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三章:头疼 - 陈家妖孽

第一百一十三章:头疼

现在谁都知道上班要找个好老板,混社会要跟个好大哥才能有前途和钱途,陈平玩的这一手立刻震慑出在场所有人,董浩牛吧?韩经略跋扈吧?但还不是都栽在陈哥手里?站在樊帆身后的十多条汉子激动啊,觉得陈哥真无敌了。 陈平吼了一嗓子之后就不再说话,现在正主都被提在手里,董浩带来的人全部投鼠忌器,他们不敢动,但要说就这么退出去也不甘心,毕竟除了董浩,刚才陈平也扫到了十多个平时在一起混日子的兄弟,那些人现在还倒在地上不省人事,现在闪人未免太窝囊了点。 义气说白了就是个面子问题,面子上过不去了,自然有人要找回场子。 “还不滚?!”经过这么一闹腾跟刚才还在自己怀里撒娇的陪酒小姐晚上去滚大床的计划明显不可能了,樊帆不觉的沮丧,只是有些窝火,拿起酒瓶狠狠砸在桌脚上威风凛凛的大吼一声,贼有气势。 早就有人去通知酒吧方面的保安,在这种地方一般都有个不成文的规定,有冲突了不会报警,除非酒吧方面也解决不了的事情,不然都不会出现警察之类的,这里的老板也不是什么怕事的人物,掂量了一下对方的人数,然后感觉自己吃不了亏,立刻带着人杀下来。不过他跟李诗韵明显不一样,完全是站在这家酒吧的立场出面,不偏袒谁,直接推开门进入包厢,老板貌似也被里面的情景给震了一下,满地狼藉,几十号人双眼通红的相互对视,还有一些躺在地上昏迷不醒的哥们,地上血迹斑斑,碎酒瓶洒了一地。 “众位,难道早就约好了打算在我这碰一下子?不觉得地方小了点?不想好好玩的,我们这从来不欢迎,马上离开!”老板脸色阴沉,扫了提着董浩的陈平一眼,微微一惊,感觉这年轻人下手也够毒的,将人打成这样还不松手,真想杀人不成? 陈平跟老板对视了一眼,没摩擦出什么火花,起码都做到了表面上的平静,手一挥,提着董浩一马当先的走出去。 樊帆那些人全部跟上,在后面就是一群董浩带过来的渣,今晚这事说什么也不能这么过去,董浩还在对方手里,他们也不敢现在就走,只能跟着。 陈平一开始提着樊帆,后来没劲了就把他放在地上托着,一直拖到大门口,点点血迹从包厢门口一直延伸到他脚下,拖出来的轨迹显得很狰狞。 昆都最有名的就是夜市,夜生活的聚集地,这个时候虽然不早,可街上行人不少,看到某个疯子托着一个浑身是血的人大步走出酒吧的时候,所有人都连忙躲避,报着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心态,也没啥人报警,不少年纪轻轻就整天在酒吧厮混寻找刺激的年轻美眉都两眼放光的看着托着一个人走在大街上的陈平,这帅锅真帅啊。 樊帆带着十几号人跟在陈平身后,趾高气昂,这感觉比开着他妈的敞篷跑车在大街上乱窜都舒服。 樊帆后面还有一大群伤痕累累垂头丧气的手下败将,其中大部分人都不明白自己在做什么,但领头的说了,他们也只能跟着,虽然他们也觉着现在这样很傻.逼。 来到一个此时行人逐渐稀少的广场,陈平停下身来,将董浩扔在地上转身看着那些还锲而不舍跟在后面的一群人。 带着一群人跟了快半个钟头的带头大哥犹豫了下后站出来打算说点狠话,毕竟他不认为那个将董浩打的头破血流的疯子敢用十来票人挑他们几十票,但事实上陈平就这么做了。冷笑一声,陈公子一挥手,淡淡道:“给我打!” 樊帆一愣,随即第一个冲过去,一拳将刚刚站出来的带头大哥干倒,气势如虹! 十多票人看到樊帆的动作后全部一拥而上,人数虽然少,但那股子气势却不容小觑。 远处一对在卿卿我我的小情侣看到这一场面,战战兢兢的掏出手机打算报警,却绝望的发现手机没电,只能提上裤子赶紧闪人。 不知道谁先喊了一声快跑,然后董浩带来的一群爷们全都没了战意,一哄而散, 来的时候气势汹汹,中间过程灰头土脸,逃跑的时候简直就是屁滚尿流了。 樊帆跪在地上,满脸是血的看着那群逃跑比谁都快的流氓地痞,笑的上气不接下气。 陈平拉着董浩,走到被樊帆打了一拳后就躺在地上装晕的带头大哥旁边,淡淡道:“把人带回去,没事就会装.逼。这次看你们怎么得瑟。” 不是他心软,只不过现在这么多人自己要是动手杀了董浩,以后麻烦绝对少不了,陈平喜欢麻烦,但绝对不是喜欢这种类型的麻烦,放了董浩,陈平心中告诉自己,以后机会多了去。 躺在地上毫无形象的带头大哥身体动了动,然后抬起头看了陈平一眼,脸上的血也顾不得擦,扶起董浩赶紧闪人。 “谁还有烟?”陈平在只剩下自己人的时候一屁股坐在地上,呲牙咧嘴,本来就挨了不少拳头,又提着董浩走了这么远距离,现在他浑身又累又疼,眼皮子直打架。 樊帆嘿嘿傻笑着掏出烟给陈平点上,自己也点上一根,其余的全部分给今晚出了不少力的兄弟们,他的形象不比陈平好多少,甚至还要狼狈,但笑的却贼开心。 陈平接过烟,深深吸了一口,毫不顾忌形象的躺在地上,大口抽烟。 王仙衣轻轻蹲在他身边不说话。 “好玩不?”陈平转过头咧嘴朝王仙衣笑了笑,不过浑身上下实在太过难受,这一笑也没啥风流倜傥的味道,比哭还难看。 王仙衣眼波流转,不点头也不摇头,今晚的事情虽然出乎她意料,却并不能让她大惊小怪,但不能否认的,短短一晚上发生的事情确实很精彩。 陈平扔掉烟头,看了看蹲在自己身边的王仙衣,邪笑了下,然后扬起手轻轻拍了拍她的屁股。 手感不错。 王仙衣脸色绯红,不过并没有躲避。 花了五千万的花儿该采摘了啊。 某人心思转动,浑身疼痛的他心里再有点歪心思,太折磨人了。 事情本应该告一段落,但由远而近的警笛声却让出陈平瞬间苦笑起来,这事情还真是一波接着一波,应付完黑社会就要应付警察,操,哪个孙子报的警?陈公子咬牙切齿,一张脸色颇为精彩,这里是广场,附近也没啥弯弯曲曲适合跟人民公仆玩捉迷藏的小路,只能等着被抓,而且现在这里的人除了王仙衣,恐怕没谁还有力气跑路。 王仙衣看了看陈平,突然嫣然一笑:“我背你走?” 陈平轻轻摇头。 “都别动!”几辆警车停在陈平身边,随即一道清冷的喝声传了过来,清脆悦耳。 但停在陈平耳朵里却不怎么美妙。 手掌轻轻拍了拍额头,他这次是真头疼了。 (求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