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三章:乖老公 - 陈家妖孽

第一百二十三章:乖老公

陈平跟唐傲之没有直接回彦英大厦,而是直接将樊帆送去李家旗下的一家医院,规模小了点,但专业性很强,属于典型的金玉其中,给李毅强打了个电话,不出五分钟医院方面就全部办妥,陈平随意夸奖两句,让电话那头心怀忐忑的李毅强轻轻舒了口气。 樊帆虽然伤势很重,但一路都笑容灿烂,满脸是血却露出一口很白的牙齿,显得有些诡异,陈平没空理他,专心开车,帕萨特在市区路上一路飞驰,这个时间段车辆较少,没发生什么堵车的事件,四十分钟左右,陈平来到医院,李毅强已经等在门口,他身后站着一大群神色如临大敌的内外科医生加一群护士,看到陈平下车,连忙快步迎上来。 “别废话,先救人!”陈平也不跟这群人客套,打开后座直接沉声道,后半路樊帆已经熬不住疼痛直接昏迷过去,情况危急,再不抢救恐怕就真得挂在这。 自己身边现在就这么一个靠谱又堪大用的小弟,真死在这件事情上,忒不值了点。 李毅强看到车里的樊帆,心中一惊,虽然这个年轻人才上位没多久,但俨然是已经能跟自己还有李梅平起平坐的大人物,看到陈平稍显交集烦躁的脸色,他也不敢怠慢,急忙吩咐担架,一行人抬着樊帆,直奔急救室。 “全力治疗,不惜代价,我要活的。”进急救室前,陈平冷冷道,表情阴沉。看的几名医生和顶尖护士一阵心惊担颤,虽然不知道这个年轻人的来路,但看到李毅强这么恭敬后傻子都知道这人不简单,连忙拍着胸脯保证一切绝对没有问题,火急火燎的冲进急救室。 陈平没有马上离开,坐在椅子上掏出一根烟点燃,等待结果。 李毅强站在陈平身边,自然不会有人来阻止他抽烟,所有人都当没看见急急忙忙的路过,内心猜测这个将人送过来的年轻人是哪家大少。 “陈少放心。这里的医生绝对是最专业的,樊小哥不会出事。”看到陈平没心思跟自己说话,李毅强勉强开口笑道,他本来就不喜欢医院这种地方,感觉每次来这里都异常的接近死亡,现在看到陈平这么沉默,他只觉得浑身不自在,只能没话找话。 陈平抬起头,看了看李毅强,微微笑了笑,淡淡道:“坐。” 李毅强依言坐下,有些尴尬,两人只见过一次面,他一时之间在这种情况下也找不出什么话题,开玩笑显然不合适,说点别的貌似也不能提起这位公子大少的兴趣,摸了摸口袋,他无奈苦笑了下,出来的匆忙,竟然连烟都忘了带。 陈平直起身体,将口袋里的香烟递给他,顺便将打火机也拿过去。李毅强说了声谢谢,点燃香烟后轻声道:“陈少,要不你先回去?我在这等着,一有消息马上通知你。” 陈平摇摇头,没有多说,意思已经很明显。 在医院走廊里呆了两个小时,陈平脚下的烟头也堆了一地,急救室的门终于打开,出来的医生看了看满走廊的烟雾,暗自苦笑了下,也不敢多说什么,硬着头皮开口:“病人失血过多,需要输血,但血库里的a型血暂时还不能满足病人的需要,这” “我来吧。”陈平站起来笑道,他是o型血,号称万能血,少量给樊帆输入点不会有太大问题。 这一刻,李毅强突然有些恍惚,似乎看到了当年李家那位外姓家主的影子。 陈平当然不知道他此时的形象已经跟多年前的某人完美重叠,站起身,跟医生来到抽血室,省去手续之类的玩意,一切从简,看着针头插在自己胳膊上红色液体在针管中越来越多,陈平无奈撇嘴,这感觉比他妈被砍还要别扭的多。 又等了半个小时左右,终于得到了樊帆安全的消息,只不过需要住院疗养一段时间,陈平点点头,他也没指望第二天樊帆就能跳下床继续生龙活虎的跟着他砍人,那么重的伤能保住命不留下后遗症就不错,站起身跟医生说了声谢谢,他对李毅强笑道:“李叔,今晚麻烦了,现在这么晚了,请你吃顿夜宵?” 李毅强犹豫了下,笑着摇头说还有些事情,改天他做东请陈平喝酒,对这结果,陈平也不意外,笑着点点头告辞,开车赶回彦英大厦。 路过一片水塘的时候,陈平要开窗户,随手将今晚使用过的手枪扔进水里,一切为了安全起见,他可不想没玩死韩家反而自己栽到别人手里。 陈平回到彦英大厦已经是深夜,开门的时候发现唐傲之正坐在床头拿着手机看着屏幕发呆,似乎在犹豫着是不是要打电话,连陈平进来都没有注意到,陈平也不出声,斜靠在门框上静静瞅着大美女此时别样的可爱姿态,最终唐傲之像是下了什么决心,按下了拨号键,然后死死盯着屏幕等待回应。 接着,陈平的手机就响了,某人咧咧嘴,没管兜里的手机,笑的格外欢乐。 唐傲之猛然抬头,狠狠瞪了陈平一眼,脸色破天荒的有些不自然。 “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媳妇你放心,你老公就是天下第一的大痞子大恶人,死了都没人敢收的,不让我跟你白头到老生几个大胖小子,说啥我也舍不得死啊。而且媳妇这个大美人是什么味道我还没尝过呢,那就更不可能死了。”陈平嘿嘿笑着坐在唐傲之身边,一把扯过她倒在床上,语调懒散道。 唐傲之被迫趴在陈平身上挣扎了下,见某人没放手的意思后也就放弃抵抗,只是轻轻哼了一声,淡淡道:“你杀了韩经略,韩叶林一定会疯狂报复,你有什么计划没有?” 陈平伸了个懒腰,打着哈欠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别那么紧张,媳妇,这么晚了,洗洗睡吧。昨晚我做了一夜春梦,就梦见跟你翻云覆雨了,呐。” 唐傲之出奇的没有嘲讽他,只是仰起脸,似笑非笑道:“只是跟我嘛?” “嗯,还有”陈平下意识的接了一句,猛然发现不对,一下子把唐傲之抱过来狠狠亲了一口,嬉笑道:“当然,媳妇我可是你的人,忠贞不渝守身如玉啊,好男人典范说的就是我这种人,你再不考虑以身相许的话以后可不许后悔。看隔壁的王仙衣水灵不?周舞阳也不错吧?哎,好男人身边从来都不缺好女人的。” “嗯,看来是要好好考虑下了哦。”唐傲之表情猛然一变,突然变得异常妩媚,变化之快让陈平都稍稍错愕。 事出反常必有妖啊。陈平默默提醒了自己一下,摸着鼻子笑道:“嗯,必须好好考虑。” “乖老公,先舔一下我的脚趾吧,我会好好考虑的。” 唐傲之把一双精致如白玉的脚丫伸过来,平淡的语气中带着一种难以言喻的妩媚与挑逗。 陈平目瞪口呆。 (求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