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九十八章:长不大的丫头 - 陈家妖孽

第九百九十八章:长不大的丫头

(晚了,才回来,赶紧更新) 第九百九十八章 娲的判断并没有错,陈安通知陈富贵之后,这位单论武力值就能撑起陈家一大片天地的猛人立刻行动,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就开着一辆军用吉普杀到了陈平的位置,气势汹汹,陈平的武力值在年轻一辈中说出类拔萃一点都不为过,甚至登顶也不是不可能,但想跟娲这个级数的人物玩单挑,还需要磨练,陈富贵在怎么信任陈平的能力也不会让他以身犯险。器:无广告、全文字、更 陈安开着那辆阿斯顿马丁随后跟了过来,这次这丫头底气明显足了不少,再面对娲,也不像刚才那般退缩,站在哥哥跟大伯身边,恶狠狠瞪着面sè平静的娲,本来放在别人身上ting凶神恶煞的样子在她这里却变得一点杀伤力都没有,反而ting可爱,连娲都被她的小模样逗笑。 陈富贵沉默如山,眼神异常冷静的看了看周围,没发现任何打斗痕迹,看样子似乎并没有丫头在电话里说的有人要劫持他们兄妹这么眼中,陈富贵微微皱眉,扫了陈平一眼,眼神疑huo。 “她要跟小蛮谈谈,有突发情况的话,我一个人压不住,就让大伯来压阵了。”陈平轻声道,心里却并不比陈富贵明白多少,实在搞不懂面前这个一向都跟陈龙象形影不离的nv人闹的哪一出,来这里的目的又是什么,谈谈?这是打算让陈安认祖归宗不成,笑话了,陈家始终都是陈家,真要认祖归宗,那也是陈龙象的事情。 陈富贵沉yin了下,眼神转向静立不动的陈娲,这确实是一朵说得上是罕见的奇葩,一个安安静静看上去人畜无害的nv人,却站在了个人实力的最高处,这种事实,已经不能用可以吃苦来说明问题了,个人际遇,命数,天赋,都能起到决定xing的作用,让这个看似平淡却处处透发这一股危险气息的nv人跟陈安谈谈,就算陈富贵,也难免有些踌躇。 “我没有恶意。” 陈娲再次重复道,看着陈富贵,lu出一个很自然的微笑,这估计是她今天说的最多的一句话了,侧面也能证明她的xing格,简单却执着。 陈富贵犹豫了下,冲着陈娲挥挥手,沉声道上车。 娲和陈富贵坐进那辆吉普,陈平兄妹俩钻进那辆阿斯顿马丁,两辆代表阶层可以说是很冲突的车子,直奔青藤茶馆,青藤茶馆在陈家的产业中一直都是天价营业的场所,总店在南京,分店遍布整个南方各个一二线城市,简单来说,这里一壶最普通不过的菊huā茶,都能卖出其他地方十倍甚至几十倍的价钱,茶馆的水源,茶叶的来路,甚至是环境和装修,都大有讲究,有人说在青藤茶馆不管喝什么茶都可以喝出不一样的味道,这话除了发起者本身拍马屁的成分之外,细细想来,其实还是有那么点道理的,而且青藤的暗中身份还是陈家在遍布南方的一张庞大情报搜集站,总体来说,陈娲跟陈安谈话的地点,还是陈家的地盘,能在陈家人牢牢控制住的地方。 军用吉普内,陈娲柔柔的坐在副驾驶位置上,没半点侵略xing,她看了陈富贵一眼,理论上年龄应该比这位南京军区一把手还大上一辈的nv人轻笑着开口道:“真是谨慎,难道以你的实力,我想做什么,你还没信心阻止么?” 陈富贵摇头平静道ji将法对我没用,我只不过是对我侄nv的安全负责,谁敢动她一下,肯定离不开青藤。 娲无所谓的笑了笑,淡淡道威胁对我也没有任何作用。 陈富贵眯起眼睛,车度微微放缓,车内空间中瞬间被一股无形的压力充满。 “玩笑而已,我说了,对陈安我没有恶意。”娲轻声道。 陈富贵转过头,重新开车。 阿斯顿马丁内,陈安对着哥哥的身上掐了又掐看了又看,终于得出老哥貌似没有深受内伤的表面结论,眨了眨眸子,道哥,她真没对你动手? 陈公子一脸无奈道没有,别问了,你问了都不下五次了。 陈安托着长音哦了一声,神态娇憨,安静下来,但没过十秒钟,又笑嘻嘻的凑过来笑道哥,那你说那个她找我做什么,我又不认识她,她找我,是有好事还是有坏事要发生了? 陈平没好气说了一句我怎么知道,不顾妹妹的抗议,顺手点了根烟,摇开车窗,沉默了会,才笑道关于陈龙象的,应该没什么好事,不过放心,我和大伯在,她也不敢对你动手的,谈谈就谈谈,怎么,我们陈家天不怕地不怕的小蛮公主难道怕了? 陈安挥舞着小拳头哼哼道我才不怕。 青藤茶馆方面明显对陈富贵和陈家年轻家主陈平的到来震惊,陈浮生退居幕后,这个笑咪咪的年轻人就成了他们最顶尖的大老板,而且他身边站着的更是陈家的一个传奇,货真价实的中将,两人往这里一站,青藤茶馆的高层全部战战兢兢,小心翼翼伺候。 陈平脸sè平静,吩咐人安排了一个单间,然后跟陈富贵亲自守在包间mén口,车上还嚷着不怕的陈安进mén前明显有些犹豫,喊了声哥,陈平下意识扬起手就要落在陈安屁股上,这妮子似乎也预感到什么,很紧张的闭上眸子,但等了半天,都没觉得tun部生疼,小心翼翼张开眼,却看见脸皮气候经常欺负自己的老哥讪讪收回手,有些尴尬的mo了mo鼻子。 陈安噗嗤一笑,扬起下巴,冲着陈平哼了一声,笑道哥,我现在可是大姑娘了哦。 陈平没好气道知道,赶紧进去,不对劲就喊我们知不知道? 陈安嗯了一声,跟陈平擦肩而过的时候,笑嘻嘻凑到他耳边玩笑道要不要再让你拍一下?反正你是我哥嘛。 陈平无语骂了声滚,将这活宝妹妹给推进了包间。 在一旁静候的青藤茶馆总经理终于确定那个进入包厢明眸皓齿的大美nv就是陈家的千金小姐,内心感觉复杂,青藤开张这么多,在总店还是第一次迎来这种恐怖内容,算得上是蓬荜生辉了。 陈平看着包厢的mén关上,这才对青藤的总经理挥挥手,示意他和他身后的一大群高层都该干嘛干嘛,把他们全部打发走后,才深呼吸一口,微微闭着眼睛,头部贴近墙壁,高度集中jing神听着包厢内部的动静。 “不用紧张,对方应该只是想谈谈而已,陈龙象这次离开南京,就算真要报复,也不会舍得他手下这个nv人用生命做代价报复,就算是她不听命令si自行动,也不会找到小蛮头上的。” 陈富贵淡淡道,话虽然这么说,但陈平却看到大伯也头部尤其是耳朵的距离也几乎贴在了墙上静静听着。 陈平点头嗯了一声,动作不变。 两个隔了一辈的男人彻底陷入沉默,犹如两尊雕像,一动不动。 半个小时。一个小时。一个半小时。 包厢内始终安安静静,没半点异常情况,陈平眉máo微微皱了下,关心则luàn,这时候还真有种破mén而入看看两人在干什么的冲动。 “没事。别动。”陈富贵突然开口道,语调平稳镇定。 陈平耐着xing子,继续听着。 终于,在将近三个小时,就连陈富贵都有些忍不住的时候,单间的mén突然打开,陈安跟娲先后走了出来。 陈安脸sè有些僵硬,走在最前面,看了看老哥跟大伯,勉强笑了下。 陈平眼神瞬间眯起来,第一时间排除妹妹被催眠的情况,松了口气,轻声道完了? 陈安轻声嗯了一声,看了看陈平,嘴角动了动,扬起一个灿烂笑脸,但却很快又低下头去,轻声道哥哥,我可能要离开一段时间了。 “哦,去哪?” 陈平声调依然平静,但眼神却骤然落在了陈娲身上,冰冷而森寒。 陈富贵沉默不语,这对兄妹成长方向,他从来都不过过分chā手,对他们的决定,也极少有反对的时候。 “你别问了,就一段时间而已,三个月左右,很快就回来。” 陈安小声说道,语调却很固执,他鼓起勇气,看了看眼神已经彻底冰冷下来跟陈娲对视的老哥,拉了拉他的袖口,咬着嘴chun道现在就走,哥,你的车送我好了,我跟娲一起离开,你跟老爸说一下,今年不能陪他一起过年了。 “给我个理由。” 陈平眼神变换,看着陈安的眼睛,轻声道,语气不容置疑。 陈安看了看娲,脸sè犹豫,歪了歪小脑袋,果真开始思考,半晌,才静静道我在回来的时候,就不会成为你和爸爸的拖油瓶了。 陈平险些被气笑,扬起手,这次可真没犹豫了,直接一巴掌拍在妹妹的ting翘tun部上,没半点占便宜的心思,落在上面,生疼生疼的,陈安嘟着嘴巴,下意识的轻rou着自己的屁股,又觉得这个动作很不淑nv,生生忍着疼站着,瞪着陈平。 “谁说你是拖油瓶了?不许去!” “我要去!” 陈安睁大眸子,看着陈平,坚决道,半步都不肯退却。 陈平愣了一下,印象中,虽然调皮但在一些方面却始终乖巧的妹妹还是第一次这么坚决的不听自己的话。 “去吧。” 陈富贵浑厚的声音突然响起,一锤定音。 陈平看了大伯一眼,两人对视,陈富贵笑了笑,开口道就算丫头不是拖油瓶,但这次去了,回来之后能进步,也是好的。 他转过头,看了看一直静立在旁边的娲,淡淡道你带她离开,等她回来的时候,希望你能亲自送她回来。 娲默默点头,走过去,拉起陈平的手,淡淡道我们走吧。 四个人,缓缓走出青藤,陈安拿着那串超级跑车的钥匙,被陈娲拉着走到车前,突然又回头,挣脱陈娲的手跑到陈富贵面前,向上跳了下,在陈富贵脸上啄了一口,然后来到陈平身边,在陈平脸上也亲了一口,这才笑道哥,大伯,我走了,记得跟爸爸说一声哦。 陈平瞪着眼睛扬起手,还没落下,陈安已经松开陈平一溜烟闪人,钻进那辆跑车,向着跟中山美庐相反的方向,扬长而去。 夜sè浓重深沉。 跑车逐渐消失。 陈平沉默了下,才摇摇头,无语道这丫头,长不大了。