩懂个毛。” 四人看完动作片之后抽了根烟,然后全部去冲凉,影片里或含蓄或大胆的镜头刺激的几个牲口欲火焚身,虽然陈平也是久经战场,但今天不知道李江海从哪里弄来的片子确实大胆之极,足够撩拨,整的陈公子也有点躁动,索性洗了个冷水澡后渐渐平静下来。 抱着电脑看了会书,将所有内容回想一遍,上床睡觉,陈平看的书很杂,不会只摆弄什么经济学专著之类的东西,风水相术,围棋象棋,金融股票,等等等等,五花八门,样样都有涉猎,充分发挥他父亲的优良传统。 第二天一早,陈平就接到王虎剩的电话说今天要离开上海去杭州,陈平也不惊讶,这位小爷的性子使然,天生闲不住,从前忙的没办法,现在闲下来了也是要到处走走,估摸着大将军要是找到婆娘生了孩子,没准还真能干出浪迹天涯老死在古寺前春暖花开的地方的壮举,按照王虎剩的风骚性格,一切皆有可能,无关高雅粗俗。 穿上衣服招了辆出租车,去跟王虎剩碰个头,怎么说也是长辈,怎么也得去送送,跟虚伪之类的碍不着,纯粹的礼数。 上车前,陈平犹豫了下,打算打电话给陈平,后来想想也就作罢,让她呆在皇甫阿姨那挺好,估计军训一结束这丫头也得回来体验大学生活,况且王虎剩堪称惊天动地的风骚性格让陈安着实有些犯怵,让她去送送虎剩叔,这丫头估计一百个不愿意,既然这样,自己去好了。 人来人往的机场永远都跟冷清无关,陈平找到王虎剩的时候,这家伙依然风骚无比的甩着头发搜索着屁股大胸脯大的娘们,小爷几十年如一日的猥琐过来,早就荡漾到了一种境界,要改过来,难,很难。 这个时刻以一种我们的风骚这个世界不懂的姿态面对生活面对社会面对人生的小爷确实是现实世界中一个巨大的反讽,有多沧桑,多心酸,外人不得而知,但看王虎剩现在的样子,要说他内心苦闷,恐怕没几个人会相信。 “虎剩叔,杭州完了去哪?” 陈平空手而来,潇潇洒洒,跟小爷送东西就俗套了,这个小时候经常以偷自己兄妹玩具为乐趣的猥琐大叔从来都是万事不求人,看上什么直接拿走,管你有主没主,估计陈家公主陈安的阴影就是那个时候王虎剩经常偷她积木之类的玩具而造成的。 “完了之后去趟张家界,然后大连,最后去北京,差不多就回南京了,这些年跑了太多地方,要说真有什么留恋的,真找不出来,但很多地方确实值得在走走,反正现在闲着,在家整天也是找你爹喝酒,每次都得把他灌倒桌子底下去,惹得你几个阿姨都怨念颇深,还不如自己一个人出来潇洒痛快。”王虎剩嘿嘿直笑。 陈平笑着叹息道:“确实挺羡慕你们的,真正交心换命的交情,一辈子兄弟。” 王虎剩似乎被陈平很少的感慨弄得有些发愣,沉默良久在豁达笑道:“我跟着你爸拼了一辈子,几十年的交情,他也没亏待我,浮生集团百分之十五的股份,说出去能砸死多少人?这根本就不是可以用钱计算的凶悍彪炳,遇到你爸之前,我经历的也不算少,功成之后之后对着兄弟下手,狡兔死,走狗烹的事情听过见过的感觉也不新鲜,但你爸不是那种人,外界说他毒,说他狠,说什么的都有,但对我们这帮兄弟,确实没话说,当初正是看中这点,我才交了他这个兄弟,二十年前我能替他挡枪子挡刀子,替他解决一些上不了台面的事,二十年后的今天,只要一句话,我照样也会去做,不止是我,庆之,解放,还有后来的一大票人,都是如此,这就是你爹的魅力,不是用钱可以买到的玩意。” 陈平默然,细细思考王虎剩的话。 大将军似乎铁了心要给大侄子掏心挖肺一次,看了看还有点时间,继续笑道:“陈平,我和解放,庆之兄妹,占了浮生集团百分之四十多的股份,但我们死后,所有的财产还是需要由你继承,这是事实,不管以后我们有孩子也好,光混一辈子也罢,这都改变不了这个初衷,你先别说话,听我说。你爸以前贫贱过,说句虽然不好听但事实就是如此的话,当年我们就跟丧家犬一般,给人跪过低头过,现在出人头地了,我们这些跟着你爸打江山的人,还真没给自己子女留点什么的意思,给他们一个比普通人高很多的起点,想要更多?那就自己去抢。现在就是这么个弱肉强食的社会,不是谁施舍就能给你一辈子荣华富贵。要是以后我儿子或者女儿胸无大志,给他们几千万,甚至几亿,让他们一辈子不愁,我可以做到,但想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我不会帮他们一丝一毫,但是如果以后我死了,他们落魄了,沦落街头了,还得靠你照顾,就是这么个理。” “叔,别这么说,你们的东西是自己拼死拼活拿回来的,我不会要,也没那资格要。”陈平轻声道。 王虎剩摇头道:“我给你是一回事,你要不要,是另外一回事,而且还有陈安,你不要,就留给你妹妹,如果你觉得你没那资格,就给老子做出个样子来,我就欣赏你小子的性格,表面浑浑噩噩,其实比谁都清楚,以后如果你真埋没了,不用你说,我就是全部捐给慈善事业也不会给你,就当积点德了。” 陈平哭笑不得。 王虎剩看了看时间,站起来道:“行了,差不多我得走了,记住,放心大胆的做,对得起自己就行,陈家这么大的家业,不会有什么弟弟哥哥的跟你抢,陈安更不会,但你总要拿的心安不是?好好做吧,我们老一辈都在看着。以前你小,有些话不跟你说,现在你也慢慢成熟了,有些事情必须得多考虑考虑,知道没?” 陈平点点头,本来是给王虎剩送别的他被小爷一说教心里顿时有点沉重感觉。 王虎剩走了,跟他的性格一样,潇洒风骚,留下满心复杂的陈平静静站在原地。 陈平出了机场,拿出手机拨了一个电话,电话几乎第一时间接通,传来了熟悉的声音,懒洋洋的:“怎么了小子?你可很少给我打电话的。” 陈平眼角微微湿润,深吸一口气,放下以往的执拗,静静道:“爸,我想跟您聊聊。” 电话那头的陈浮生手一颤,听着这句儿子很少称呼的字眼,脸上浮现出一丝欣慰释怀的笑容,道:“好。” 父子之间,向来不需要太复杂。 (时间还早,今晚应该还有一章,十一点左右)

上一篇   第十七章:默契

下一篇   第十九章:刺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