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二十三章:登王座 - 陈家妖孽

第一千零二十三章:登王座

第一千零二十三章 北京这个城市,因为它的繁华与荣耀,注定了它是个从来都不缺乏奇迹的地方,各种令人眼huā缭luàn的爬升与落幕,几乎每天都在上演,悲欢离合最多,贪嗔痴恨最多,它的jing彩,某些程度上甚至要超过上海,以至于让不少生活在北京的百姓在心底承受能力大大增加的时候,面对非北京的居民,有种潜意识内的优越感,前些年在几万块钱还是钱的年代,一个北京户口就要十万,现在呢?有钱没关系,买不到的,毕竟这里是全国的权利中心嘛。 在这座数千万人口的国际化大都市,从来都不存在绝对的主角,向来都是卧虎藏龙的局面,想生存,必须要心怀谨慎忌惮,每个城市,每个国家都是如此,能站在高处的人,肯定不是整天只知道吃喝玩乐的傻子,与人为善,与人为恶,都不会有太多的对错,立场不同,很可能就要生死相向,这一点,在商界,表现的尤为明显。 一家名为苦海的多元化集团悄无声息在京城崛起,坐落在朝阳区,二十多层的大厦,被苦海集团眼睛都不眨的买下来,气魄惊人,这家年前才成立的集团着实做了几件够惊心动魄的大事,两场让人眼huā缭luàn的恶意吞并,其中的资本运作,让所有雾里看huā的观众都惊为天人,突兀的崛起,凌厉的行事风格,雄厚的资金,广阔的人脉,几乎让这个本来没有多大名气的集团迅速成为了京城媒体的宠儿,曝光率惊人,惊yàn登场之后,立刻就有不少有远见的大企业朝着苦海伸出了橄榄枝,几乎囊括了各个领域,滚雪球一般,短短两个月的时间飞逝,却是长长两个月关于苦海集团的不间断报道,一时间竟然给人一种声势无两的错觉,不过总算苦海集团的人还不傻,虽然作风出了名的跋扈野xing,但面对如今彻底扎根在北方如日中天的浮生集团,还是带着七分敬意,涉及一两个亿的小项目可以争取一下,但动辄几十个亿的投资,苦海集团一旦遭遇陈家,都会毫不犹豫的避退,姿态摆的很低,但饶是这样,依然让不少在暗中冷眼旁观的人嘿嘿冷笑,等着瞧苦海集团的好戏,浮生集团是什么xing质的势力?这些经历过去年连续几场大风大雨的人都不会不了解,对于陈家那位如今执掌整个浮生集团的武则天,更是心怀敬畏,那个nv人,可真心不是什么善茬啊,只要一发现对自己有威胁的事物,总是会立刻做出最正确的反应,利用各种渠道来抹杀,不讲究丝毫情面,她看到苦海集团的表现,会不担忧?一旦她心中有了某些想法,很可能直接就让刚刚崛起没多久的苦海集团化为飞灰,到时候跟苦海合作的那些大小财团,下场能好到哪去? 开始不是没人想跟苦海集团玩点狠招,毕竟京城虽然大,但其中内藏的家族更多,除了类似陈家李家这样的巨无霸之外,其他人每年从京城这块蛋糕上抢过来的利润,并不多,莫名出了个有着诡异名字的苦海集团,总会有人看着不爽,继而出手,这也是苦海的那两场漂漂亮亮的恶意收购的前因,最先成为出头鸟的逊和集团最为悲惨,在大年三十除夕夜彻底落幕,与苦海jiāo锋十七天,最终输得一败涂地,整个过程中,整个苦海集团都表现出一股令人恐惧的战斗力和凝聚力,目标明确,所有人都全力以赴,挖角,大批的资金狙击,各种心理战,商场上一些被人用烂的经典手段层出不穷,无所不用其极,最终只用了十七天的时间,总资产并不输给苦海集团多少的逊和就轰然倒塌,最终成了苦海的子集团。 至于第二家步了逊和后尘的集团倒塌速度更快,短短一周的时间就消失于尘埃,对方似乎也是懂得剑走偏锋的高手,既然资本运作手段比不过对方,就干脆玩点见不得光的东西,只不过那一阵暗杀狂cháo,从开始到最后,短短几天的时间,却是以对方公司所有高层首脑以及其家人都人间蒸发的结局落下帷幕,快到让所有人都来不及反应。 直到这时,才有不少势力悚然,原来对方也是硬茬子。 所有蠢蠢yu动的势力一瞬间安静下来,只能静等着陈家的武则天从南京回到京城,给苦海一个严重的教训。 正月十六。 陈家南京方面的大人物们终于有了动作。 陈家大少后宫中,除了相传被陈平用大价钱买回去的韩月坐镇南京浮生集团总部外,纳兰倾城,唐傲之,海阳,一起到达北京,开始整合所有资源。 曾经沸沸扬扬的三大家族已经彻底消失,洛家第一,湖南王家第二,惨遭灭mén,河北李家第三。 轰轰烈烈,没一个有好下场。 如今这些为陈家开拓疆土的nv将,来到京城,是想稳定局势后等着真正的陈家家主登临王座吗? 那苦海集团肯定会是绊脚石了。 所有人知道唐傲之纳兰倾城等人来到京城的人都是jing神一振,静等好戏上演。 只不过连续几天,都没有传出唐傲之要对苦海集团动手的消息,平平静静,在所有人觉得疑huo的同时,跟浮生集团关系始终牢靠的瀚海集团却忽起bo澜。 许舒。 一个在京城曝光率并不算高,只在小范围流传的名字,一个很有少fu风情的nv子,从瀚海集团策划部的位置上面悍然上位。 一步登天。 出任瀚海集团总裁。 轩然o还未平息,第二件大事件再次发生。 海家近二十年来隐藏的所有产业以及能量悉数曝光,并入浮生集团,合并当天,一位极少在公众视野现身的国副级大佬lu面,与浮生集团一种高层共同进餐,一顿简单午饭,却毫无疑问的为陈家再次加了一把近乎牢不可破的保护伞。 连续两件对陈家发展有着莫大关系的事情接连发生,震得所有人都头脑发懵,有些反应不过来。 偌大的京城,一时之间再也没有听到对浮生集团的反对声音。 海家产业合并如陈家不足三天。 浮生集团总裁,副总裁,全部换人。 纳兰倾城担任浮生集团总裁,副总裁两名,纳兰倾影,海阳。总经理韩月。 而原先被认为是陈家武则天的唐傲之,则登基。 李夸父退位。 李家第一位nvxing家主,第二位外姓家主。 啧啧,真成了一代nv皇了。 一系列的动作,仿佛早就准备好了一般,看似仓促,却丝毫不luàn,有条不紊。 所有事件的中心,陈家,在叶家退避之后,一瞬间光芒万丈。 二月二日。 民间俗称龙抬头的一天。 陈家年轻家主抵达京城。 龙抬头,登王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