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二章:天变了 - 陈家妖孽

第一百七十二章:天变了

陈平此举不可谓不狠辣,五四手枪里仅剩的几颗子弹全部被他倾泻在了董浩身上,没有丝毫犹豫,张三千开着车,嘴角有些笑意,似乎对陈平的做法很欣赏。 做完这一切的陈平收回手枪,重新靠在车座上闭目养神,董浩死不死已经不是他该关心的事情,身重这么多枪就算不死也得变成废人一个,再不会对自己造成丝毫威胁,现在自己最应该深思的或许就是云南的收官问题了,韩家走到现在这种地步,确实如陈平所说,已经掀不起太大风浪,但陈平不会天真的以为韩家一倒云南就会变成自己的囊中之物了,周家,端木家,洪家,还有态度虎视眈眈的小势力,杂七杂八加起来也不容易应付,韩叶林倒台之前陈平能跟周家和端木家愉快合作,是因为大家都有共同的利益,这下韩家一完蛋,陈平根本不相信其余人还坐得住。 揉了揉太阳穴,陈平深深舒了口气,感觉云南这破事确实是一波接着一波,让人烦不胜烦。 “韩叶林你打算怎么办?” 张三千开着车,头也不回的问道。 “杀了。” 陈平轻声道,语气虽轻,却带着不容置疑的意味。 缩在角落里早就陷入半昏迷状态的韩叶林艰难睁开眼,看了陈平一眼,没感慨什么后生可畏之类的,也不觉得遗憾,最多就是觉得有些悲凉,自己一辈子也算经历过大风大浪,叱咤风云过,最后却栽在这个年轻人手上,太戏剧化了点,韩叶林闭上眼睛,自嘲笑了笑,没恐惧没不甘,成王败寇,对于他们这种人来说,输了就是输了,能翻身的机会很少。 张三千貌似很熟悉昆明的道路,左拐右拐将车开进一处废弃的工厂内停下来,陈平会意,拖着韩叶林下车,走进厂房,直接将他扔到地上。 “还有什么要说的?”陈平点燃一根烟放在韩叶林嘴里,又给自己点了一根淡淡问道,他不打算给韩叶林过多时间絮叨,免得夜长梦多,但面对这个个不断挣扎着向上爬了一辈子的老人,陈平觉得有必要让他临死前说些什么,都说人之将死其言也善,陈平也想听听韩叶林这是到底会有什么感慨。 韩叶林微微摇头,不顾形象的躺在地上,异常的狼狈,他用完好的一只手夹着烟,吞云吐雾,一张老脸上满是缅怀的神色,陈平也不着急,静静等着,这里距离东郊不近,韩林雅动作再快也不会找到这里来,所以他倒也不过分担心。 韩叶林抽烟很慢,似乎也知道这是自己人生中的最后一根烟,格外珍惜,小口小口的抽着,一句话也不说,吸完一根烟,他看了看陈平,笑了笑,轻声道:“陈咬金,你搞垮韩家,我不怪你,成王败寇,这道理大家都懂,我没什么好怨念的,但祸不及家人,我死了之后,希望你能放过林雅,让她好好活下去。我这辈子为了往上爬,做过的亏心事不少,压根就没打算有什么善终,你要觉得不解气,随便折腾我这把老骨头,我和你本来就没什么深仇大恨,两个儿子都折在你手上,也算我的报应,我不打算求你什么,在我临死前,跟你做个交易怎么样?” “你说。” 陈平夹着烟,直接点头,这时候能被韩叶林拿出来的多半是好东西,这交易无论怎么看都做得不亏。 “放了林雅,我能给你你想要的东西。”韩叶林直截了当道,身中两枪,虽然不是要害,但毕竟年纪大了,经不起来回折腾,再过一会,就算陈平不动手,他自己也撑不住。 “我想要什么?”陈平夹着烟的手微微一紧,表情却没有丝毫变化,慢悠悠说道。 “云南这种地方不比沿海,在这里,控制两样东西就基本可以控制云南,一是毒品,二是军火,前者一直被洪家占大头,我能给你的,就是销售军火的渠道,还有在云南圈子里各个层面的人物一些见不得光的把柄,有了这些东西,对你掌控云南,帮助应该不小,我给你这些,你放林雅一命,怎样?” 韩叶林淡淡道,表情不悲不喜,这或许是他跟陈平一来两人谈话最为平静的一次,没有算计没有试探,打开天窗说亮话,简洁又直白。 “好。” 陈平也没犹豫,点头答应,韩叶林说的这些东西确实足够让人心动,他没理由不同意,云南的局势在韩叶林死后一定会再次发生变化,绝对还有坐不住的和自认为自己幸运的投机家来分一杯羹,掌握了韩叶林所说的这些,对自己问鼎云南确实好处多多,云南不小,但在陈平心里也不算大,他的野心绝对不会仅仅限于云南,卧虎藏龙权力倾轧的京城,广阔又充满野性的大西北,甚至东北三省,太多太多,他年轻,有野心,也有时间去征服一片又一片的土地,权利,金钱。在陈平不复杂但绝不愚蠢的脑海中,陈家绝对不是仅仅局限于南方的家族,陈家的路还很长,上升空间也很大,陈浮生爬了一被子,他要顺着父亲的道路继续攀登,让陈家站在一个高的需要所有人只能仰视的地方。 韩叶林嘴角露出一丝笑意,轻声道:“我死了以后,你去野鸭湖别墅一趟,你要的东西都在那里。行了,陈咬金,别废话,给我个痛快。” 野鸭湖别墅,陈平对那里不陌生,自己跟唐傲之第一次刺杀这个老狐狸的时候就是在那里,他点点头,问道:“还有什么要说的么?” 韩叶林微微摇头,闭上眼睛,死亡临近的感觉并不好受,即使是他也不免有些忐忑。 陈平从腰间摸出一把银光闪烁的飞刀,蹲下身,在韩叶林脖子上狠狠划过! “下辈子,别忘了给自己积点阴德。”陈平擦干刀刃上的血迹,喃喃自语,随后大步走出厂房,没有丝毫留恋。 仅仅一刀,结束了一个韩家的时代。 云南,天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