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六章:好身体 - 陈家妖孽

第一百三十六章:好身体

陈平不是性饥渴,但作为一个床上很坚挺床下也同样爷们的男人面对纳兰倾城这样的尤物还是感觉压力很大,下午的时候已经跟王仙衣折腾了一下午,熬到现在都没休息一下,现在看到地下着身体的纳兰倾城,陈平咬了咬牙,告诉自己:上吧,这时候不上太不是男人了。 房间里春光乍泄,纳兰倾城紧紧搂着陈平悄悄迎合,她也是女人,跟陈平分开这么久要说没点相思之苦谁都不相信,只不过见到唐傲之之后淡化了许多,现在被某头牲口这么一挑逗,顿时有种天雷勾动地火老公咱们大战三千回合的趋势,陈平也爷们,打定主意让纳兰倾城求饶,全力折腾,直到天快亮的时候两人才沉沉睡去。 一觉睡醒已经日上三竿,陈平迷迷糊糊的睁开眼,发现纳兰倾城还蜷缩在他怀里,校花的睡姿很诱人,很淑女,像一具没有丝毫瑕疵的水晶娃娃一样,纯洁的不像话,要不是自己亲身体验,陈平打死都不相信这娘们在床上也是个狂野的主。 陈平轻轻拍了拍校花的臀部,在她耳边小声笑道:“倾城老婆,再不起来就要被捉奸了哦。” 貌似昨晚某人确实把水灵校花折腾的够呛,迷迷糊糊的听到陈平的调笑后翻了个身继续睡,根本就没理会陈平的意思,陈平摸了摸鼻子,刚要继续说话,纳兰倾城猛然坐起身,眸子中的慵懒朦胧一下子消失无踪,她看着陈平,眼睛眯起一个暗藏玄机的弧度,轻柔道:“被谁捉奸?” “呃” 陈平被噎了一下,苦笑无语,纳兰倾城猛然翻身骑在陈平身上恶狠狠道:“你跟唐傲之有没有那个过?”问这话的时候她也一阵脸红,但犹豫了下还是觉得保住自己正房的位置比较重要,刚离开半年就折腾出两个容貌姿色都无懈可击的大美女,纳兰倾城觉得有必要给某人一次教训,不然还真打算组建自己的后宫不成? 陈平厚着脸皮将陈平揽过来让她趴在自己身上,嘿嘿笑道:“你猜?” 纳兰倾城气急,一口咬在陈平脖子上怎么也不松口。 真疼。 陈平下意识一缩脖子,感觉着娘们拳脚上比不上唐傲之,但下起嘴来还真够毒,这么一下可真没半点留情,很有吸血鬼女王的风范,咬了咬牙,陈平抬起手狠狠在校花屁股上拍了下怒道:“还咬?谋杀亲夫不成?” 纳兰倾城抬起头一脸媚笑,表情转变之迅速让陈平有些措手不及,她趴在陈平身上轻轻抚摸着陈平的脸庞笑道:“那里不舒服,让学姐好好疼疼你。” 校花又犯贱了。 陈平骂了一声操,猛然翻身将她压在身下打算再彻底侵犯这女人一次,门口的敲门声却不合时宜的传了过来。刚打算在大战三百回合的一男一女微微一怔,随即陈平立刻跳下床将纳兰倾城梦在被子里去开门。 门口是唐傲之。 看到陈平穿着条四角裤就赶过来开门,唐傲之再没有昨天那份温柔,冷笑道:“还真激情啊,是不是打扰到你们了?要不要继续?” 陈平嬉皮笑脸的握住唐傲之的手刚要说没有,已经穿着一身睡意走过来的纳兰倾城就在后面柔媚道:“明知故问嘛,这位美女姐姐,如果没什么事的话能不能出去?我跟老公还有些事情没做完呢。”陈平很清楚的听到,纳兰倾城在说那个做字的时候咬的很重。 唐傲之咬了咬牙,心中暗暗骂了一声不要脸,果真摔门走了出去,头也不回。 “相公,这次没人打扰我们了哦。” 纳兰倾城靠着墙笑容魅惑,陈平深呼吸一次,走过去猛然将这娘们抱起来扔在床上,狠狠扑了过去,小样爷们不用电真本事还真当我不存在不成? 轰轰烈烈抵死缠绵一直到中午,唐傲之眼里的一对狗男女在从房间中走出来,陈安,王仙衣,唐傲之正坐在大厅的茶几上吃饭,饭菜很丰盛,虽然对纳兰倾城不待见,但对陈安唐傲之还是有些喜欢的,再加上是陈平妹妹的身份,所以她招待起来不遗余力,特意吩咐了王群叫人做了些陈家小公主爱吃的东西。 “哥,大嫂子。” 陈平捧着青瓷小碗,看到陈平过来后笑眯眯的喊了一声,一双灵动大眼睛滴溜溜直转,不知道在打什么鬼主意。 “大嫂子?” 陈平点点头打算应付过去,校花却不干了,以前陈安都是直接喊嫂子的,今天这一句大嫂子让纳兰倾城要多别扭有多别扭,两个称呼虽然只是一字之差,但听在有心人耳朵里难免有些别的意思。 “是呀,你是大嫂子,唐姐姐是二嫂子,王姐姐是三嫂,你们都是哥哥的老婆嘛。” 陈安笑眯眯的样子格外狐媚,一番话说的一本正经,看来这丫头昨晚一晚上已经给这三个水火不容的女人排上了号。 纳兰倾城哭笑不得,但没多说什么,虽然后面的两个嫂子让她有些不舒服,但起码这次自己算是压过了唐傲之一头,这时候她自然不会给自己找不痛快,唐傲之轻轻哼了一声,暗自忍着不发作,心里打定主意找机会一定要好好教训下陈平,花魁坐在陈安身边,仪态娴雅,很温婉,对三嫂这种称呼也不以为意,不吃醋不骄傲,很平常的模样,在场所有人里面恐怕也就是她能保持这种超然姿态。 “咳咳,我介绍一下,嗯,这是我妹妹,陈安,这个嘛,纳兰倾城,嗯,跟媳妇你一样,都是我媳妇。” 陈平坐在沙发上咳嗽了下淡淡道,很有一家之主的风范,跟韩家开战在即,这种时候要是让几个女人窝里斗显然没啥好处,互相介绍一番是免不了的,至于以后怎么让她们和睦相处,这还有待解决,话说了一半陈平猛然发现不对,抬头正好撞见唐傲之要杀人的眼神,立刻话锋一转,将唐傲之搂在怀里嬉笑道。 “滚。” 唐傲之静静道,古井不波,都是他媳妇?亏这混蛋也讲得出来。唐傲之心里愤懑,强忍住将某人暴打一顿的冲动挣脱开陈平。 陈安火上浇油:“哥,三妻四妾哦,多幸福呀,有什么想说的?” 此言一出,在场的除了陈平兄妹外三个女人脸色都是微微一红,继而觉得有点牙痒痒,三妻四妾这个改天打雷劈不得好死的词汇实在太过邪恶,如果这话不是从陈安嘴巴里说出来,相信她们早就暴走了。 最让他们无语的是某头牲口竟然一本正经的思索了一番后才用一副很感慨的语气道:“想三妻四妾必须有个好身体啊,不然大被同眠的时候没准就要把那个老婆冷落了。” 这次连王仙衣都忍不住站起来,三个女人异口同声道:“流氓,不要脸。” (求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