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三章:王八蛋 - 陈家妖孽

第一百三十三章:王八蛋

所谓惊喜,就是明明知道某些几乎不可能发生的好事突然出现在自己身边的感觉,陈平接到纳兰倾城的电话的时候确实很惊喜,他在风流成性整天想着推到美女也不会忘记那个在上海的校花,多水灵的女孩啊,被他以一种完全陌生的强硬姿态狠狠拱翻,即使现在想起来陈平也觉得很有满足感。 纳兰倾城骄傲么? 不是骄傲,那是相当骄傲。这是陈平最深刻的理解,这么个娘们突然给自己打电话,是个男人都会有点小窃喜,陈平脱掉衣服刚要跟唐傲之钻进被窝的时候接到这个电话,难免也有点小心思作祟。 但听到电话那头的第一句话后,某头牲口顿时就懵了。 来昆明了? 陈平只觉得一阵头晕,心里刚刚升起的那点成就感顿时被眩晕取代,他只觉得校花突然转性了,竟然不顾面子跑来昆明,情深意重啊,但现在他还真他妈没办法消瘦,对着电话吩咐了两句后陈平发了会呆,然后猛然跳起来穿衣服就向外走。 唐傲之脸色平静,之前她跟陈平距离很近,那边校花的声音虽然轻柔,但还是一字不露的传入她耳朵,脸色淡然的看着陈平穿好衣服出门,大美女始终不动声色,只是在陈平出去之后眼中再露出一丝不忿和幽怨神采。 陈平出门后直奔车库,雪花飘飘洒洒的,下的不大,但怎么看怎么觉得凄凉,很印证某人的心情,苦笑着开车直奔滇池,一路上陈平都在想怎么处理这件很早晚都会发生的突发事件。 校花当然不是花瓶,一个不顾家族反对单身走出东北来到上海为自己家族培养势力的女人怎么说也不会简单到哪去,近身作战难逢敌手的唐傲之也不是善茬,这两个女人碰在一起,绝对要比花魁跟唐傲之的碰撞要精彩许多。 要开窗户抽了根烟,陈平只觉得这精彩戏份还是少发生点为妙。 彦英大厦距离滇池不远,但也不近,将近一小时的车程,陈平来到滇池的时候,一眼就看到不远处夜色下依旧扎眼的三个人,永远都是一身黑色的蒙冲,在雪地里蹦跳的很欢乐的陈安,还有一身白色风衣静静站立在雪地中的纳兰倾城。 温婉灵动,遗世独立。 什么冰冷骄傲清高?在纳兰倾城心里,这些东西面对某个夺去自己n多第一次的混蛋的时候,都显得太无足轻重了点,对此,她忐忑过无奈过怨恨过,最终慢慢的接受,潜移默化之下,被陈安叫了半年嫂子,再面对陈平的时候,不可避免的有点小女人娇羞,更添风情韵味。 两人在车里静静对视,没发生什么一见面就狠狠拥抱亲吻抵死缠绵的桥段,陈平在车里,校花在车外,原本两个世界的人彼此距离却异常的接近。 陈平抽出第二根烟放在嘴里,没点,要开车窗挥了挥手,笑道:“上车。” 下着雪的昆明,微冷,陈安皱了皱冻的有点泛红的小鼻子,笑嘻嘻的拉着纳兰倾城上车,蒙冲很自觉的坐进副驾驶,两个女士坐在后排,短暂沉默,彼此之间有点不得不说的玄妙意味。 “蒙叔你一个人送她们来昆明?” 陈平将烟扔给蒙冲后淡淡笑道,不客气,很自然,皇甫薇羽跟陈家的暧昧关系寻常人都心知肚明,他自然也很明白其中三味,这事说穿了就没意思了,既然那两个当事人这么多年都走过来,作为小辈,陈平也不会去指手画脚,所以对蒙冲,陈平也一直当做自己人看待,在客套明显不太合适。 蒙冲接过烟之后随手放在车上,无奈摇头,对这个明知道他不抽烟还每次都递烟给他的小子,他也无可奈何,点点头,笑道:“送这两个丫头过来,顺便帮你一把,听说你最近有点麻烦?你蒙叔别的本事没有,但保住你这条小命,不难。” 陈平微微皱眉,不是对猛冲的话有什么意见,而是他一开始就没打算借助家族的力量,虽然现在的情况危急,但他依然倔强的死扛着从来没往家里打过一个电话,可见他的固执。 似乎也看出了陈平的心思,蒙冲拍了拍他肩膀道:“老板跟我可不是你们陈家的人,这次来之前老板可明确发话,她皇甫薇羽的接班人,就算死也不能死在这种地方。” “接班人?” 陈平挑了挑眉,表情有些疑惑,不止是他,就连纳兰倾城跟陈安都竖起耳朵打算听蒙冲继续爆料。 年轻时在河北一带出了名的凶悍跟随主子竹叶青之后才慢慢收敛的大光头蒙冲笑而不语,给了陈平一个点到即止的提示后再也不肯多说。 陈平若有所思,不过并没有多想,接班人之类的东西再美好也不可能改变现在云南的局势,而且不说韩家,就后座的两个女人跟唐傲之碰撞起来都足够某头牲口焦头烂额,这种时候,他显然没心思去考虑别的事情。 男人其实真的挺不容易的。 陈平开着车,有感而发,他不打算将几人安排到酒店之类的,不安全是一部分原因,最主要的是陈平觉得自己是个敢担当的爷们,纳兰倾城已经成了自己的女人,唐傲之他也不打算放过,反正早晚都要被彼此知道,那还不如光棍一些,到时候围观两个优秀女人为了男人到底是怎么个针锋对麦芒,不得不说,某人将纳兰倾城直接带进彦英的做法确实很有担当,但细看起来,也不难看出有点破罐破摔爱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的意思。 陈安似乎也知道点什么,一路上坐在后座跟纳兰倾城说着悄悄话,大眼睛中充满了玩味神色,带着些许期待,看的陈平一阵头疼。 迈巴赫开进彦英大厦停车场,蒙冲就暗暗点头,笑道:“这里还算不错,只要不被数千号人堵住,呆在这很安全。” 陈平没答话,几人下了车之后陈平就不由分说的把校花抱住狠狠亲了一阵,嘴对嘴啊,这感觉太他妈奇妙了。 蒙冲毫不在意的看着四周,对这对小两口的亲热视而不见,陈安站在一边戏谑的看着两人,古灵精怪的大眼睛滴溜溜直转,不知道再想什么。 纳兰倾城在快窒息的时候才被放开,脸色通红,尤其是想到陈安在一边后更是有些恼怒,躲在陈平怀里脸色那叫一个娇艳,看的陈平都暗自狠狠吞了下口水。 直奔电梯,在十八层的时候停了下,叫过王群安排蒙冲的住处后陈平带着校花跟陈安直奔顶层,蒙冲确实不是外人,但陈公子也不想半夜跟媳妇爱爱的时候还被人听到,他小心眼,对这种事情一点都不能疏忽。 顶层中间正对着电梯的位置有一个大厅,说大厅也不算合适,几张沙发,一台茶几,平时纯粹供人们落脚而已,陈平一出电梯就感觉有点不对劲,抬起头,果然看到脸色淡然的唐傲之正坐在沙发上,她身边,王仙衣正在低头研究一本时尚杂志。 四个女人彼此对视,虽然无声无息,但依旧让陈平感觉到一股子犀利程度堪比六脉神剑凌厉杀气。 空气中有火花啊。 然后,让陈平目瞪口呆的一幕出现了。 唐傲之突然笑了笑,跟王仙衣站起来一起来到陈平身边,伸出手替他整理了下衣领,柔声道:“老公,冷么?” 这他妈演的是哪一出?陈平表情呆滞,心里狠狠骂了声我操。 然后校花一句咬牙切齿的冰冷话语就从后边飘了过来,飘啊飘的,简直比外面的雪花还冻人。 “陈平,你他妈王八蛋!” (40889428妖孽无双群欢迎体重二百斤以上的魁梧爷们,欢迎身材妖娆的各路女侠欢迎风骚荡漾的活跃分子求红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