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二章:威武 - 陈家妖孽

第一百一十二章:威武

陈平不是没想过董浩跟韩经略的报复手段,只不过没想到会来的这么快,在他的计划里,现在无论是董浩还是韩经略或者韩林雅,都应该躺在医院里,不过事实证明陈平也失误了一次,结果就是被堵在这里了。 “好手段。”董浩径直来到陈平面前坐下,脸色平淡,看不出多余表情。回去的路上他跟韩经略的车子全部出了故障,轮胎松动,如果不是自己反应快的话,恐怕现在不可能完好无损的坐在这里,韩经略就悲剧了,今天貌似确实是这位仁兄的倒霉日,轮胎脱离车体的那一刹那,他那辆宝马划出去十多米,跟一辆本田亲密接触了下,当场就被送进了医院。 “一般,起码你现在还能坐在这里并且带人来堵我。”陈平淡淡道,没什么失望情绪,也没惶恐,董浩带来的人虽然多,但还不至于一出场就把他吓怂了。 “你很希望我死?”樊帆冷笑道,他不是什么善男信女,混了这么多年,单论名声他或许比不上韩经略这些公子大少,但手段有过之而无不及,今晚陈平的举动彻底挑战了他的底线,出事的一瞬间就动用全部的关系网查找陈平的下落,然后召集人手火速赶来这里,时间赶得很紧,足以说明董浩的心智之坚定。 一般人遇到这种事,后怕庆幸都来不及,谁会想到叫人来堵陈平? “当然。”陈平耸耸肩,直接承认,到这份上在说别的就矫情了,反正现在双方关系已经彻底明朗化,没必要藏着掖着。 将自己腿上的王仙衣抱起来放在一边,陈平伸了个懒腰笑道:“别玩虚的,你大晚上的叫人来堵住我也没少花力气吧?懒得跟你扯淡,想怎么玩随你,包间地方不大,但这间酒吧名气不小,整出人命来谁都说不过去,划出道来吧。” 很爽快。 董浩笑了笑,淡淡道:“你跟我走,其他人我不动,怎么样?” 樊帆等人一急。 陈平毫不在乎的笑了笑,说出来的话很有阶下囚的觉悟:“可以。” 然后瞬间出手! 擒贼先擒王这个方法自古以来都百试不爽,董浩距离陈平不远,两个沙发也就一米多点的距离,控制住董浩的话今晚的危机自解,所以陈平全力出手,毫不犹豫。 失手,那今晚就是个相当凄惨的下场。这点陈平比谁都明白。 陈平毫无征兆的出手让董浩也是一愣,不过随即反应过来,双手撑住沙发,一个漂亮的后空翻来倒沙发后面,刚抬头,陈平一脚已经狠狠砸下。 摧枯拉朽! 木质的沙发一下子被陈平砸的凹了下去,爆发力之惊人简直骇人听闻。 董浩脸色一变,急忙后退,他虽然也懂点拳脚,但在陈平变态的作战能力下还是有些力不从心,自己辛辛苦苦带着这么多人来堵着他,要是最后被人玩了手擒贼先擒王的把戏,那乐子就大了。 董浩后退,陈平跟进,手快速探向腰间,一柄小巧的银色飞刀顿时出现在陈平手里。 甩手,银芒一闪而逝。 董浩下意识的一歪身子,只觉得肩膀一嘛,低头正好看到肩膀上那把被深深刺入肉里的飞刀。 这个变态。 饶是董浩心中都忍不住生出些恐惧,陈平的战斗力确实超乎他想象了太多,心中感觉今晚举动有些莽撞的他骑虎难下,总不能现在就屁滚尿流的闪人吧?咬了咬牙,他猛然大吼道:“操,愣着干什么?上啊。” 这么一吼,还在呆滞状态中的两帮人顿时反应过来,二话不说抡起手里的东西就砸,包厢本来就不算大,根本经不起几十号人折腾,拥挤的厉害。陈平脸色冰冷,出手狠辣,全力以赴状态下的陈平简直比拿了圣剑不朽盾还霸道,所向披靡啊。 陈平的动作不花哨,干脆利落,讲究的就是快准狠,很他的飞刀一样,力求用最小的力气达到最大的效果,包间里几十号人群战拥挤,陈平自然不会轻松到哪去,几步路的距离不知道挨了多少拳头,不过他抗击打能力也跟战斗力一样出彩,咬着牙忍着,看了看躲在人群后面一样被挤得挪不开的董浩,陈平脸色愈发冰冷。 肘击,撞膝,直拳,鞭腿,扫到一片,短短一会就七八个人倒在了地上,距离董浩越来越近,陈平下手也越来越狠,一开始他的目的只是将人打昏失去战斗力,现在一拳下去少说也是鼻血横流,惨不忍睹。 董浩退,陈平再进。 优劣似乎一下子体现出来了。 终于,董浩似乎也注意到了坐在沙发上脸色平静的王仙衣,猛然喊了一嗓子:“抓那个女人!” 与此同时,陈平也向前跨了一大步,一把抓住董浩的身体往前一带,膝盖猛的抬起来撞在后者胸口上冷笑道:“抓你妈逼。” 胸口受重击,董浩一口鲜血顿时喷了出来,死扛着想站起身跟陈平周旋一下,结果被陈平一个从上而下的肘击砸在脑袋上彻底被打懵。 不经打啊。毫无还手之力。 董浩终于明白为什么端木家的二少爷在被打算了一条腿之后还死皮赖脸的认陈平做大哥了,这手法太他娘的霸道了,真爽啊。董浩只觉得脑子蒙蒙的,彻底迷糊了。 “谁在敢动一下试试?”陈平也被打出了真火,毕竟抗击打能力再强他也没有不朽盾之类的神器,那么多双拳头砸在身上说不疼那是扯淡,越想越不是滋味,顺手抄起桌边的一个啤酒瓶狠狠砸在董浩脑袋上,陈平脸色狰狞。 头破血流。 所有人都消停了。 面面相觑,不知所措。 陈平拎着已经昏迷过去脑袋还在不停淌血的董浩,像拎着一条死狗。 霸气逼人个jb,这么一折腾时间不长,但一身西装已经彻底报废,不知道被那个牲口一拳头打在脸上,现在已经出现了些许淤青,肩膀上后背上全他妈挨了拳头,疼啊。 不止陈平,樊帆跟他的那些兄弟也好不到哪去,虽然说对战的时候没让别人占了便宜,但现在的形象也格外狼狈,个个鼻青脸肿。 樊帆看了看陈平手里的董浩,往地上吐了口带血的唾沫,抹了一把鼻子上的血迹大笑道:“陈哥威武!” “陈哥威武!” 樊帆身后十多个形象狼狈的爷们跟着狼吼。 心服口服。 (求票收藏不太给力看书没收藏的兄弟们收藏下吧-各种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